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一百零二章 为了武魂值了

第一百零二章 为了武魂值了

小说:滇娇传之天悦东方作者:耳根字数:2273更新时间 : 2018-01-20 13:29:00
  在一块崩碎严重的地方,焱珠血肉模糊一动不动躺着,丝丝炽热气息从身下裂缝中涌出。

  焱珠的身体好像油染上了火,瞬间燃烧。

  火焰之中,焱珠的身形重新凝聚……她在火焰之中重生!

  不,应当说焱珠原本便没死,只是被青海翼强大的冰封力量给算计,来不及防御,封住了经脉穴位。

  在这炽热气息喷灼下,她体内的不死之火力量也被激发出来,两者内外夹击,一下将冰封给解开,使得她能够快速恢复身体。

  然而这一切,拿着武魂的青海翼并不知晓。

  她刚刚拿到武魂,还没回过神来,这里又天摇地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当她回过神来时,炽烈的气息已经逼近。

  一转身,焱珠炽烈的手掌印上她胸口。

  她脸色大变,匆忙用出冰封战甲护体,可也晚了一点。

  冰封战甲在未成型时被击中,破碎,剩下的掌力劲道将她轰飞了出去。

  焱珠眼疾手快,挥手成爪,迅速一掠,那颗融合成紫色的武魂,便已出现在了她手上。

  “武魂……终于到手了!!!”天摇地动、空间崩塌之中,焱珠狂笑不止。

  这一刻,她感觉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

  多年来的心愿,如今总算完成!

  有了武魂,就能成为至强者,而且这枚武魂还是合二为一的,所蕴含的价值难以用语言形容。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再次传来砰一声巨响,她心头一惊,当下就将武魂吞入腹内,旋即扭头。

  这一回,便与一张脸撞了个正着。

  这人一头银发,脸色苍白,全身狼狈,目光冷冽,正是罡震玺。

  “罡震玺……你……”焱珠瞪大双眼,低头看着胸口。

  原来就在罡震玺出现时,他的手已经穿透焱珠胸口,然后一阵抓捏后,缓缓抽出。

  这时候,沾染鲜血的手中,已经多了一颗紫色的东西,正是武魂。

  “半步神人,怎会如凡人一般说死就死,贪狼武魂在我体内多年,纵然离开也有一丝存留在我体内,那我也不是你们这些蝼蚁战可以胜的。”

  罡震玺说着,将这武魂拿在手中一看,连忙惊异了一声,却没立刻吞下,口中喃喃道“这怎么……这不可能……”

  正在这时,一道绿色而又巨大的刀光,穿过无数空间崩塌掉下来的碎石,飞来后凝空一劈。

  “镇魂刀!”

  沈飞冷冷声音响起,这是他得来的五大珍宝之一,单单领悟其中的精髓都让他强大无比。

  罡震玺回过神来,冷冷一笑,随即抓起焱珠一挡。

  “啊!”

  身体被洞穿都没有吭声的焱珠,在临死前却也撕心裂肺惨叫了起来。

  “什么!”罡震玺更加震惊。

  只见这碧绿色的飞刀,透过焱珠的脑袋,没有留下一点血痕,速度不减地一下射入他头颅之中。

  下一刻,那全身好像四分五裂的疼痛,让他也狂吼起来,痛不欲生。

  这就是沈飞从阵脚得到的唯一好处——镇魂刀。

  镇魂刀,杀人不杀身,摄魂留死人!

  这刀据说乃是欧冶子得到一小片天外陨石无意间铸炼而成,后来流落到了楚国刑觋手中,成为了对罪人施加最严厉惩罚“魂戒”的刑具,后来不知为何便失踪不见了,那盛行过一时的“魂戒”刑罚也就此消失。

  只是没想到会流落到狄王手中,之后又辗转入了沈飞的手里。

  ……

  “武魂是我的!”焱珠对武魂的执念,已经超过了她灵魂受伤带来的痛苦。

  这一刀焱珠毫发无损,也浑然不顾身上裸露的雪白肌肤,她咬着牙,再次一把夺过罡震玺手中的武魂。

  罡震玺寻找武魂数百年,如今好不容易获得,岂容就此脱手?

  “动我武魂者,都得死!!!”

  怨念声威震,他忍着巨大的疼痛狰狞着脸,一甩手,那巨大圆月战斧出现,他举起双手抡起战斧竭力劈向将要飞离的焱珠。

  嗤!

  焱珠手持武魂再次后背血肉开裂,身形重重轰炸在地面。但看她的表情,却又是只要为了武魂,这一切都值得。

  此时,一道长枪突然应声飞射而来,罡震玺又被狠狠钉在地面。

  “这不是枪法……是九州离心剑!你……”还有余力的罡震玺拔掉身上长矛转过身来。

  这时候易少丞已经蹒跚着脚步,走到了他跟前。

  整个空间颤动越发剧烈,崩坏越来越严重。

  易少丞冷冷看着罡震玺,举着长枪,面色无悲无喜。

  他将长枪一下,一下,又一下,捅在罡震玺身上,语气异常平静道“我乃汉人,也是汉臣,按理说你是我汉朝镇国之一,理应敬你。不过,我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九州剑宗最后一名弟子。”

  “你……你……你……不是骁龙……”

  “我叫易少丞。”罡震玺被捅烂的身体,血液飙射在易少丞脸上,易少丞舔了舔嘴角的血液手中动作不停,继续道“仇人,向来有一个杀一个,虽然太强太多,但总有一天会杀光。血债,报一分少一分,虽然很多很重,但总有一天会讨清。镇国……强者,也许你并不知道我们这片九州江湖上流行过一句话,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罡震玺看着那双已被仇恨冻住的眼睛,知道自己就算求也无用。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当年还会有漏网之鱼。

  可他还不想死,一点都不想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活着,才是唯一出路。

  “等等,你不能杀我。”罡震玺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冷静了下来。

  “你以为我杀不了你。”

  “不,年轻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交易?说。”

  “我们,所有人,都被狄王算计了。狄王与我都来自同一块地方,我们自身的秘密是绝对不能被你们凡人知道的。所以,无论是我也好,狄王也罢,都不会放过听到辛秘的你们。”

  “狄王是娇儿先祖,有血脉维系。”

  “呵呵,血脉维系?那你可知道那个辛秘有多大吗?这份血脉淡薄了千年万载,纵然是嫡系,也已稀薄异常。更何况,对于一个死人而言,是没有任何亲情可言的。狄王明明能够活动,却躲在这里不出去,你不觉得奇怪吗?”

  易少丞眼神一动,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继续看向罡震玺。

  “没错,你也想到了,他是想守着这里的秘密,至于秘密是什么,我不得之,但应该不是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我要的只有武魂。对……那艘舰艇,那才是是他拼命守护不想被外人知晓的;对……自传,和他在外面留下的自传有关。你觉得,他死了都要镇守的东西,会被你们这些毫不相干的人得到?”

  易少丞脸上露出一丝明了,罡震玺说的没错,狄王很有可能,蕴藏着另一个更大的机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