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219集:入魔,出魔!

第1219集:入魔,出魔!

小说:史上最牛轮回作者:那一抹绯红字数:4612更新时间 : 2017-10-31 23:22:54
  “踏、踏、踏……”

  伴随着一阵几乎弱不可闻的脚步声,一道全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矫健身影踏着月光,迅速的向着水月庵逼近。

  “唔,终于来了。”

  横倚在一根树杈上,江晨猛然睁开了双眼,嘴角微翘,勾勒出一抹轻笑:“上一回是东厂的人,这一次,应该是朱无视的人了吧!”

  话音落下一瞬,他已自树上跃下,身影幻灭,眨眼之间,便就挡在了那道身影之前:“不好意思,此路不通。”

  “嗯?”

  一双眼,紧盯着突兀挡在身前的人,黑衣人满心忌惮,口中操着生涩的官话道:“你是谁?为何阻我去路?”

  “我的姓名,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江晨淡然道:“归海一刀现在正处在入魔与出魔的关键,我不希望有人打扰他,所以,阁下还是自觉离去的好。”

  “如果我说不呢?”

  黑衣人的手,缓缓搭上了腰间东瀛武士刀的刀柄,顿时间,一股森冷杀意弥漫,笼罩四周。

  见状,江晨却自一声叹息,道:“我知道你是谁,柳生但马守,你不该来这里的,更不该在我的面前动刀。”

  “杀!”

  被人一语叫破身份,柳生但马守杀意暴涨,抬手之间,长刀出鞘,凌厉锋芒所向,杀神一刀斩,直劈江晨而来。

  “自寻死路!”

  直面柳生但马守必杀一刀,江晨脸上丝毫不见惧色,他自一声冷笑,翻手之间,一掌击出。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重掌如山,震断刀锋,猛击在柳生但马守身上,澎湃掌力,瞬间震碎他全身经脉。

  “这.......”

  柳生但马守满眼惊骇,难以置信,口中话语只到一半,噗的一声,鲜血喷溅,把他面上黑巾扬起,露出本来面容。

  “这就是所谓的东瀛顶尖高手?真令人失望。”

  江晨一声轻叹,抬手抓起柳生但马守的尸身,向着水月庵方向走去。

  此时,水月庵前,归海一刀正静静的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木鱼与念经声,平静不久的心再次泛起了波澜,他的呼吸渐渐重了,身上气息有些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

  “一刀……”

  再见归海一刀,上官海棠一声惊喜大叫,连忙飞奔了出来,方甫靠近,便就感应到归海一刀身上的浓烈杀意,顿时脸色大变,口中满含惊疑道:“一刀,你……你没事吧?”

  眼见着上官海棠满脸担忧之色,归海一刀一声大吼,转身飞奔而走。

  “一刀........”

  上官海棠见状,连忙紧跟而上,她师承无痕公子,一身轻功很是不弱,纵使归海一刀武功大进,她也勉强能够跟得上。

  归海一刀一路飞奔至树林深处的小河边,纵身一跃,直接跳了进去,上官海棠跟在后面,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归海一刀沉在水中。

  被冷水一激,归海一刀泛起的杀意终于又再度沉了下去,他钻出水面,脸色苍白的看着岸边的上官海棠,轻道一声:“海棠……”

  上官海棠见他恢复神智,喜道:“一刀,你........你没事了?”

  岂料,归海一刀却道:“走,海棠,快走,离开这里,我.......我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不!”

  值此时刻,上官海棠哪里肯走,她摇着头道:“我不走!一刀,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控制自己的。”说着,她似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惊喜道:“一刀,还有一个办法,我可以用金针刺穴来激发你的潜力,这样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压下你体内的魔性。”

  归海一刀默默的点了点头,一步步走上岸来,他强笑着道:“既然如此,那么海棠,你来吧。”

  “好!”

  上官海棠也不多言,当即取出银针,以独门手法,转眼之间,便就将长短不同的三十六根银针先后刺入归海一刀身上要穴。

  “呃!”

  银针入体,归海一刀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就失去了意识,身体也无力的向着地上躺下。上官海棠似是早有预料,连忙一把将他扶住,口中轻声道:“一刀,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不行,还有义父,我这就带你回京,义父他老人家一定能够帮得上你。”

  “啪,啪,啪……”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拍手赞道:“想法不错,可是,你真的确定朱无视能够帮得了他吗?”

  “什么人?!”

  乍然闻言,上官海棠口中一声大喝,惊起回身,看见来人,不由得为之一惊:“江晨,又是你........”

  “可不就是我吗?”

  江晨笑着道:“不愧是位列四大密探玄字第一号的上官海棠,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冷静,真是难得。对了,我此来是为了给你看一样东西。”说话间,他甩手将被他拎在手上的柳生但马守扔在上官海棠的脚下。

  “柳生但马守?”

  上官海棠见之,顿时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他明明已经死了。”当初,她和段天涯奉命茶摊巨鲸帮之事,查明幕后黑手,就是柳生但马守,最后,他们合力方将之诛杀。

  “死了?”

  江晨嘿嘿笑道:“你亲眼看到的?”

  “不错,他当日明明……”

  说到这里,上官海棠的话顿时停了下来,是,她亲眼看到柳生但马守“死”了,但这个死只是掉下了悬崖而已,并没有真正见到他的尸体,只是,他没死也就罢了,可……

  “为什么,他不去找大哥与大嫂?反而出现在这里?”

  想到关键之处,上官海棠心中一寒,颤声道:“他.......是来对付一刀的。”

  “不错。”

  江晨点头道:“不仅如此,我看他出手运力,似乎还学了一点雄霸天下的刀法。”

  “雄霸天下……不可能,这刀法明明只有一刀会使……”上官海棠说着,不由得脸色再变,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话不能说的太过绝对,但这个消息的背后,着实隐藏着太多的难以说清的隐秘。

  “到底是谁派他来的?”

  上官海棠皱眉道:“我想,柳生但马守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对付一刀的。”

  “你觉得呢?”

  江晨不答反问:“天下间,能有几人使唤的动柳生但马守这样的顶尖高手?”

  上官海棠紧蹙眉头,联想着几日前来袭的那群黑衣人,狐疑道:“曹正淳?”

  “曹正淳?”

  江晨嘿嘿一笑:“他现在正忙着集中火力对付朱无视,能派出一队杀手来对付归海一刀已是极限,再多,恐怕是不能了。”

  闻言,上官海棠当即冷声喝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个聪明人,我不相信,你听不懂我的话。”

  江晨话音落下同时,上官海棠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如果柳生但马守不是曹正淳的人,那他会是谁的人呢?她并没有往朱无视身上想,或者说,她无法想象,不敢去想,也不觉得会是朱无视。在这一点上,朱无视做的很好,至少,在段天涯、归海一刀、上官海棠三人的心中,朱无视就是一个大大的忠臣、好人。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与柳生但马守同流合污的。

  “上官海棠,你是不愿意想呢,还是真的想不到呢?”

  她既然抱有幻想,那么,江晨就把这个幻想彻底打破:“你应该清楚,这个世界上,除了曹正淳,还有一个人是可以控制柳生但马守的?”

  “不可能!”

  上官海棠断然道:“义父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再说,天下奇人无数,愿与这人同流合污的绝不会少,就比如阁下!”

  “哈!”

  江晨不可置否的为之一声冷笑:“你太高看我了,也太看低我了,你知道吗?我这个人最讨厌东瀛的人,区区一个柳生但马守,还不足以让我破例,更何况,若真的是我,你觉得你们现在还能活着吗?”

  上官海棠道:“就算不是你,那也绝不可能是我义父!”

  “是与不是,你不妨自己去问你义父。”

  江晨冷笑道:“不过,只你一人能走,归海一刀必须得留下,或者你可以试试,能否当着我的面带走归海一刀。”

  “你……”

  上官海棠惊怒不已,她虽有心,但她心知,江晨的武功之高,高深莫测,当世唯有她的义父铁胆神侯朱无视方可匹敌,根本不是她能够对付的,但事关归海一刀性命,要她放弃,实在不甘。

  “你究竟想怎么样?”

  面对着上官海棠的急问,江晨却悠然回之一声轻笑:“我无意与你为难,但归海一刀必须得留下,你送他回水月庵吧。”

  上官海棠无奈,只得送归海一刀回水月庵,她心中惊疑,暗自思量,不知江晨为何如此看重归海一刀,难道只是想要一刀入魔不成?

  “莫非,他想对付义父……”

  蓦然,她想到了一个可能:若一刀真的入魔,大开杀戒,那么,义父只怕不出手也不行了,而且,到时皇帝怪罪下来,义父也有责任。

  “一定是这样……不行,我一定要尽快通知义父……”

  将归海一刀安置在水月庵中的一间静室内休养,入夜之后,上官海棠悄悄出了水月庵,沿着后山林道,往外走去。她自以为小心翼翼,却不知道,黑暗之中,江晨正望着她的背影,脸上满是微笑,随即,转身向着水月庵而去。

  “施主,你来了。”

  水月庵中,归海一刀静养的小屋之外,路华浓看着信步而来的江晨,脸上满是警惕之意,同时,她的身子挡在门口处,似是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江晨挡在门外。

  江晨见状,微微一笑,脚下丝毫不停,整个人好似无形无质的幻影,竟尔从路华浓的身上直接穿了过去,进入了室内,来到归海一刀的床榻之前。

  看着静躺在床上的归海一刀,他当即满意一笑:“很好,魔已入心,接下来,就是出魔,归海一刀,算你小子走运,遇上我,也算是缘分,且让我助你一臂之力,看看能否突破极限,真正掌握阿鼻道三刀!”

  说话间,他猛然一掌,重重击在归海一刀额头之上,顿时间,上官海棠插在归海一刀身上的三十六根银针尽数崩飞。

  “施主,还请住手!”

  转过身来,路华浓见状大惊,她连忙开口求劝,可哪里来得及?

  江晨逼出归海一刀体内银针,淡然微笑以应:“放心,我对他并无恶念,相反,我正在帮他.........”

  未曾遭遇任何阻拦,上官海棠离开水月庵所在地域之后,连忙快马加鞭,直奔京城,临走之前,她用银针封住了归海一刀的内力,使他陷入昏睡,但却不知能管多少时间,且有江晨一旁窥视,她很担心归海一刀,所以她几乎是在不眠不休的赶路,终于在三日后到了护龙山庄。

  “义父!”

  上官海棠顾不得休息,直接找上了朱无视。

  “海棠,你怎么了?”

  朱无视见状,连忙满脸关切道:“对了,这段时间,你不是和一刀在一起吗?难不成一刀出事了?”

  “是的。”

  上官海棠焦急道:“一刀急于为父报仇,所以他修炼了归海百炼前辈留下的雄霸天下与阿鼻道三刀,近乎入魔,义父,你快去救救一刀吧。”

  “什么?”

  闻言,朱无视不由得眉头大皱:“你是说一刀修炼了雄霸天下与阿鼻道三刀?”

  “是的。”

  上官海棠应声道:“义父也听过这两套刀法?”

  “不错。”

  朱无视脸上神色大变,当即皱眉解释道:“为父在大内记载中看到过有关这两套刀法的介绍。雄霸天下凶猛霸道,无坚不摧,但修炼此刀的人都会被刀控制,难以自制。而阿鼻道三刀更为可怕,也是天下至邪刀式。若说修炼雄霸天下的人出刀时还会有三分清醒,介乎人魔之间,那修炼阿鼻道三刀的人,就完全是被刀控制的恶魔。一刀两刀皆修,随时都可能入魔的。”

  闻言,上官海棠顿时脸色惨白,连忙道:“义父,那该怎么办?一刀的状况极为危险,我,我根本没有办法,还请义父救救一刀。”

  朱无视叹息一声,道:“海棠,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不能出京城。唯有把一刀带来,我才有机会出手。”他似犹豫了一下,道:“海棠,这次怕是要请出天涯了。”

  “对,有大哥在,一定可以把一刀带回来的。”

  上官海棠先是一喜,继而转悲:“不……义父,这次若您不出手,我们恐怕还是带不回一刀。”

  朱无视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其中还有波折?”

  上官海棠苦笑着应道:“不错,那个曾夜闯皇宫大闹天牢的江晨也在那里,就是他引导一刀修炼雄霸天下和阿鼻道三刀的,现在,他将一刀困在了水月庵中,不许离开。”

  “江晨?”

  闻言,朱无视脸上神色顿时一沉,难怪,柳生但马守去后再无信息,现在看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心中动念,但脸上却无半点显露,他问道:“他可有对一刀不利?”

  “这倒没有。”

  上官海棠摇头道:“他将一刀困在水月庵,说要一刀接他十招,才告诉一刀杀父仇人是谁,可是,一刀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嗯?”

  朱无视心中一惊,一刀的武功如何,他最清楚不过,入魔之前,已属当世一流,入魔之后,怕是足以位列顶尖高手,居然接不住江晨一招,可见江晨此人武功之高,着实不可小觑,若要成大事,此人是个变数,非除不可。

  当下,他自沉吟道:“这样,海棠,你还是去找天涯,将他回来一趟,有江晨在,一刀暂时不会为恶,我们还有时间想办法。”

  “好,我这就去。”

  上官海棠应声而去,她虽然有些怀疑,但是,柳生但马守之事,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哪怕半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