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菲菲柳伏城 > 311、九幽

311、九幽

小说:白菲菲柳伏城作者:想飞的鱼z字数:2000更新时间 : 2021-01-27 04:38:19
虽然我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推七门上位,掌控夜暝阁的话语权,但事到临头,看着鹤琦被带走,我心里还是酸酸的,舍不得。

        "你说这个节骨眼上,鹤琦被带走,冥王不会把他怎么样吧?"我担心道。

        柳伏城嘴上说着:"不会有事的,童心那边会一直盯着的,就算童心说不上话,这不是还有我?我儿子给他冥界跑腿,本就屈才了,他再刁难,就是真的不把我这个龙王爷放在眼里,那我第一个不答应。"

        但我从柳伏城的眼神中,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也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洒脱。

        为人父母的,哪有不心疼孩子的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都恨不得一起跟着鹤琦去冥界看看才好,但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

        鹤琦一走,后山的结界已经破了,我和柳伏城得留下来先处理大巫师这边的事情。

        之前白玄武已经冲进后山去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后山缭绕的黑雾已经散开了,我和柳伏城一路往上冲,到了半山腰,就发现有点不对劲,这里没有半点虎符法力催动的气息了。

        等我和柳伏城冲进白家陵墓,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大巫师和白玄武的身影了。

        柳伏城立刻派人扩散出去找,白家庄园里里外外被翻了个遍,都没有任何大巫师的踪迹。

        "会不会是去田家镇了?"我问,"要不要再去那边找找?"

        柳伏城摇头:"如果大巫师想跟我们联系,不会将所有踪迹和气息全都抹掉的,小白,别白费力气了。"

        我皱眉道:"柳伏城,我很担心大巫师。"

        "鹤琦之所以能够这么早飞升,是因为大巫师这十来天,将毕生修为全都渡给了他,如今的大巫师修为全失,身体怕是更加撑不住。"柳伏城说道,"如果真的想找他,我想,大概三天后会是最后的契机。"

        "你是说,大巫师要去参加冥王和白溪姨祖的婚礼?"

        柳伏城不提,我倒忽略了这一点。

        大巫师做了那么多,一直都是围着白溪转的,如今白溪要嫁人了,无论是祝福,还是不甘,还是做决断,即便只是远远的再看一眼白溪,这最后一面他还是要见的。

        ……

        鹤琦被带走的第二天晚上,童心来了一趟白家庄园。

        我和柳伏城都紧张的看着他,问他鹤琦怎么样?

        "鹤琦飞升成龙,但颈部带了冠。与正常龙族后裔到底是有不同。"童心说道,"阴差将鹤琦带回冥府之后,就被软禁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册封。"

        柳伏城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气愤道:"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得走一趟冥府。"

        "九爷你先别急,你等我把话说完。"童心一边说着,一边给我使眼色,我伸手拽了拽柳伏城的袖子,让他冷静,柳伏城这才坐了下来。

        童心继续说道:"你们应该先问问我,冥王把鹤琦软禁到什么地方去了。"

        柳伏城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神却像是要吃人,我连忙问道:"软禁去哪里了?难道是引渡府?"

        "冥王怎么可能将人送还到我的手里。"童心摆摆手说道,"龙族在三界六道之内,分布很广,南北有别,形态也有区别,但却很少在冥界发现龙的身影,就连蛟都很少,鹤琦是一个例外。

        除了鹤琦之外,往前追溯数十万年。冥界曾经其实也有一头龙的。"

        "九幽冥君。"柳伏城立刻说道,"我曾经听长辈们提过,但由于故事太过夸张,所以一直都只是当故事听,从未当真过,难道九幽冥君曾经真的存在过?"

        童心摇头:"时间过去太久了,从古至今一代代传下来,不知道被改了多少个版本,所以你问我九幽冥君是否真实存在过,我也不能确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冥府里,至今还保留着独立的九幽冥君府邸。"

        "什么九幽冥君?你的意思是,鹤琦就被软禁在九幽冥君的府邸是吗?"我问,"我只想知道,冥王到底什么意思?"

        童心张了张嘴,想说却又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柳伏城摸了摸下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童心,冥界的事情,你比我们的消息灵通,孩子被软禁在冥界,还得请你多操心了。"

        "鹤琦太小了。"童心说道,"冥王将他软禁在冥府,也是为了让他成长吧,还有一件事情,大巫师已经将虎符交给了鹤琦,至于最终虎符是否落在了冥王手里,我暂时还没弄清楚。"

        我心中惴惴的,柳伏城却比我镇定的多,跟童心聊了一会儿,童心就得回去了,我们一起将他送出门,回来之后,我便憋不住了:"柳伏城,你说虎符现在是不是已经在冥王手里了?他软禁鹤琦,难道不是为了拿他来威胁我们吗?"

        柳伏城却说道:"小白,有些事情你并不知道,其实在童心说出九幽冥君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定下心来了。"

        "对啊,这九幽冥君到底什么来头,你还没跟我说呢。"我催促道。

        "九幽冥君原名墨九幽,他是忘川河底孕育出的一条九头蛇。"柳伏城拉过我,窝在沙发上。娓娓道来,"小时候,我曾听族人说起过这位九幽冥君,之所以这个故事会在龙族流传,就是因为这九幽冥君的真身,本质上就是一条蛇,他通过不断的修炼,修为越来越高,鼎盛时期,甚至远远高于冥王。

        传说中,九幽冥君曾经企图叛乱,取冥王而代之,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九幽冥君忽然从冥府消失了,数十万年一晃而过,他再也没有归来。"

        "这九幽冥君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时候,飞升成龙了吗?"我问。

        柳伏城点头:"据说是一头身姿矫健的黑龙。"

        "都已经飞升成龙了,难道不应该成仙吗?非得跟冥王抢什么?"我忿忿道,"既然九幽冥君与冥王是死对头,现在冥王又把鹤琦软禁在九幽冥君的府邸,这不是说明,冥王想对付鹤琦?"

        "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柳伏城说道,"小白,你想想,冥王为什么非得迎娶白溪?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保留九幽府邸?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想拿白家怎么样,就不会是单单软禁鹤琦了,你说是不是?"

        "鹤琦刚刚飞升成龙,龙身稚嫩,那顶冠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却又被软禁。"我分析道,"如果真的是为了培养他,那么,是不是因为鹤琦与冥界有缘,又是龙身,冥王想把他变成第二个九幽冥君?"

        柳伏城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咱们再等等看吧,迟早会弄清楚这一切的。"

        我叹了口气,伸手便捶他胸口:"你说我应该怪你,还是怪我自己?在鹤琦这里,我们俩从来都没有像一对真正的父母一样,这孩子的命,他的前程,所有规划,都由不得我们,感觉好无奈。"

        "为什么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规划来呢?"柳伏城反问我,"别的不说,你就看看天赐和妞妞,他俩从小在长白山长大,在那个圈子里中规中矩的压抑了这么多年,到最后还不是跑了?我倒觉得鹤琦这样的人生反倒更加精彩一些。"

        "精彩?你怎么不说刺激呢?"我更生气了,"柳伏城你到底有没有心啊,那可是你亲儿子。"

        柳伏城讪讪的赔笑:"小白,再给我两天的时间。如果冥王娶亲后,鹤琦这边还只是软禁着,没有任何动静,我亲自去找冥王说个清楚。"

        柳伏城都这样说了,我只能作罢。

        但没让我们等太久,白玄武回来了。

        那是我们得知鹤琦消息后的当天夜里,白玄武入了白家庄园,一屁股坐在大厅里,有些失神,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位高挑的年轻男人。

        我和柳伏城在睡梦中被叫醒。赶过去的时候,白玄武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玄武大师兄,这两天你去了哪里?"我走过去问道。

        白玄武摇头:"当日鹤琦飞升,我冲回白家陵墓救师父,却已经迟了,那时候师父已经不知去向,而我随后也晕了,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夜暝阁了。"

        "夜暝阁?"我惊道,"你竟然被抓去了夜暝阁?"

        转而看向他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指着那男人问道:"他是谁?是夜暝阁的人吗?"

        男人自我介绍道:"我叫方蹇,是夜暝阁的护法,以后会一直留在代理阁老的身边,辅佐他处理夜暝阁上下大小事务,等待阁主回归。"

        "代理阁老?"这震惊一波一波的,我已经接受无能了。

        白玄武脸色很不好,指了指自己说道:"代理阁老说的是我,菲菲,夜暝阁就此收编七门了。"

        我盯着白玄武,心里面其实有点不舒服的,因为七门是白家的,掌门是我,就算要收编七门,也应该通过我,而不是白玄武。

        但现在白玄武成了代理阁老,那么,未来阁主又是谁呢?

        必定不会是我,就算让我去,我也不会去接手这个位置的。

        那护法说道:"夜暝阁虽然收编七门,却会给予七门最大的空间,一切都不会改变,白掌门放心。"

        白玄武说道:"他们只控制我一个人,诚意算是够了。"

        "你愿意去夜暝阁当差吗?"我问。

        白玄武点头道:"在里面能学到很多东西,自然是愿意的。"

        白玄武应的干脆,但我却明白,他之所以会愿意,并不是为了夜暝阁,而是为了大巫师。

        毕竟代理阁老,在夜暝阁里已经算是很有权利的代表了,以后是有机会行走冥界的,白玄武是想用这个身份,找一找大巫师吧?

        护法继续说道:"今日送代理阁老回来,还有一个重要任务。两天后冥王大婚,需要的部分纸扎品,还得七门亲自扎。"

        护法说着,将一列清单递过来,我伸手接过,护法冲我们点点头,然后回去了。

        我看着那清单,小声念出来:纸轿、鸳鸯灯、麒麟灯、童男童女……

        清单蛮长的,要的东西零零碎碎,想要在两天内扎好,难度有点大。

        我正愁着的时候。白玄武说道:"这些东西,师父一早已经准备好了,都放在后院的小佛堂里,我带你们过去清点就好了。"

        "大巫师提前准备这些做什么?"我讶异道,"难道他未卜先知?"

        "师父的心思,近来越来越难猜。"白玄武说道,"但他既然这样做,便一定有他的道理,既然他想到了准备这些东西,那么,两天后的这场婚礼,他必定会参加,我们得趁着这个机会搜取他的消息。"

        柳伏城说道:"先去收拾吧,一切等两天后再说。"

        我看向柳伏城,总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变了。

        如果不是知道些什么,他不会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而这一切的改变,好像都是从那九幽冥君开始的。

        我知道再问也问不出来了,便只能作罢,一边做着事情,一边等着两天后的到来。

        我本以为,冥王娶亲。娶的是我白溪姨祖,那么,到时候这个婚礼,我们理应会受邀参加,可事实是,我们想多了。

        冥府那边特地传来消息说,冥王大婚,花轿会载着新娘,在冥府整整走一圈,而阳间这边,作为新娘的娘家人。又是纸扎术世家,我们的任务便是设阵布法,为新娘祈福。

        冥府已经发话了,我们不得不从,这个时候必须好好配合,等到大婚之后,白溪姨祖有了自由,随时都会回来的。

        柳伏城一直陪着我,里里外外的忙活着,白玄武更是紧张异常。

        ……

        冥王大婚那夜,傍晚的时候,天空就沉了下来,大雾满城弥漫,随着夜色越来越深,我们的人手汇报的事情,越是惊奇。

        什么有人听到了满城的唢呐声不绝于耳,什么有人看到了一对手提灯笼的红男绿女,什么……

        这些或许都是幻象,也不排除是真的出现了,无从考察。

        午夜十二点铃声刚过,我一把揪住了柳伏城的袖子,紧张道:"柳伏城。你说,这个时间了,姨祖的花轿,是不是已经被抬入冥王府邸了?你说姨祖会幸福吗?冥王对他到底有什么企图呢?"

        我噼里啪啦的问着,其实也并不是真的要柳伏城给出确切的答案,只是为了缓解心中的紧张罢了。

        柳伏城伸手将我搂进怀里,风衣直接连人将我裹进他的胸口,温热的呼吸在耳边,说道:"小白,我还欠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如今钱江龙族也差不多修葺好了。也招了不少人,而七门这边也终于被夜暝阁收编了,咱们算是稳定下来了,找个日子,我迎你过门可好?"

        "今天是冥王和姨祖大婚,你扯我们做什么?"我有些不耐烦道,"我说了,孩子这么大了,我不需要补办什么婚礼。"

        "不,一定得办。"柳伏城坚持道,"不仅要办,还要风风光光的大办,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柳伏城的媳妇,是钱江龙族的女主人。"

        "我才不是。"我执拗道,"我姓白,是白家传人,是七门掌门,不可能丢下白家,做龙族的人的。"

        "你生的,都是白家传人,七门有鹤琦和白玄武,足够了,小白,嫁过来帮我打理钱江龙族,好吗?"柳伏城的语气里,竟然带上了一丝撒娇的意味,我忍不住仰头看他,他倒是面色如常。

        我被他看的有些绷不住了,敷衍道:"既然你真诚想娶我过门,那三媒六聘得有吧?互换庚帖有吧?得看黄道吉日吧?柳伏城,这些都还没做,你想空手套白狼啊。"

        "只要你点头答应,这都不是问题。"柳伏城答应的特别干脆,"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小白,答应我。"

        我从未想过,会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被柳伏城求婚。

        没有钻戒,没有浪漫的环境,甚至我心中明白,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不让我一门心思的陷在白溪的事情里拔不出来,但我还是感动了。

        我终究是点了头:"好,柳伏城我答应你,只要过了今夜,姨祖那边一切太平的话,我就答应你的求婚,等待你找人上门来提亲。"

        柳伏城笑了起来,一把将我圈进怀里,抱得更紧。

        ……

        我和柳伏城这边刚刚平定下心情,那边,门口忽然传来脚步声。

        白玄武出去一圈。不知道又得到了什么消息,连敲门都忘记了,直接推门,一脚跨进了门槛。

        我连忙推开柳伏城,问道:"怎么了?"

        白玄武一个哆嗦,这才清醒过来,着急慌忙道:"不好了,前面有消息传来,说……说白溪前辈出事了。"

        我当即提高了嗓门,慌道:"出什么事了?说清楚点?"

        白玄武哭丧着脸说道:"据说是花轿抬着白溪前辈经过伏魔台的时候,她……跳下了伏魔台。当即身首异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