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相见 二

第八百一十六章 相见 二

小说:仙界独尊作者:蛇吞鲸字数:2235更新时间 : 2018-03-13 22:50:35
  “如此空灵的剑气,呵呵,通天侄儿啊,你不在洞府内稳固境界,跑到这里来干嘛,难道是来祝贺你师叔我喜得佳徒的吗?!”

  老火头哈哈大笑起来,如今王通天已然登临天位,待到他稳固了境界,再过了登天宴后,便是裂天剑宗的长老了,在地位和辈分上也就和他平级了,裂天剑宗上下,除了萧擎天是他的师父之外,其他人,即使宗主也要和他平辈论交,到时候,再想要叫他一声“侄儿”可就难了,不如趁这个机会多叫几声呢。

  “哈哈哈哈,火师叔说笑了,你是喜得佳徒,我是喜逢故人,今日当真是双喜临门啊!!”人未到,声先至,剑光闪动,破空而来,没有人能够看清这道剑光是如何出现的,待到他们发现剑光之时,人却已经站到了洗剑台上,来人,正是王通天,裂天剑宗新晋的天位强者,亦是辰天大陆这一代的第一天骄。

  “喜逢故人?!”

  老火头先是一愣,旋即笑道,“怎么,今日入门弟子之中难道有你的熟人不成,如果是那样的话,可不是双喜临门,而是三喜临门了啊,这故人能让你放弃稳固境界,跑到这里来,看来很重要啊,是哪个小姑娘啊!”说话间,他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开始四处的瞄了起来,尽在人家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上打转。

  王通笑呵呵的上前,拜见了宗主与萧擎天,又和一众长老们见了礼,回过头来的时候,洗剑台中央的雍南离终于发出了一声尖叫声,“你,你,你,是,是你,是,是你……!”

  声音尖细,宛如夜枭啼血,雍南离涨红着脸,指着王通,面上尽是骇然与不可思议之色,“是你,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感受到这具身体的气息变的粗重,血液流动稍稍加快,王通嘴角不由的肌肉抽了抽,带着温和的笑意,笑咪咪的道,“真是很奇怪啊,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死了呢?难道,你们看到了我的尸体吗?还是觉得我的尸体已经被野狗野狼啊什么的啃了呢,可是,就算我的尸体被野兽啃了,骨头总该有个一两根吧,还是,你们压根就没有再去检查过呢?”

  “这……!”

  雍南离的身体僵直着,保持着手指着王通的姿态,一时语塞。

  偌大的洗剑台产生了一阵的骚动,傻子都能看的出来,王通天是来者不善啊,再从雍南离的反应和话语中,倒也能够推测出一些事实来。

  或许在许多年前,雍南离与王通天之间有些恩怨,甚至是很大的恩怨,而王通天吃了大亏,竟然被扔在了乱葬岗上,不过雍南离太过背运,被扔在乱葬岗上的王通天没有死,反而在今天一步登天,成为了天位强者,这是要来算账了。

  在江湖上,这样的事情并不多,但也是屡有发生,对火长老这样的老狐狸来说,看的多了。

  “怎么,通天侄儿,你认得他?!”

  “认得,当然认得了。”王通的目光落在雍南离的身上,语气轻松的道,“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当真是意外啊!!”

  “看来你们的关系不怎么好啊!”火长老有些郁闷的道,他也听出来了,这两人的关系何止不怎么好呢,根本就是有生死大仇啊,不然王通天当年怎么会被扔在乱葬岗呢?

  本来是想着能收一个不错的徒弟,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但是为了这么一个家伙和刚刚登临天位的王通天做对,这显然就是明显的不值了,投入与产出完全不成比例嘛!

  不仅仅是他,在场的那些之前所有意动的长老亦都纷纷的打了退堂鼓,开玩笑,为了一个三十岁的刚入门的人元境武者和一个三十岁刚刚登临天位的天位强者为敌,是傻了,还是呆了,你特么又不是我儿子,我凭什么为你出头呢?

  “我和他的关系,真是一言难尽啊!”

  王通微笑依旧,只是所有人都能够看的出来他眸子深处闪过的那丝冷意。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此时的雍南离心如死水,天位强者啊,王通天竟然成为了天位强者,而且还是裂天剑宗的天位强者,又是辰天大陆的第一天骄,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发生这样荒谬的事情,是的,这就是荒谬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么荒谬的事情,他连剑骨都被抽了啊,又重伤若死,被丢在乱葬岗中,怎么会,怎么会活着呢?

  就算他侥幸活了下来,又怎么会在十五年的时间里,登临天位呢?

  是了,他一定还有自己的底牌,天生剑骨,天生剑骨,他的底牌不只是天生剑骨,除了天生剑骨之外,他一定还有其他的天资,只是把天生剑骨显于人前罢了,说不定他还是天生剑心,天生剑体,天生剑……

  一时之间,有些慌乱的他脑海之中想了许多可能性,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让他愤恨不已,恨不得用自己的目光将王通彻底的撕碎一般。

  是的,他是雍南离,南陵雍氏的少主,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经开始辅助自己的父亲处理家族之中的事务了,展现出了超强的领导才能,心境自然是一流的!

  刚才被王通的突然出现,以及他如今的身份给震慑了一下,完全没有了主意,但是经过这段时间,他凭着不错的心境修为,渐渐的冷静了下来,脑海之中疯狂的思索着对策。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裂天剑宗的洗剑台!

  自己是谁?我是雍南离,南陵雍家的少主,不对,我还是裂天剑宗的弟子,昨天已经通过了,今天是来参加入门仪式的,但是这个仪式只是一个仪式而已,自己早就在通过裂天剑宗的试炼之后便已经得到了弟子腰牌,也就是说,我早已经是裂天剑宗的弟子了,甚至他还看过门规。

  思索及此,他的眼中一亮,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对王通大声的喊叫起来,“王通天,你想做什么?是,我们以前是有恩怨,但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别忘了,我现在也是裂天剑宗的弟子了,按照门规,弟子之间是不能互相残杀的,就算你登临了天位又怎么样,就算你成为长老又怎么样,只要我没有犯门规,你便不能治我!!”

  一口气说出这么一大段的话来,雍南离恶狠狠的喘了几口气,目光又落到了一众长老面上,不同于刚才他们看到自己的惊喜,如今,一个个目光都变的古怪起来,并不是躲避,而是显得复杂而古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