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婚撩人 > 第八十七章 绝处逢生

第八十七章 绝处逢生

小说:阴婚撩人作者:北小城字数:6031更新时间 : 2018-06-13 23:57:53
  “快上来!”上面的人不住地催促着,外面的天也在一点点变黑,再这么待下去,我就看不清井底的东西了。

  “不能……上去……”

  泥土从小丽的口中吐出来,她张大着嘴巴,口中的舌头都没了,音节很模糊,可我依旧能听的出来。

  可小丽是鬼,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跟一个刚变成个鬼,我自然会相信人。

  可是现在……

  我只觉得我的手在一点点地往滑着,手心都被磨得生疼逐渐发麻。

  我看了看上面的人,他就在井口蹲着,他背着光,我有些看不清他的脸,不过却依旧能感觉的出来他的焦急。

  “你快点上来啊,一会儿井底那东西出来了,咱们都跑不了,这庙不是正常的庙!”

  那人不断地催促着。

  我咬了咬牙,说:“大哥,你看看井口有没有铃铛?我被它抓着,我挣脱不了。”

  那人一听,脸就离开了井口,井口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在翻找旁边的落叶。

  我低头看了看井底下,只见小丽已经从土地里爬出了大半个身子,她两只僵硬的手一点点地往我腿上抓,一直抓到了我的小腿肚。

  随着它爬出来的动作,不时有泥土从她身上掉落,一双眼睛早就泥泞不堪,已然变成了瞎子模样。

  眼看着它就要完全从土地里爬出来了,整个人也被它扒下来一大截,手心又麻又辣,估计已经起泡了。

  我咬着牙又紧了紧手,说:“小丽,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是想要从这里出去吗?我现在还有事做,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保证办完事之后会来看你。”

  它不放开我,我也只能试探着跟它说话,虽然知道它是鬼,有可能听不懂我说的话,可是我还是想要尝试尝试。

  小丽听后,爬出来的动作顿了顿,它张了张嘴。

  “不能……上去……害……我……”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小丽?”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忽然又暗了暗,那个烧纸人的声音再次传下来:“外面没有什么铃铛,你还上不来吗?”

  “嗯……我被它抓着腿,上不去,我快没力气了……”

  现在我几乎已经放弃了要上去的念头,可是我也不甘心就这么松开手,吊着仅有的一丝力气拽着绳子。

  “试着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那个人忽然提议道。

  看着那井口,我现在距离井口差不多一米多的距离,要是我还没被小丽拽下来一大截,那个人或许还能拉得到我,可是这么长的距离,我根本够不到。

  如果他早一点拉我就好了。

  “把手给我。”那人说着,便伸下了手。

  天也在这个时候,彻底黑了下来,我看不到上面人的模样了,只能看得到他黑乎乎的人影,伸下来一条胳膊。

  我低头看了看小丽,它现在已经彻底从井底的泥土里爬了出来,身上的衣服都沾染着土,裸露出来的肌肤幽白发青,显然一副厉鬼的模样。

  不管了!

  我强撑着自己最后一丝力气,用力往上一爬,趁着这股子冲劲儿我猛地就松开绳子,往上伸出了手。

  这也是用命在赌博,反正在这里吊着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松开绳子的那一秒,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脚腕上手抓着我的力道更大了,我以为我要掉下去的时候,手忽然被一只凉凉的粗糙的大手给捉住了。

  成功了!

  我顿时就睁开了眼睛,只见那个人影趴在井边,他双手都垂了下来,就抓着我一只手。

  “另一只手也给我。”

  我照做。

  他拉过我两只手,便开始用力往上拉。

  可是这个时候,小丽也死命地拽着我的小腿,用力往下扯。

  一边扯,喉咙里还发出一阵阵古怪的咯咯声。

  我踢腾了两下脚,想要挣脱,可是我整个身子都被拉的伸展开,一点都动不了了。

  我能感觉得到我的胳膊跟腿都被拉的生疼,几乎要分裂开。

  就在这个时候,小丽忽然从喉咙里挤出来三个字。

  “他……害……我……”

  这三个字一出口,抓着我的那双手忽然就顿了顿。

  我愣了愣,抬眼看过去,下一秒那个人拼了命地拉扯着我,想要把我拉上去。

  可是小丽就在下面,除非我整个人分成两半,不然只能这么僵持着。

  他害我?

  小丽是在说这个烧纸人?

  看着烧纸人现在的反应,看起来小丽说的是对的。

  “你……是你害了小丽?”我忍不住问道。

  烧纸人没说话,只是拼了命地拉我上去。

  刚刚我还觉得有人可以相信,他在我绝望的时候出现,简直是老天都在帮我,可是现在我却觉得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是将我更快地置于死地!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我竟然真的被烧纸人给拉动了,只是腿上还多了个小丽的身体。

  小丽就抓着我的双腿,整个身子也在一点点地上升着。

  “你还不把她踢开?鬼话你也信?”

  这个时候,烧纸人吃力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我却不敢相信,一时间也不知道作何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烧纸人身上忽然就落下来一抹小小的红色,直接掉到了我的脑门儿上,那东西已落下来的时候,烧纸人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一下子就松开了我的双手。

  我整个人猛地就朝着井底下落下去,小丽的身子就在我身下,我落到了它硬邦邦的身子上,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散了架。

  我龇牙咧嘴了一会儿,意识到了身下的小丽,猛地就跳了起来。

  小丽的身子在井底蠕动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僵硬地爬了起来,不一会儿便站在了我面前。

  它动了动身子,身上关节处都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这声音,听得我浑身发毛。

  我怕小丽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我见过柱子是活死人,可是他当时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现在小丽也有身子,可跟柱子根本不一样。

  她这是活生生的尸体!跟那些老电影里面的僵尸唯一的区别,就是小丽还会说几个字。

  黑乎乎的井底,小丽幽白发青的脸就在我面前,距离也不过二十厘米。

  乱糟糟的头发上面满是泥土,整个人就像是泥人一般,原本井底下就阴冷潮湿,现在我感觉更加冰冷,就跟大冬天没什么两样。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微微低着头的小丽忽然就抬起了头,脖子处发出一声“咔吧”僵硬的声音。

  眼睛里还带着土,不比之前那些厉鬼充满戾气的眼睛,可是这样,更让人觉得惊悚。

  它没再说话,就这么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

  外面的风声刮得呼呼的,带上现在所处的环境,就像是在拍恐怖电影一样。

  四肢酸疼着,手臂也有些无力,手心处更是火辣辣地疼着,现在我整个身子都疼得让我直冒冷汗,可我也只能忍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之前从烧纸人身上落下来的那个东西,那东西落下来烧纸人就松开了我的手。

  现在烧纸人没了声音,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外面。

  那东西似乎也随着我掉了下来,想到那抹小小的红色,我便动了动身子,想要去找。

  我微微低下了头,面前忽然就发出一声细微的“咔吧”声。

  我头皮有些发凉,可是小丽没什么动作,我便又蹲下了身子。

  我悄悄地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应用,小丽还是没有什么过分的动作,顶多发出一阵‘咔吧’的声音。

  我也顾不得看小丽了,低头就开始寻找起来。

  很快我就找到了那抹小小的红色,那不是别的,正是我丢了的邪铃!

  想到那个烧纸人说没看到,可是却从他身上掉了下来,我就知道那烧纸人在撒谎。

  难不成小丽真的是被那烧纸人害死的?

  害死小丽,在寺庙附近烧纸,现在又在张璇走后,出现在寺庙里,这几件事现在想想还似乎真的有联系。

  这么想这,我便抬头看了眼小丽。

  这么一看,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只见小丽正低着头看着我,一张幽白发青的脸面无表情。

  看到小丽这样,我也不敢再站起身,就这么对视着。

  我悄悄地捏紧了邪铃,打算在小丽有害我的动机的时候,用邪铃再加上舌尖血对付它。

  可直到我蹲的双腿发麻,小丽也没动弹,似乎就像是一个只盯着我看的机器人。

  我试探着伸展了一下双腿,又从地上站了起来,小丽也只是顺着我的动作,将头抬了起来。

  在它身上,我没感觉到任何攻击力,至少现在没有。

  我看了看井口,上面的天黑的要命,整个井底除了我手机里发出来的光,就再也没有其他亮光了。

  我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小丽?”

  听到我喊她,小丽张了张嘴,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咯咯声,不过却没说什么话。

  “小丽,你说,是刚刚那个人害得你吗?是他把你埋在这里的?”

  话音刚落,小丽周身忽然就更冷了,它身上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一双手也紧紧的捏成了一团,一根手指诡异地弯曲着,那还是被我踢断的。

  看着它这么生气的模样,我急忙说:“我只是问问,要是你不愿意说,那就别说了,我不会再问你就是。”

  说完,我便看了眼旁边的绳子,烧纸人应该是把绳子栓到了某个地方,虽然他已经没了声音,可是这绳子还没收回去。

  我试着拽了一下绳子,但小丽像是发了狂一样,瞬间就朝我伸出手,我吓得急忙缩回了手。

  我忍着心底的慌乱,说:“小丽,你能不能让我上去?我今晚十二点还有事,我必须得回去,不然还会有人死。”

  “死了……好……”

  小丽的喉咙里滚出了这么几个字,随后,那一直微张着的嘴巴忽然就裂得更大,几乎要裂到了耳根处。

  这个时候,小丽伸手,径直抓住了绳子。

  我本以为,她要把绳子拽断,可是她却跟人一样,拽了绳子一点点地往上爬,很快便爬出了这口井。

  听着她拖沓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才意识到小丽已经出去了。

  我在井底愣了好久,我还以为小丽会对我做什么,没想到竟然就这么容易就能出去了?

  小丽出去干什么?是要找那个烧纸人索命?

  不过现在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手机还没有信号,从寺庙赶回去要用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这么想着,我便抓住了绳子。

  手一碰到绳子,顿时就疼得我抽了一口冷气。

  但想想阿寻,我也顾不得那磨出来的水泡,用力地抓紧了绳子。

  每往上爬一厘米,对我来说都是折磨,我几乎都能感觉到手掌上水泡一个个破裂的声音,黏腻的液体从水泡中流了出来,几乎要染湿了绳子。

  短短几米的距离,我爬了将近十五分钟。

  从井底出来之后,我整个人顿时就趴在了地上,手疼的我直哆嗦。

  呼呼的风声聚集过来,在耳边呼啸着,我顾不得喘口气,便从地上爬了起来,飞快地朝着寺庙外面跑去。

  经过大堂的时候,那风声忽然就没有了,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寺庙的门大开着,外面也没有灯光。

  这一瞬间,我忽然就想到了我之前在村子后山的山庙上的那一晚,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尊佛像,似乎……真的跟那半面佛很像。

  如果那半面佛像完整的话,应该就差不多。

  虽然我很想仔细看看,但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扭头就要跨出门。

  就在我刚刚出门的时候,迎面忽然就飞过来一个巨大的东西。

  ‘砰咚’一下就落到了我面前。

  我被吓了一跳,低头一看,那不就是十几分钟之前爬出去的小丽?

  现在怎么又飞了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面前忽然发出一声苍老的声音:“暖暖,赶紧过来。”

  我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是阿寻师傅的声音,阿寻师傅竟然来了?

  我用手电筒的光往前面照了一下,果然看到阿寻师傅就在黑暗中站着,佝偻的身形,此刻看起来十分高大。

  我顿时就松了口气,绕过小丽就跑了过去。

  “阿寻师傅,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阿寻呢?他有没有事?”

  我一股脑地将话说了出来,阿寻师傅淡然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今天是你去阴间的日子,我算到不会很太平,我一早就留了个心眼,没想到你还是出了问题,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阿寻的事便来不及了。”

  说完,阿寻师傅便将目光投前面,冷冷地看着庙门口的小丽。

  我顿了顿,这才说:“小丽她出事了,好像是被一个人给害死的,被埋在了庙里面的井底下,刚刚才爬出来,阿寻师傅你怎么会遇到小丽?”

  “鬼东西,在哪儿死的就在哪儿待着,外面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阿寻师傅说着,便走过去,看样子是打算要将小丽杀了。

  小丽估计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原本一动不动的身子忽然就‘咔吧,咔吧’响起来,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呜呜的声音,带了些幽怨,似乎在哭一样。

  想着小丽也没害我,还提醒我烧纸人有问题,我有些不忍心,急忙喊住了阿寻师傅。

  “阿寻师傅,你能不能放过小丽?”

  “鬼东西就应该死!”阿寻师傅说着,便从身上摸出一张符咒,口中念叨了几句咒语。

  听到那咒语,小丽顿时就往后面爬过去,整个身子也开始瑟瑟发抖。

  “阿寻师傅!小丽也是被人害死的,她现在出来应该是想要为自己报仇,你能不能让她了结了这个心愿?”

  “你能保证她不会害别人?”阿寻师傅转过头,瞪了我一眼:“鬼东西就是鬼东西,不能让它再害人!”

  我顿时就说不出话来,确实,我保证不了小丽会不会害人,我也不知道它出来是想干什么。

  我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她就这么没了。

  这时候我忽然就想到了张璇,之前张璇告诉我小丽来到了寺庙,后来又说不知道小丽去了哪儿,会不会张璇跟那个烧纸人认识?

  这么想着,我又说:“阿寻师傅,那能不能跟着它?如果她真的害人了,再处置也不迟。”

  阿寻师傅没说话,但却也没再往前走一步。

  “好不好啊阿寻师傅?我去找阿寻的生魂,你就暂时把小丽带回去看着它,要是她真的做出什么事,你再杀她也不迟,还有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要搞清楚。阿寻师傅你这么厉害,一定有这个本事对吧?反正这对你来说只是顺手的事,对不对?”

  我一边劝说着,一边给阿寻师傅戴着高帽子。

  阿寻师傅依旧没说话,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动摇。

  我加大了劝说力度:“阿寻师傅你就帮我这个忙吧,就当做我欠你的一个人情,以后要是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帮的!”

  “当真?”

  阿寻师傅讶异地看了我一眼,眉头的皱纹都跟着颤了颤。

  我急忙点头。

  “那好吧!”

  阿寻师傅说着,便将符咒给收了回去,他看向小丽,冷声说:“你跟着我过来。”

  小丽的身子瑟缩了一下,估计也听懂了我们之前的谈话,她也就站起身跟了过来。

  走了几步,阿寻师傅便折身去了寺庙里头,再出来之后手中多了一块黑布。

  他将黑布扔给我:“你给她披上,一会儿坐车的时候,不要被人看出来了,不然肯定会引起恐慌,到时候被同道中人发现,事情就麻烦了。”

  到底是经历了这么多事的人,想的就是周全。

  我接过那快黑布,走到晓丽面前,忍着心底的凉意,说道:“小丽啊,你坚持下,不要随便动弹,最好低下头不要让人看到你的模样,不然你就会被杀的。”

  见小丽没反对,我便用黑布将小丽身上的泥土给简单地甩了甩,又将她整个上半身给蒙住,只露出一点脑门。

  只是她身上发出的声音没办法遮掩,但这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走到了山脚下,很快便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见到我们三个,那出租车司机问了去儿之后,目光便一直落到小丽身上。

  我心里有些紧张,不过却依旧装作没事儿的模样,先将小丽往后座推去。

  就在小丽即将坐到里面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忽然就开口:“你这朋友,怎么大晚上蒙个黑布?装神弄鬼,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告诉你,有问题的人我可不载!”

  “这能有什么问题?”阿寻师傅淡定地说道。

  “我听说这一带闹鬼,最近总是有人听到鬼哭声,还听说有人会在大晚上运鬼,你们……”

  那司机说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警惕,目光更是盯着小丽不放。

  这时候,我看到小丽原本垂在一旁的手,忽然就成了爪状,缓缓地抬了起来。

  我急忙将小丽塞到了车里,自己也坐了进去,强忍着恐惧将小丽的手给按下来。

  “怎么可能是鬼呢?要是真像你说的,我们都自己开车了,哪里还会打车?”

  说话间,阿寻师傅也坐了进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睡觉呢,麻烦你快一点。”

  那司机脸上划过一丝犹豫,不过很快他便关上了车门,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通透的血玉。

  那血玉一出来,我感觉到小丽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似乎很害怕那血玉。

  司机笑了笑:“我这不也怕嘛,咱们换位思考一下,现在这么晚你们赶时间我也能理解,但你们也要想想,要是我运了鬼,我这也就摆脱不了霉运了,所以我也就小心了一点,这血玉是我家祖传下来的东西,鬼不能碰,这个时间点载的人我都会让他们碰一下这血玉,麻烦你们配合一下,时间都这么晚了,接完你们这一单我也该休息了,大不了给你们免运费了,喏。”

  司机跟小丽隔着一道铁窗,他便将血玉递到了我面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