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传奇时代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做空

第五百三十二章 做空

小说:重生之传奇时代作者:楼城西字数:3130更新时间 : 2018-03-09 06:22:26
  对着一碗卤煮二两火烧,艾略特始终下不去筷子。

  切卤煮还得看刀工,不切好歹能分清煮的是什么,切开的肠和肺头跟异形差不多,哪里吃得下去。

  陈乔山可没这份顾忌,早上养胃就喝了点清粥配咸菜,这会儿早饿了,几筷子下去,一大海碗乱码七糟的就下去小半,把个老外看得目瞪口呆。

  “别客气,不够我再帮你叫。”陈乔山撺掇艾略特动筷子,可把这家伙愁坏了。

  终究还是捱不住劝,艾略特提心吊胆地尝了两口,味道有些怪,却也不是想象中的样子,他皱着的眉头总算是舒展了。

  一顿卤煮,令艾略特对燕京有了深刻的印象,“陈,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特别的午餐。”

  陈乔山笑道:“这才哪到哪,不着急,要是晚上没事,我带你好好逛逛,尝尝炒肝、爆肚什么的,明早还有豆汁,把这几样都尝遍了,你也算不白来这一回。”

  吃过亏上过当,艾略特哪敢随便答应,好在岔开话题不难,他这次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说服陈乔山尽快行权。

  短短几个月时间,油价暴涨67%,这是谁也没能料想到的,很显然,陈乔山赌中了,他虽然入场时间很晚,却正好抓住了机会。

  在合适的价位大手笔买入买权,这倒没什么,在期货界,敢于豪赌的人不少,但在油价暴涨之下,还敢于坚持,这就很是考验对市场的判断。

  期间,油价频繁波动。

  对于陈乔山来说,一美分的涨跌幅,就关系上万美金的收益,换做其他人,或许早就交割离场了,即便是顶级操盘手,也未必能如此淡定。

  能坚持到如今这个阶段,已经很是不可思议,艾略特帮陈乔山计算过,以周五的行情计算,浮盈超过一千三百万美金,过亿港币。

  陈乔山只要愿意,一旦行权,这笔期权交易足以令他在香港金融界扬名立万。

  现如今,风险依然存在,并且随着油价的继续上涨,风险会越来越高。

  市场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除非伊朗的导弹上天,油价才有可能起飞,不过这显然是小概率事件,基本不可能发生。

  艾略特刚说明来意,就被陈乔山打断了,“不用说了,我判断原油价格近期会有调整,你准备一下,最晚国庆节,我会给你消息。”

  艾略特问道:“十月一号?”

  陈乔山挠了挠头,国庆节是香港的法定假日,但只有一天。

  现如今在香港,还没有开始推行五天工作制,周六并不是法定假期,虽然学校放假股市休市,但是对上班族来说,同样得上班,而且香港的假期从来只顺延不调休,

  张伊一要去邓州,陈乔山无论如何都得陪着,但原油期货市场不受节日的影响,不用想,这个假期注定消停不了。

  “艾略特,国内假期有七天,在七号之前,我肯定会赶到香港,在此之前,你要跟三井住友联系,一旦价格合适,随时可能要求交割。”

  艾略特略微盘算了下,短则十天长则半个月,倒也等得,毕竟签的是客户代理协议,而不是主协议,陈乔山执意坚持,他也没办法,不过按照以往的走势,除非发生重大意外,导致需求骤减,否则油价断然不会在半个月内跌破陈乔山的止损点。

  “好吧,我会尽快跟三井住友方面联系的。”艾略特看到陈乔山一副淡然的样子,心里也有几分感慨,日本人这次是赔大了。

  “陈,你这笔交易收益率惊人,我们不清楚三井银行和中航油的具体合同,不过银行肯定是赔了。”

  “怎么可能会赔?”陈乔山压根不相信日本人,尤其是日本银行家。

  卖出买权,就是为了转嫁风险,说不定还存了赚一笔的心思,不用想,三井住友定的行权价肯定要高于中航油的合约,即便交割完成,中间照样有差价。

  陈乔山心里也有几分得意,三井银行这次恐怕得放一回血。

  即便他们手里握有大笔中航油的卖出的买权,不过一个危机即将爆发的上市公司,能不能履约,偿债能力有多大,还真是个未知数,搞不好交割完陈乔山手里的合约,连个辛苦费都不够。

  艾略特没考虑这么多,做期权交易,没必要瞻前顾后,不过想到这份期权背后的投机者,他心里也有几分唏嘘,随口说道:“不知道中航油有多大的亏损,三季度财报出来,应该就有个大概了。”

  陈乔山笑了笑,油价都涨上天了,中航油已经没有翻身的可能,想到那位被人讥讽“实名上网、改名当官”的北大学长,他还有几分同情,一年时间,做空亏掉五亿五千万美金。

  现如今,中航油是亚洲有名的企业,是仅次于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外的第四桶油。

  在案发之前,中航油新加坡分公司更是一段商业传奇,六年间,公司的资产增长了八百多倍,股东投资回报五千倍,并成为李家坡第四大上市企业,公司掌门也得了个航油大王的称号,甚至连起家过程都写进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教材。

  可惜造化弄人,就是这家获颁李家坡上市公司“最具透明度”企业,被美国ATS评选为亚太地区最具独特性、成长最快、最有效率的石油公司,转眼就将走到破产的边沿。

  不过除了陈乔山,再大胆的人也不会往这方面揣测。

  陈乔山问道:“怎么关心起中航油的财报了,难道你买他们公司的股票了?”

  “没有,我是在考虑,卖出看涨期权如果不是为了对冲风险,那么中航油肯定亏损严重,趁着季报还没出来,倒是有做空的可能。”说到最后,艾略特自己也笑了,这显然是不可能。

  一般来说,季报会在季度末的下一个月公布,中航油即便真的亏损,财报中也未必能披露出来,要知道,造假可不是A股的专利,中外都一样,只不过有的人明目张胆,有人谨小慎微而已。

  陈乔山原本也没在意,不过想到做空,他忍不住一个激灵。

  中航油巨亏,一度濒临破产,股票暴跌也就在情理之中,虽然最终完成了债务重组,不过股价肯定不比乐视好多少。

  陈乔山陷入了纠结,这明显是个机会,甚至比做空原油还要稳妥得多,只不过困难也同样不小。

  李加坡股市规模较小,主要集中在大宗商品、石油服务和运输上,作为第四大权重股和最具成长性企业,中航油的股票必然备受追捧,想做空,付出的代价恐怕不会少。

  不过机会近在眼前,如此良机,陈乔山岂肯轻易放过。

  “艾略特,中航油的股票不好买吧?”

  “那是自然,流通的股权大部分都在投行手里,上市之初创造了近百倍的收益,手里还掌握着浦东机场和香港机场的部分权益,想想看,谁愿意放手?”

  “那我要是借呢?”陈乔山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

  “借股票?”艾略特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借股票能干嘛,无非就是做空,想到这,他目光怪异地看了陈乔山一眼,在新加坡,中航油相当于大蓝筹,是被纳入道琼斯新加坡指数的唯一中概股,连中远海运都不能与之相比。

  想做空一家垄断中国航油进口的企业,怎么看都像是个笑话。

  艾略特也有些不确定,对国际原油市场的把握,他肯定是比不上陈乔山的,虽然对方很年轻,但金融市场不是按资排辈的地方,有本事吃四方,没本事只能饿死,他忍不住问道:“你借股票干什么,难道真想做空中航油?”

  陈乔山笑了,他知道,凭一己之力,做空大蓝筹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危机爆发,否则他无法说服艾略特相信。

  话又说回来,陈乔山根本没必要说服对方,对他而言,艾略特就是个金融掮客,作为私人财务顾问,只要陈乔山有需要,完全可以对方当成股票经纪人来使用。

  面对艾略特的询问,陈乔山既没承认也没否认,他又说道:“艾略特,这里就我们两人,你实话告诉我,有没有办法借到中航油的股票?”

  毫无疑问,陈乔山这是存了做空的心思,艾略特被雷外焦里嫩,年轻人还真是敢想,好不容易从期货市场赚了一笔,钱还没到手,就浪得飞起,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赚的那笔钱恐怕得赔干净。

  “你确定没开玩笑?”艾略特想再次确认一下,不得到确切的答案,他实在是不敢相信。

  陈乔山敷衍道:“随便问问,国内股市没有做空机制,我就是了解一下。”

  不管真假,艾略特肯定是信了,他吁了口气,这才说道:“想借股票不难,尤其是像中航油这样的高成长性权重股,投资人一般都是长期持有,券商很愿意出借,不仅能赚手续费,还要收取利息和分红,基本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陈乔山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正色说道:“艾略特,你今天就回香港,帮我收集一下中航油的相关资料,尤其是几大投行,咨询一下他们拆借的报价。”

  艾略特惊得站了一起,再反应迟钝他也明白过来,陈乔山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存了做空的心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