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唐血刃 > 第二二九章 出其不意冒雨进击(月票二百加更)

第二二九章 出其不意冒雨进击(月票二百加更)

小说:盛唐血刃作者:tx程志字数:4502更新时间 : 2018-06-13 23:57:48
  第二二九章出奇不意冒雨进击

  大雨如注,雨幕将天地联成一片。偃师城城墙上的郑军将士披雨蓑警惕的望着远处的唐军大营,只是视线不够开阔,仅仅百步之外,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耳朵之中,尽是风声与雨声。

  由于全军轻装急行抵达偃师,郑军将士的营帐不够,大都是搭个草棚凑合着,在这种大雨之下,别说草棚,就连帐篷不漏雨的都不多。偃师城的排水设施不好,营房搭在城中又不是全部都是高处,有些地方都给水淹了,大半将士折腾了一宵没睡,兵卒们也管不得禁令,挪地躲雨,营中已然一片混乱,没有当场炸营已有些幸运了。大雨下了一夜,几乎所有人的衣物都湿了,特别是穿着被雨水打湿的甲胄,又冷又粘,非常不舒服。

  站在城墙上执守的郑军将士无比羡慕的望着城外的唐军大营,至今没有传来半点动静。想来唐军将士的大营背浅丘而建,雨水虽然大,肯定淹不到他们,而且他们的帐篷一看都是新的,根本不用担心漏雨。

  隐隐约约唐军大营里已经升起浓浓的烟雾,让视线更加模糊不清。一名郑军校尉愤愤的骂道:“他娘的,咱们兄弟就是这命,你看人家睡得舒服,吃得香甜……”

  就在这时,雨幕中一阵锵锵声传来,众郑军将士赶紧肃然而立,不多时王世恽带着亲卫来到城门楼里,劈头盖脸的问道:“唐军大营有没有动静!”

  校尉赶紧禀告道:“回禀齐王殿下,唐军大营没有异动,看着炊烟升起,想来他们应该在做早饭!”

  王世恽点点头道:“命令执守将领,一个时辰一换班!”

  那些郑军将士感动得想哭,在大雨里淋上一个时辰就寒如骨头里,一班岗站两个时辰,简直就不是人干的活。

  王世恽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惜雨幕中视线太差,根本看不清唐军大营的动静。王世恽想了想道:“用吊篮吊下几个人,去唐军大营里看看!”

  十几名被派出的郑军士兵骂骂咧咧的钻进吊篮,缓缓落入城下,他们忐忑不安的朝着唐军大营前进,进入唐军大营一箭之地。

  一名握着刀柄的郑军士兵向领头的伙长道:“韩头,咱们真去侦察啊!”

  领头的伙长道:“咱们兄弟有的选吗?姓王的有多狠,你又不是不知道,前营的董六子只是发了几句牢骚,居然被活活打死了,听曹大嘴说,董六子全身上下没有完整的好骨头!”

  听到这话,周围的郑军士兵吓得双股尿意盈盈。

  “咱们就算去,恐怕也会被唐军一刀砍了!”

  “怕个毛,吃谁家的粮不是吃?”伙长道:“唐军现在也不能发箭,看着他们扬刀子,咱们就投降!”

  众将士怯怯向前挪动着步子,终于摸到唐军大营营门前。伙长看到营前站着的唐军士兵,居然是几具稻草人,穿着皮甲拿着刀枪。

  “嘿……唐军真他娘的心宽,连站岗都是假的!”

  “韩头,好像不对劲,这些唐军不会真睡死过去了吧?”

  韩姓伙长脸色微微一变,弯腰捡了一块泥,捏成泥团,朝着大营里面扔去,可惜,除了雨声,依旧并没任何动静。

  韩伙长道:“唐军可能跑了,快翻进去看看!”

  众士兵七手八搬开拒马,一拥而进。若大的唐军大营,此时早已人去营空,不少帐篷里用泥土围成灶堂,将将士们铺地的麦秸秆和稻草,放地帐篷中央的灶膛中燃烧着。

  有的帐篷里灶膛上还吊着锅,锅里煮着大块的骨头,锅中还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王世恽得到侦察的情况,大惊失色,失声尖叫道:“什么?唐军大营已经空了?”

  韩伙长重重点点头道:“回禀齐王殿下,卑职要是有半个字假话,您砍了我的脑袋!”

  要说陈应,还真没有想过自己所部渡河直达洛阳城下。

  原本孙敬初撑死了也就几十条漕船,而且全部都是百石小船,运输辎重的话,勉强可以运输三五千石,如果运输将士,撑死了也就两千人马。

  然而,陈应怎么也没有想到。孙敬初居然一下子拉来了一千多条船,而且还有五六十艘千石方艄大船。

  随着杨广开通京杭运河,伴随着这条大运河,也衍生了一个新的行业——漕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斗争,渐渐就形成了以漕运为生的圈子。在漕运这个新生的行业里,大头其实都被官府和世族门阀控制着,不过除了门阀控制的较大的漕运船队,还有一部分,如孙敬初之流,他们拥有一艘或多艘漕船,依靠运输赚点辛苦钱。

  然而,随着隋朝末年天下大乱,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尘烟,他们控制着运河的一段或多段,这条漕运河道也陷入了停顿阶段。这些漕运河工本身就没有耕地,失去了漕运活计,他们的生活也陷入了困境。

  直到三个月钱,原本快要当裤子的孙敬初突然变得阔绰起来,不少走船的船老大就来找孙敬初打秋风,这才知道孙敬初原来是侯莫陈氏的门人,如果侯莫陈氏已经开始重新崛起了,侯莫陈虔会成了大唐光禄大夫,陈应则成了大唐的冠军大将军,东宫太子宾客,特别是陈应,如果陈应不犯错,将来李建成登上皇位,那么陈应以他的资历,妥妥的成为相国之一。

  孙敬初也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他想成为漕运的龙头老大,号令运河成千上万只船队。在陈应派出通知要用他的时候,他就广散英雄贴,号召交好的船老大过来帮忙。

  本来替陈应运输军用物资有风险,可是架不住孙敬初实在是太能吹了,在他嘴里,陈应成了无所不能的人,也能成散财童子,只要帮陈应这一次忙,陈应回报他们的将是他们一辈子受用不起的好处。

  原本家里早已揭不开锅的船老大们抱着且信且疑的心思,派来三五艘船和相应的船工,意思意思,混个脸熟。谁曾想孙敬初毫不客气的将这些船给拒绝了,而且孙敬初让人放出风声,龙亢刘老大马上就带着人和船过来,他们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龙亢刘老大原是隋朝工部职方郎中之子,龙亢刘氏也是龙亢大族,在投入漕运行业的时候,也是大手笔一次性定做了五百余艘漕运船,成为远近闻名的漕运大户。

  众船老大哪里清楚孙敬初的嫡系,一看刘家打算插手这次漕运,他们就感觉非常保险,应该没有问题。不少船老大拎着礼物,带着笑脸求孙敬初帮忙通融,就这样,孙敬初光靠一张嘴,居然忽悠了上千艘大小漕船前来给唐军运输物资。

  当陈应得到居然有如此多的漕船时,也随即更改了计划,决定从水路直接绕开王世恽直接在洛阳孟津登陆,直取洛阳,与此同时还命令刘统与寻相率领刚刚整编的流民军会师洛阳城下。

  趁着暴雨视线不够开阔,唐军将士就人跟人,手拉手的方式摸着黑前往佛滩头渡口,直到天亮时,整个唐军已经空了。

  陈应麾下四万余人马,分别乘坐一千余艘大小漕船,浩浩荡荡向着洛阳前进。

  陈应与李秀宁登上一艘千石方艄大船,为了防止出现的意外情况下,陈应还把一百余名陌刀军将士布置在这艘船上,三桅的方艄高桅伸向空中,给风刮过过呼啸异响。

  雨势稍小一些,风头未弱,在这种情况下航行,事实上是非常危险的。陈应让其他人都撤入船舱,他与周青站在遮棚下看着外面。

  李秀宁这个时候终于相信陈应是为了营救李世民而不遗余力了,一千多艘漕船,哪怕朝廷出面组织,也要费上不少劲。陈应居然在不声不响中完成了这么大的调动。

  李秀宁感觉自己误会了陈应非常愧疚,看着陈应的甲胄早已被雨水打湿,就用船上的红泥炉为陈应熬制了一碗姜糖热汤。

  李秀宁端着姜糖汤送到陈应面前道:“陈郎,喝点汤暖暖身子!”

  陈应望着向周青道:“最多还有一个时辰,传令各船,以东宫右卫率为前驱,先行下船,抢先占领滩涂阵地,陌刀军居次!”

  一艘小型的哨船缓缓靠近这艘大船,船头一名穿着短襟布衫的壮实青年,他蹲在船头回头冲船上的众船老大道:“诸位,我姓孙的绝不说虚话,陈大将军如今军务繁忙,有没有时间见你们,我可真说不准!”

  有道是朝中有人好做官,事实上做事情也是一样。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靠山,还真不好办事,特别是他们这些跑漕运的,运河沿岸各个官府,层层扒皮,把他们折腾得不轻,那些世族门阀控制的漕运船不仅免检,而且不用交税,不仅省时省力,还不用担心被那些刁吏刁难。

  可是他们出身低微,就算想抱大腿也没有机会,而且那些世族门阀看到了漕运的巨大利润,恨不得一口将他们连人带船吞了。

  这时,孙敬初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投靠在侯莫陈氏门下。虽然说侯莫陈氏早已非西魏、北周时期这么显贵,可是作为老牌关中贵族,侯莫陈氏在他们眼中,还是高山般一样需要仰望,更何况,他们根本就弄不清冠军大将军与十六卫大将军的区别。

  事实上,陈应此时在大唐军中,前十六名卫大将军中,还排不上号。但是十六卫之下,还数不着他的这个冠军大将军,还有一个骠骑大将军,之后才是冠军大将军。事实上,在军方的地位,陈应此时勉强可以进入前三十,属于有名姓的高级将领。

  小船靠近陈应的坐船,孙敬初忐忑不安的表明身份,关键时刻郭洛出现了,郭洛非常客气的道:“孙帅都督来了,我来给你们带路。”

  众船老大一听郭洛如此称呼孙敬初帅都督,知道他还是一个官,看样子不小。孙敬初也没有点破,他的这个官是北周时期的,在大唐根本就不被承认,而且这个官其实也就是管着一百号人的七命武官,相当于唐朝的小旅帅。

  郭洛带着众人沿着绳梯登上甲板,看着甲板上如同标枪一样肃然而立的陌刀军将士,顿时胆战心惊,穿过这层层陌刀军与亲卫军的护卫队,郭洛指着楼舱室里的陈应道:“那位就是我家大将军……”

  孙敬初向陈应看过去,只见陈应一身黝黑的甲胄,手按着横刀刀柄,站在一堆将领前正吩咐事情,他眉头紧蹙,似乎对别人的工作不甚满意,只见他拔出横刀,用刀尖当作笔,在甲板上连写划带比划的吩咐事情,只追问别人确实明白了他的意图才放人去做事。

  陈应要比想象中要年青得多;陈应才刚过弱冠之年,但是他的作为以及声威会给别人错觉。即使如此年轻的他,但是他吩咐事情别人都认真倾听的样子让他看上去很有威信,事实上,被一百余名陌刀军将士护卫着,就算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也会感觉非常有威信。

  孙敬初注意到旁边有人提陈应往这边看来,忙长揖行礼,自报家门,说道:“门下孙敬初胡拜见主上……”

  “哦,还以为你们晚几天才能过来,一路上还平静否?”陈应走过来,搀住孙敬初的臂膀,要他不用行这么大的礼。

  “敬初怎么敢耽误了主上军务?”孙敬初嘴里说着,眼睛四处瞅。

  “我们进去方便说话……”陈应笑道:“你们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面对众船老大,陈应并没有摆出他冠军大将军的架子,非常平和的再三感谢众人的帮助,并且向众人承诺将来侯莫陈应保证他们在运河上的安全。众船老大千恩万谢的离去。

  这个时候,孟津渡也到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原因,还是因为疏忽。孟津渡口居然没有郑军将士防守,反而罗士信与张士贵率领六千余钩镰枪骑兵在渡口十里形成一道严密防线。

  唐军将士依次下船冒雨登上渡口,在渡口直接排成作战队形,依次前进。陈应与李秀宁在第一波上岸,陈应并没有等大军全部上岸,而是等东宫右卫率全部下船之后,陌刀军上岸,陈应缓缓就穿上金属兜鍪,跨在马背上,一手勒住缰绳,一手拔出佩刀,吼道:“诸将卒,陈应与尔等同进,破杀王贼,匡复洛阳。”

  挥刀发出进军令。

  浑厚的战鼓声,响彻大地,钩镰枪骑兵缓缓前进,一般来说,鱼鳞阵主将居中后,陈应却在第二层的两个方阵之间指挥作战,随阵前移,一旦前列受阻,陈应本人就要接敌了。虽说凶险,却也激起将卒高昂的士气。

  “咚咚……”的战鼓响彻大地,仿佛老天受了战鼓的刺激,居然雨势更急,天空中不时的闪现闪电和雷鸣,视线更差。

  雨越下越大,似乎有倾盆而下的趋势。邙山脚下,郑军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电闪雷鸣居然成了陈应大军最佳的掩护。

  一名郑军校尉隐隐约约感觉不对劲,他揉揉眼睛,想要看破雨幕背后的景象,然而一道闪电照亮天空,密密麻麻的黑甲黑胄的军队,如同黑色的洪流,正席卷而下。

  “敌袭……敌袭!”

  “噗嗤……”一道寒光闪过,斗大的脑袋像皮球一样滚地上,叫声嘎然而止。

  PS:两更九千一百字,明天还要加更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