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四十章 替罪

第四十章 替罪

小说:滇娇传之天悦东方作者:耳根字数:3312更新时间 : 2017-11-19 10:30:00
  但徐天裘在倒地之时,剧烈的刺痛让他“啊”一声叫出,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无疑就是一声警钟。

  徐天裘双眼一番白,彻底死了。那火烛案台随着风声,也熄灭了一盏。

  铎娇却微微有些害怕,天气寒冷吐出团团白气。

  因为自身厌恶杀死这样一个人,这不是铎娇会做的事情。

  强者不能惹,强汉更不能惹!

  在宫中这么久,就算脑子糊涂,她也耳濡目染懂得了许多事,此人这么年轻就是王者境的强者,更有一个神人师父,还是大汉朝的使者,这其中利害关系谁都清楚。

  然而事已至此,一害既除,铎娇还得马上去阻拦正史赵松明,一刻都耽误不得!

  想罢,铎娇闪身出了帐篷,却发现帐篷外有人,呼呼风声中,竟是少离王看来的惊恐眼神。

  “你怎么来了!”

  “他声音太大,我怎能不知晓?姐姐……姐姐……你做该做的事情去吧,小心安全,我替你收拾后面之事。”少离想明白后,压低声音到,尽管早已猜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但若未亲眼见到,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向来办事妥当的姐姐,竟会亲手刺杀了大汉朝的尊使。

  打虎亲兄弟,铎娇察觉少离目光中带着鼓舞之色,感激的点点头,随后飞纵而走。

  ……

  方才铎娇刚走,躺在地上徐天裘猛地睁开了眼睛,双目之中满是阴毒狠厉。

  “臭娘们……”

  他咬牙切齿道,一下撕开衣服露出了胸膛,但见心口之上的护心镜破碎,一柄匕首没入其中一半。

  铎娇这护身的匕首是青海翼送的神兵利器,但他这护心镜也是罡震玺送给他爱徒徐天裘的好东西。

  这一射,护心镜破碎,匕首也弯钝了。

  只是盾胜于矛,匕首虽没入胸口,却离心脏还有一段距离。那巫术火焰,同样也射在护心镜上,因此作用被抵消了七八成。

  徐天裘此番没少吃苦,皮肉外翻,又有炎火炙烤,疼的眼泪直冒。他从地上爬起,咬着牙握住了匕首,艰难地朝外一点点拔。

  王者境的生命和其强大,不伤心脏便不是致命伤。

  只是虽然不是致命伤,想要拔出来也很艰难。

  就在这时候,一道冰凉之感落在了他脖子上,徐天裘的身体僵住,一颗豆大的汗珠从他脸颊滑落,他想要转过头去,但剑刃又紧了紧,他只能不动。

  他知道,这个人没有立刻杀他,必然是有话要说。

  “区区汉人,不过是条狗一样的东西,也敢对我姐姐染指。”

  “你是王子少离?!”徐天裘一惊,缓缓回头,看到一张俊逸无比的面孔。才想起这是前日在雍元城朝会之上,安静坐于王位的滇国王子,他万万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这个。

  “声音给我小一点,一旦把广场上那些汉朝随兵叫来,可就不好了。”少离淡淡道。

  徐天裘一怔,这话什么意思?

  他心思极为聪慧,虽然重伤,却又旋即想到如今滇国的形式,转瞬之间心思如闪电,想过千万。

  艰难笑了笑,徐天裘道:“殿下是想寻求帮助吧?也难怪。按照我们汉人习惯,继承王位的怎么也应当是皇子,女流之辈摄政,一向都是禁忌。但是你们滇国就奇怪了,摄政王是女流之辈不说,就连当朝说话的都是公主,我若是你,都不知道身为堂堂七尺男儿的面子往哪里搁。”

  “哼哼。”少离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这也无疑证明,徐天裘这番话说道七寸之上,徐天裘得以继续说了下去。

  “殿下,你是聪明人,只要不杀我,且与焱珠长公主一样,答应将你姐姐嫁与我,我便借汉朝之力帮你扫除障碍,无论是你姑姑也好,还是其余也罢,然后么……你便是新一任滇王,这滇国你说了算。若是不满意,我还可以借你大汉重装铁骑,助你征战四野,如何?”徐天裘一边说一边暗暗蓄力。

  “真的?”少离声音有些颤,连忙问道。

  徐天裘从少离眼神中看出一丝丝心动,嘴角上扬道:“这是自然,我徐天裘好歹是堂堂王者境高手,是神人弟子,岂会骗你?”

  “好。”

  少离痛快回答。

  徐天裘脸色一喜,就在他觉得少离王放松警惕意欲反击之际,下一刻便觉脖子一凉,他看着眼前的景物在旋转……

  噗通,徐天裘的脑袋落地,鲜血从脖腔中飞出,喷溅了半个帐篷。

  “混帐东西,死不足惜,到了这种地步,还想贪图我姐姐美色,呸!”少离一甩手中剑,剑刃落地斜插入地面,他朝尸体吐了一口唾沫,白俊的脸上满是厌恶与不屑,甚至有些狰狞。

  就在他想要走的时候,帐篷哗啦一声打开,又有两人闯入。

  “啊?殿下,你……”

  哈鲁瞪大了双眼看着帐篷内的情形,在他的身旁是无涯。

  两人方才听到些许动静赶过来,见此场景,哈鲁和无涯都是瞬间懵了。

  少离阴沉着脸,道,“这是姐姐动手在先,我替她料理后面之事。容我歇一下……”正要吩咐哈鲁处理这边血溅之状态,不远处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好!这是大汉随兵来了!”哈鲁掀开门帘看了一眼,面色急起来,“连我都能听到风声中的那一声惨叫,他们又缘何听不出来?”

  擅杀大汉使节,必然引发战争!若是被大汉随兵看到这情形,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严重之至。

  说时迟,那时快,大汉随兵速度很快,几个呼吸便已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是师妹所为?”无涯表现的有些不信,在他眼中的铎娇是多么天真无邪,又岂会真的对这人下手?不过,这会儿是没心情再细想,眼看着大汉随兵到来,这时候无涯忽然一步向前,将那插在地上染血的剑握在手中,一脚踩踏在落地的头颅之上,骂道:“该死……”

  哗啦一声,帐篷再次被打开,随军冲了进来,所见之物触目惊心。

  酒,尸体,血,剑,尸体,脑袋,还有……凶手!

  看到这样情形的随军统领自然愤怒,但却非常理智,他一眼扫过凶手也就是那个红发少年,看着满脸惊诧的哈鲁,最终目光落在了王子少离身上,准确地说,是少离的衣角上,那里粘着几点血斑。

  就在这统领开口询问之时,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红发少年忽然出剑,一招朝他刺来。

  虽然这剑招老辣,力道也极强,可是这统领修为极高,经验老辣,一把便抓住了这剑。

  随后,无涯连人带剑被那么一拽,拉到了身前,统领一掌便将无涯脖子捏住按在了地上。

  “好你个蛮子!竟然做出了这等事来!简直人神共愤!幸好统领手段高强,说,你到底为什么要杀徐使者?”

  少离一眼看出,无涯这瘪犊子定是对姐姐心有好感,不愿意因此牵连铎娇,而故意为之,所以他立刻见机行事,摘下了无涯手中的剑,指着他鼻子大骂。

  这统领被这先入为主的一混淆,顿时觉得那里不对劲,但细想后还是一挥手,吩咐人将无涯压了下去,再将徐天裘的尸体收了起来。

  “只怕,此间没这么简单啊!”

  统领悠悠想到,却忽略了一点,当无涯被押着走过少离身边时,两人对视了一眼。

  无涯目露感激,而少离则是微微颔首。

  ……

  大山是雄鹰的家,雄鹰是冬岭山的守护者。

  在滇国历来的传说之中,又以雄鹰最为甚。对于冬岭山部落来说,雄鹰是最为神圣的存在。整个冬岭山部落的图腾便汇刻着雄鹰。而在冬岭山之之巅,终日雄鹰盘旋——这也是滇国与部落的圣地。

  月光洁白,诸天之上,湛蓝纯净,那皎洁月光从天洒落,遍布在山巅的皑皑白雪,一切都是那么静谧安详。

  此刻,使者赵松明跪在这巅峰之上,双手张开仰面向天。

  月光洒落在他这宛如松皮的老脸上,显得一片虔诚而又古旧。

  在他的身前摆这一只黄金火盆,火盆上镶满了各种宝石与携带圈状纹路的古朴石头,这些石头便是天果。火盆里面堆满了沉香。随着他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火盆上的宝石也亮了起来,然后沉香陡然间燃起了蓝色火焰。这些蓝色火焰并未升腾而起,而是化为了丝丝缕缕,注入到了那些天果之中。

  片刻后,所有天果亮了起来,整个火盆爆涌出了一圈蓝色光华,扩相了四周。

  远远望去,就像是那雪白的山巅之上,荡起了一圈蓝色涟漪。

  赵松明口头的咒语还在继续,直至良久过后,一声嘹亮的鹰啸响起,一道巨大的黑影扑过了天上的明月朝山巅冲来,最终落在了火盆上方。

  赵松明停止念动,睁开眼,眼神蓦然一凝。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头巨鹰,这头巨鹰全身腐烂,羽毛之下就是骨骼,那腐烂了一半的鹰头之中,隐隐还有一股腐败至极的尘封之息,一团绿火正在眼窝中燃烧。

  火盆里,所有沉香燃起的蓝色火焰,纷纷涌入了这腐烂巨鹰口中。

  透过这眼窝中的火焰,赵松明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在鹰之颅骨中,那是一块有着六道白色圆圈纹路的黑色椭圆石头,正散发着浓烈的能量——幽牝天果。

  他面色一喜,暗暗自语,同时把手伸了过去,顺着这既温顺又无比邪恶的大鸟眼窝朝里面抓去,也越来越接近那块六眼天果——幽牝天果。

  由于受到某种禁忌咒语的影响,又有大量普通品阶的天果供奉,巨鸟呆若木鸡,只知一味的进食。

  “圣鹰食腐之寒……鹰之祖,你果然出现了,依照秘法召唤,这一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工夫。”

  此刻,突然出现一人,赵松明伸出去的手一僵,回头看到那人越走越近,便是纤瘦清丽的滇国王女——铎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