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280集:仙剑大会

第1280集:仙剑大会

小说:史上最牛轮回作者:那一抹绯红字数:4241更新时间 : 2017-12-26 23:35:20
  随着蜀山之事了结,终于到了回长留山的日子,花千骨毕竟已经正式继任了蜀山掌门之位,不同来时那般低调,未免路上意外,除了江晨、云隐二人外,还有蜀山七修剑一同护卫前行。

  这蜀山七修,各个都是千百年前就已经成仙得道的高手,之前春秋不败袭击蜀山,若非他们在北海镇压毒龙之患,哪怕有云翳作为内应,恐怕也很难成功。

  不过,一路上众人虽然都如临大敌,警惕非常,但却出乎意料之外的太平无事。对此,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他很清楚,如今蜀山派守护的神器既然已经被夺,那么,比起其他各派来,反而要安全许多。

  蜀山之上偶遇流火绯瞳杀阡陌之事,令得江晨心生警惕,回到长留后,便开始埋头苦修,造化天功几乎被他运转到了极致,周身生死二气流转,一半毁灭,一半创生,引发不可思议的异象。

  在众多长留弟子的眼中,这位不可一世的绝代天骄,似乎越发变得深不可测起来,虽然,他们还在一起上课,但他们却已经无法看清江晨的模样,甚至,很多时候,连一丝影迹都难以捉摸。

  到后来,连上课的老师也无法看清江晨的真身,于是便顺水推舟,放了江晨的假,让他自行觅地潜修。

  江晨也不推辞,在长留后山寻了一处灵气浓郁的所在,开始闭关潜修,全力参悟造化之变,堪破生死之谜。

  这般苦修,直到仙剑大会前夕,他才破关而出,此时,他虽然还处在造化境的顶峰,但体内法力深湛,五识俱明,方圆万里之内,海中的每一个浪花,天空里的每一声鸟叫,长留山上的每一句私语,每一个喘息,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丝毫不差,如此神通,纵观长留上下,也仅仅只在长留三尊之下了。

  纵观六界历史,除了诸神同天的太古时代,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修炼到这般境界,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确实已经前无古人。

  仙剑大会,自长留建派没多久就开始举行了,一开始不过是本着同门各支之间切磋交流的原意,十年举行一次。到了后来,弟子越来越多,又缩短到五年。

  如今,妖神即将出世,妖魔鬼魅当道,寥寥众仙。根本无暇枉顾,各门各派都开始大力招收弟子。原先为了提高自身的得道修仙,却仿佛变作了速成的神仙进修班。而教导出来的弟子,一个个也不过光有些道法毛皮,根本连半仙都称不上,达到知微、登堂境界的更是少之又少。

  而这仙剑大会,近些年来,也是由五年一次缩短到每一年便有一次,并且除了原来的本派弟子,连其他派的也可以参加。

  参加弟子分为两个组,已拜师的和未拜师的。而拜过师同时又开府收徒的,则不能再参加。

  长留山看似上下齐心,浑然一体,但是三殿九阁,上有三尊,下有九大长老,关系庞杂交错,支派别立。

  三尊执掌长留时间还短,不过八十余年。但是之上辈分的长老级。除开不在山中抛开红尘事物外出仙游的,就有不下四十余人。

  再加上九大长老下面的徒子徒孙,各人拜的都是不同的师父。金木水火土,修炼得又大多是不同系别的法术,因而还是分立成不少的支派。

  而三尊之中,笙箫默慵懒,自是懒得多收弟子。摩严要掌管派中大小事物,事无巨阑,都得逐一过目,幸得落十一帮他,却也仍是忙得不可开交,不愿再多收徒。而白子画就更别说了。虽有摩严在耳边唠叨了几十年收徒的事,依然是不为所动。

  所以三尊直系门下弟子却是少之又少。虽然万众瞩目,说要拜师却是难如登天。大部分弟子都还是拜在德高望重的长老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下面。

  而这仙剑大会,未拜师弟子人人都有资格,除非说自己已经觅到良师,也懒得出这个风头可以自动弃权。而拜师弟子的那一组却是暗地里风起云涌,争个你死我活。

  这一届的新晋弟子,除了名头极大的江晨,还有天才弟子朔风,蓬莱岛岛主女儿霓漫天,长留弟子并蜀山掌门花千骨,只不过,他们的风头完全被江晨所掩盖。

  而这一次,落十一早早的放出话来,尊上白子画会亲自招收入室弟子,直接让所有弟子鼓足了劲,恨不得在仙剑大会大显身手,击败所有弟子,成为尊上的徒弟。

  其中,尤以霓漫天和花千骨为最。只是,出了江晨这个异数,她们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或许是因为有更强大的对手出现,到现在,花千骨和霓漫天到还是好朋友,没有如原著中那般成为死敌。

  两人站在一起,神情复杂地望着越发深不可测的江晨,不由得齐齐一声叹息。

  这一年以来,霓漫天不断在挑衅江晨,试图通过比试来试探江晨的底细,但江晨却始终不与她动手,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江晨身上的气息一日比一日深沉,到得最后,已经无法测算,心里不禁生出无限的沮丧来。

  至于花千骨,也是同样的心思,江大哥越来越厉害,她怕是难以成为尊上的徒弟了!

  两人正望着,却见江晨突然转过头来,一双剑目隐隐刺得两女睁不开眼睛,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对视。

  江晨微微一笑,当即转过头去,呼吸之间,身上生死二气流转,无限造化之间,衍生出可怕无比的力量,光是点点溢散出来的气息,就足以令人感到窒息。

  在他周边,弟子们或畏惧,或崇拜,甚至都不敢拿正眼看他,生怕惹了这位的忌讳,擂台上若是遇到,怕是要难过了。

  “咚!咚!咚........”

  就在此时,大殿中宏伟的钟声响起,三尊分别从三大殿飞掠而下,衣袂飘飘的降在高高的法坛之上,风采之盛,在场众人无不仰止。

  仪式之后是隆重的盛宴,由落十一宣布仙剑大会正式开始。

  仙剑大会的场地分在五个地方,四下平坦的草地上,密林中,比武大殿中,长留坐观峰的活火山口旁,还有大海之上。

  比试不能超出划定的场地范围,无论是哪个地点,都不许落地,而比赛场地由抽签随机安排。

  因为五个场地分别各占了五行的天时地利,若是木系修行得好的,而场地刚好是在密林中,自然大占便宜,以此类推。

  因为人数太多,仙剑大会一共要进行十天,五个场地同时进行。五位平日不在山中的德高望重的长老作为仲裁。

  两组比赛皆采取淘汰制,抽签决定比赛选手。拜过师一组的若是往年十六强,直接进入种子选手行列。新人组的,甲乙丙丁班的前四名直接进入种子选手。

  江晨是甲班第一,第一场不用上场,他一步迈出,便到了花千骨的眼前,将小姑娘吓了一跳。

  花千骨脸色苍白,默默不语。糖宝在耳朵里讲着笑话轻声安慰着她。

  “你的好朋友呢?”

  江晨不想自己的宿主心思太重,连忙转移话题。

  “找她父母去了!”花千骨心中有些酸楚,声音有点低沉。

  江晨转眼看去,只见霓漫天落到了远道而来的一行人中。为首的是一中年男子,身骑金狮,刀眉鹰鼻,双目如电,好不威武。身边踏着七彩祥云的妇人,端庄美艳,笑容温婉可亲。正是蓬莱仙岛的掌门,霓千丈和苏蕊夫妇,也正是霓漫天的双亲。

  霓漫天在爹娘怀里撒了半天的娇,霓千丈门下的那些弟子想必都是极宠着霓漫天的,久未见她,也都纷纷围着她呵长护短。大部分弟子看得羡慕嫉妒恨,果然不愧是仙道大派蓬莱掌门的千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蓬莱和长留皆是海上仙山,仙家中的名门大派,蓬莱岛此番特将独女送来长留修行,两派世代交好之心可见一斑。

  毕竟两派相隔不远,蓬莱实力稍弱,霓千丈之下的弟子之中又没有几个特别优秀强劲的弟子,如若妖魔来犯,最能仰仗的也还是长留。而两派关系向来不错,霓漫天拜入长留门下有点联姻性质的外交手段。长留为大局着想,将霓漫天收为三尊直系弟子那是必然之事,能不让众人羡慕么?

  江晨轻声安慰了花千骨几句,并承诺等下她上场的时候会在擂台下给她加油助威,花千骨这才破涕为笑。

  得了清虚道长的法力,再加上江晨的炼神诀传承,更有江晨时时以造化源气温养身体,花千骨修行时间虽然短暂,但也达到了知微之境的顶峰,距离堪心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突破。何况,她还有蜀山剑法在身,一身修为积蓄甚于众弟子。

  花千骨先看了两场别人的比试,轮到自己上场的时候难免还是有点小紧张。但是还好水系既是尊上所属,自己学的分外用心,朽木清流又教得很好,所以还是比较擅长。只是剑在脚下用起来还不太习惯,飞行的途中重心微微有些不稳。

  第一场对的是王屋山门下弟子,三十出头的一个男子,想是见第一战对的是个小娃娃,心中太过轻敌,花千骨倒也赢得轻松。

  江晨看得暗暗点头,花小骨的勤奋训练还是蛮有效果的,只是,为什么一个个的小姑娘,都想要去拜白子画做师傅去呢,真没意思。

  他目光一转,另一边擂台之上,霓漫天也干净利索地胜了第一场,骄傲地抬着头四望,像个小孔雀似的。片刻后,小孔雀兴高采烈地飞到自己母亲怀里,开心地说着什么,又是让一众弟子羡慕嫉妒恨。

  第一天,江晨纯粹就是个看客,到了第二天,他才终于有机会上场,他的对手正是蓬莱派门下的一个弟子。

  “咕噜!”

  作为长留派的老邻居,再加上他们的掌门千金霓漫天就在长留学艺,蓬莱派对长留派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因此,这位弟子一上台就认出了江晨,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还没开战,就已经显露了败象。

  “可惜了。”

  这位蓬莱派弟子的修为其实一点儿也不差,甚至已经达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就算是前十也有把握一争的,但遇到江晨,是他的不幸。

  “铮!”

  乍闻一声高昂剑鸣,只见江晨出手,只是屈指一弹,一道剑气破空,如飞火流星,转眼之间,便就逼至那蓬莱派弟子身前。

  “不好!”

  心中警兆大起,那蓬莱弟子连忙奋起出手,翻手之间,仙剑长吟,织成一片绚丽剑幕,然而,饶是如此,依旧难以抵挡,只听得“噗嗤”一声轻响,剑气破空而来,摧枯拉朽一般,直接撕裂层层剑幕,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

  虽然对于落败之事早有预料,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败的如此干脆利落,只一个照面,就被对方随手发出的一道剑气击溃,若是生死厮杀,这一会他已不明不白地死去,成了一堆尸骨。

  “多谢师兄手下留情,在下输了。”

  言语之间,虽然有几分苦涩,但更多的却是钦佩,只是,到底落败,难免一脸灰心丧气的离场。

  周遭观战弟子见状,无不为之骇然,对于江晨这位传说之中的绝世天骄多了一分了解,也多了一分敬畏。

  不仅仅是那些弟子们,就连贵宾席上,各大门派的掌门乃至受邀而来的仙界巨擘,也忍不住为之纷纷侧目,心中暗暗记下了“江晨”这个名字。他们都很清楚,只怕要不了多久,上留派就会多出一尊上仙。

  接下来的几天,江晨果然不负众望,以绝对的优势击溃每一位对手,无论对手修为强弱,剑法神通,在他面前,连一招都走不过。

  至于花千骨,虽然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成功杀到了八强,但越到后面越吃力,几战下来,消耗了太多的灵力和体力。

  霓漫天也没好到哪里去,多天下来,精疲力竭。全靠夜里霓千丈给源源不断的输入内力。才能够一直在比试中保持旺盛的姿态。

  几日下来,分出了八强,长留占去了五位。除了江晨,朔风,花千骨,霓漫天之外,还有乙班的隹渊,而花千骨自然是此次的大爆冷门,另外三位分别是括苍派,齐云山,还有玉浊峰的弟子。

  这日,四强争夺战开启,江晨再入场时,方才发觉,自己的对手竟然是朔风,这个神器化身的绝世天骄,亦是他与会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令他十分兴奋:“很好,就让我好好看看,上古神器之威,究竟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