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原始时代 > 第四十七章 墨嗣音

第四十七章 墨嗣音

小说:重生原始时代作者:南州十一郎字数:3221更新时间 : 2017-06-17 23:55:25
  白衣男子打开折扇,运转真气,扇尖立即被一片利芒缭绕,就要拿起折扇往车厢斩去。

  倏然,后面传来一阵声音。

  “人家既然不愿跟你走,就不要勉强嘛?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谁在那里?”白衣男子转身喝道。

  前面山道拐弯处,潇洒的走出一名身着金黄战甲,背系一领血红披风的魁伟男子。在他肩头,还威风的站着一名背生双翅,长着一头诡异竖发和一条九彩尾巴,同样系着一领红色披风的屁大小孩。而旁边,还有一头手持碧玉竹,系着红色披风的黑白蠢兽。

  看到他们,白衣男子脸皮抽搐,都无法形容心中的感觉。

  若他是公良前世穿来的人,估计会来一句:“你们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公良透过小鸡视野看到在庄院遇到的那队人被人围攻,想着怎么也有过一面之缘,再说车厢中那位小娘子明显岁数还小,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被杀。

  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就收起灵纹宝铠上的重力,御气飞来。

  到了近前,又感觉这样出去不够拉风,他就让灵纹宝铠浮现在外面,拿出血红披风披在背后。这样一装扮,看起来果然威风凛凛。

  只是没想到小家伙和圆滚滚看到后,竟然也吵吵着要系上披风,还有小鸡也飞下来凑热闹。没奈何,公良只得一一给它们系上,所以才有它们系着披风潇洒走出来的场景。

  “嵇王府办事,还请离开。”

  白衣男子很是友善的说道。

  一看来人模样,就知道不是东土人。

  在这边,不是东土人就是荒人,而荒人若非上部精英子弟,很少有到东土来游历的。

  在大虞,修行者最怕的不是宗门子弟,不是王室贵胄,而是大荒百部精英。因为大虞和大荒实在太近,近得只隔着一道海峡。若有百部精英在大虞被杀,不用几日,就有一大堆荒人杀上门去。

  在以前,被大荒百部屠门灭宗的不在少数,后来就再也没人敢对荒人怎么样了。

  所以遇到荒人,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钮卓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嵇王府,没听说过。”

  公良摇摇头道:“朋友,既然人家不愿意随你离去,何妨做个顺水人情放了她。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你要插手此时。”钮卓看着公良问道。

  “我和她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有点交情,还请朋友放过她。大家好来好去,不要因此伤了和气,那就不好了。”

  钮卓皱起眉头,他不想招惹荒人,并不代表他怕。既然这荒人不知好歹,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这边荒山野岭,就算杀了也没人知道,根本无须担心荒人报复。

  心下决定,钮卓猛然挥扇往前扫来。

  一阵莫名狂风袭来,肆意狂虐,旁边树木都被卷得东倒西歪,脚下的泥土,也被刮得飞起。

  但公良依然直挺挺的站着,宛如高山古松,任它风吹雨淋,只是巍然不动。

  圆滚滚吓得紧紧的抱住公良大腿,米谷小家伙也赶紧躲到粑粑后面去。

  公良看得无语,一把将圆滚滚收了起来,让米谷飞到天上去吐口水,自己取出墨门连弩,扣动扳机,往前射去。

  一支支弩箭,发出咻咻声响,疾速来到钮卓面前。

  钮卓折扇往前一扫,身前顿时出现一道气墙,挡住来袭弩箭。然后折扇一扫,射来的弩箭竟然转头往公良射去。

  嚓,还能这样?

  公良连忙拉下灵纹宝铠面罩,运起玄莲圣光,射回来的弩箭纷纷被挡在外面,无难以寸进,随后掉在地上。见弩箭无法对钮卓造成伤害,他就收起墨门连弩,取出布满狰狞利刺的通天神锤。

  饶是钮卓自诩修为不错,但看到狰狞神锤,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此时,米谷已然飞到天空,往下吐出一口口水雨。

  钮卓身上衣服忽然发出一道光芒罩住全身。

  “什么情况?”

  钮卓讶异不已,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法衣竟然自然发动,接着就看到一滴滴雨水落在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小洞来。

  “雨水有毒!”

  钮卓惊讶得睁大眼睛,抬头望去,就见米谷扇着翅膀在上面狂吐口水,顿时一头黑线直插而下,实在没想到这小家伙口水竟然有毒。当下连忙举起折扇往上一扇,一阵狂风随扇而出,往上飞卷,将落下来的毒口水通通都扇了上去。

  米谷当然不怕自己的口水,但却怕被风刮走,连忙扇着小翅膀往旁边躲去。

  公良没想到眼前这家伙竟然破了米谷的口水毒,顿时双手持锤往前砸去。

  锤声赫赫,宛若暗夜惊雷,恰似一头真龙怒吼。

  锤势惊人,钮卓不敢马虎,连忙用折扇扇着,在身前筑起一道厚实气墙挡住。

  “轰...”

  神锤落下,气墙立即被轰碎,但锤势不减,轰在钮卓身上,法衣光芒闪了一下,迅即暗淡下去,碎成一堆破烂。神锤随即轰在钮卓身上,钮卓立即被砸飞出去,狠狠的撞在旁边山壁上。

  一时之间,只觉五脏六腑移位,狂涛汹涌,一股鲜血逆吼而上,刹时狂喷而出。

  钮卓暗道不好,运起残余的真气,往上飞去。

  此时不走,估计就要命丧在此了。

  他没想到这荒人的力气这么大,要知道就不接了。

  公良哪会让他离开,白豪针脩然飞出,穿破重重空间阻碍,从他背后透胸而过。

  钮卓感觉胸口一痛,就重重的掉在地上,嘴角鲜血泊泊流出,睁着大眼,望着走来的公良,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你...竟...然...灵...灵...器。”说着,就头一歪,眼也不闭的死去,可谓是死不瞑目。

  如果他不硬接公良的通天神锤,也不会这么快死,或许还有逃离的机会。

  但世间那有那么多如果、或许,一切只能怪自己观察不仔细。

  公良取出长矛,上前在他脑袋戳出一个血洞,免得被他装死糊弄过去。

  一缕残魂从钮卓头顶飘起,怨恨的看着公良,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他身上吃了这么大的亏,心中不忿,就要扑下去。

  倏然间,公良眉心飞出一道焱火将它拉了进去。

  钮卓残魂好像预感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惊慌的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呆在平安牌中的琪儿也感觉到了焱火的凶威,吓得缩做一团,动也不敢动。

  公良忽然感觉一阵阴寒袭来,但迅即消失,又听到有人在喊“救命”的声音。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马上就消失了,再听不到,不觉奇怪不已。听也一会儿,见声音再没出现,就不再去管,上前搜起了钮卓的身子,却发现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把扇子。

  靠,真是个穷得不能再穷的穷鬼。

  人家最起码也有储物袋、纳物宝袋之类的东西,他直接什么都没有。

  公良不信邪,重新找了一遍,还是什么也没有,就懒得再找,把尸体收进小黑水池分解了。

  不过这把扇子他很喜欢,通体雪白,一面画着山水美人,一面写着诗词,冰肌玉骨,真丝扇面,摸起来十分柔滑。

  以后到了城里,穿上一身高贵华服,拿着折扇微摇,看起来一定是个风度翩翩,风流潇洒的公子哥。

  只是折扇是他人之物,用的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认出来,要是被他朋友知道找自己报仇,那就麻烦了。想了想,他就将折扇收起来,看以后有没有机会给它改头换面,若不行就扔到小黑水池分解。

  地上还有一堆尸体,为免被人看到,公良就要上前将这些人扔进小黑水池分解。

  突然,犀车后厢门开了,一名女娘跪在厢门前,缓缓下拜,“墨门嗣音谢过公子救命之恩。”

  “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公良摆摆手道。

  墨嗣音却不管他怎么说,再次拜了一拜,就从车中走了出来。

  公良仔细看去,只见她一头如丝缎般的长发随风飘拂,细长凤眉下,一双眼睛如星辰明月般闪亮,玲珑琼鼻,微红桃腮,嫩滑的肌肤秀美清奇,身材轻盈,穿着一件宽大的连体华服,上面绣着各类名花,中间飞翔着一头五彩凤凰的华服款款而行,衬出一派清雅脱俗之姿。

  墨嗣音来到将领面前,缓缓趴下,抽泣起来。

  “许头领,都是嗣音害了头领的性命,若非嗣音,您也不会丧命在此,都是嗣音不好。呜呜呜呜...”

  公良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女孩子哭,哭得让人无奈,哭得让人伤心断肠,哭得让人不好意思。

  不由挠了挠脸,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又不认识,怎么劝?想走又不忍心,让一个女孩呆在着荒山野岭之中,让人良心不安。

  过了一会儿,看她还在哭,就说道:“好啦,好啦,不要再哭了,再哭下去天就黑了。我看不如把他们的尸体埋了,免得让他们暴尸荒野。”

  墨嗣音听到公良的话,抬起头来,梨花带面,让人毫不心疼。

  “嗯,嗣音都听恩人的。”

  公良砸了砸嘴,这就揽事上身了?但也没奈何,当下就抱着死去的将领和甲士到林中,而那些黑衣人,抱进林中的时候就扔进小黑水池分解了,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埋这些人。

  他挖了个大坑,把那些人全部埋在一起。

  埋好后,墨嗣音来到坟前拜下,“嗣音谢过大家一路护送,此去嗣音一定会叫父亲来取出诸位骸骨,回归家乡,决不让大家在此做一个孤魂野鬼。”

  墨嗣音祭拜过后,就随着公良离开树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