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 > 097 爷爷

097 爷爷

小说: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作者:一举成神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1-14 04:33:58
我说这里是终点,其实也是起点。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道行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对事物的悟性也远超凡人。

        他们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也明白我的意思。

        但就算完全明白,也依旧让他们目瞪口呆。一脸的匪夷所思。

        "三千,你意思通过这里,可以去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到神界?"纳兰雄忍不住心中好奇,如此问我。

        敖沧海这时摇了摇头,道:"陛下,也许不是神界,而是战场,是当年的先人强者,借封神之名。奔赴的那最终战场。"

        看来敖沧海对鬼谷子尊崇备至,对他每一句话都铭记于心,才会得出此番推论。

        纳兰雄沉默了,所有人都在沉默。

        诺大的大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此时的我们很渺小,虽说放到外界。我们每个人都能制霸一方,但面对那未知的先人之秘,我们显得那般渺小。

        因为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当年的封神强者中很多都是地仙大圆满之上的境界,而他们无一归来,可见那神秘战场的恐怖程度。

        而我也总算明白爷爷留给我的东西,为何要在我六十六层气机之上后方能打开了。

        这所谓的六十六层不是上三境,不是天圣,是地仙大圆满之上。

        唯有达到了人间气机极限,我才有资格去触碰那个秘密。

        唯有弄明白了爷爷留给我的秘密,我才能去那最终战场。

        想到这里,我又升起了一个念头。纳兰楚楚之前说红鱼告诉她,爷爷离开了,去帮我寻渡劫之法了。

        难道爷爷去了那封神之所,去了无数先人大佬们消失的地方?

        难道我二十三岁生死劫,和那最终战场有关?

        越想我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而我也就对四脚棺材内结界通联之地越发好奇。

        然而好奇归好奇,我终究才是双天圣人,哪怕真实气机是二百零六层,也就是仙人境八层,我离那地仙大圆满还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我还没有资格去触碰它。

        "现在怎么办?就算来到了这里,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纳兰楚楚有点失望地问道。

        她还指望我们能通过这里进入半仙城,再去大金最北方的禁地,去救叶红鱼呢,现在却被卡在了这里。

        "诶。地仙大圆满啊,现在哪里还有那样的高手?先人们对我们后人也太过自信了,给我们出了一个压根就解决不了的难题。"纳兰雄也摇了摇头。

        这时。鬼帝宋余庆突然将一身滔天阴气爆开,沉声道:"我来!"

        他鬼气森然,整个魂魄在鬼气映衬下变得通体乌黑发青。隐隐间竟有凝体之相。

        强如敖沧海他们这些仙人境高手,面对此时宋余庆的鬼气,都忍不住后退了数步,因为鬼气太过昌盛,让人灵魂颤栗。

        看到这一幕,我这才想起来,宋余庆之前给我提过一嘴,他说他修了几千年的鬼气,也好不容易在两年前。突破到了极限的六十六层。

        他已经不是鬼帝,而是鬼仙,也许再踏一步。一步封鬼神。

        一步步踏向那四脚棺材,宋余庆对我说:"三千,我去了。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你们且看着!切记勿轻举妄动,我只是想让你们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让你们亲眼见见那最终之秘。"

        此时的宋余庆,不再是那个活了数千年的傲娇老鬼,也不再是那个动不动抬手杀鬼超生的暴躁老哥。

        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哪怕死。也要触碰真相,让我有机会去领悟最终之秘的人道正义之徒。

        "鬼叔,不要冲动。"轩辕青鸾突然开口制止。

        她也很想看看激发了最终之阵后会发生什么,想要看看当年陈金甲到底看到了什么,最后那么强悍的他都要以死伏罪。

        但看着义无反顾的宋余庆,她却不忍。她的良知被唤醒,原来她为了爱不择手段,却忽略了太多本该拥有的其它人间情。

        我也对宋余庆说:"府主。再想想,不用这么急着就冒险。"

        宋余庆突然大手一挥,磅礴的鬼仙之气瞬间喷涌而出。

        这阴森鬼气一下子就将我们给笼罩住了,他可是远古鬼帝,精通鬼族秘术,不管我们如何挣脱,此时都像是被鬼气入体,被鬼附身了一般,难以动弹。

        "聒噪!你们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本王这可是要去飞升成神了,你们是不是嫉妒本王?都给我看着便是!"

        宋余庆冲着我们大喝一声,重新变回了那个暴躁老哥。

        他自然不是真的想要贪图成神的造化。如果封神真那么好,就不会有这座阴城,他只是想帮我们了解真相。又不想让生离死别太过伤感才这么说。

        我知道他心意已决,也就没再多言。

        毕竟就算他这么做了,也未必真的会死。而是可能去另外一个地方。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只有亲眼目睹方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三千说的不错,有些事终究要有人去做,为何就不能是我宋余庆呢?"

        "当年人族、妖族那么多先人大拿可以身赴战场,而我们鬼族却偏安阴司一隅,甚至还留下了那'宁触人皇魂,不惹先天人'的传说,简直是丢人,本王今天就要为鬼界正名!"

        慷慨激昂、意气风发地说着,宋余庆双脚一踏,携一身青黑色的鬼气,跃入了那布满远古结界符咒的四脚棺材。

        跳进四脚棺材后,他双手不断掐鬼诀,将满身的大圆满鬼仙之气爆发开来,全部弥漫在了四脚棺材里。

        这一刻,棺材四壁的符咒被气机激发了开来,发出璀璨的光芒。

        我动弹不了,目不转睛地看着。

        本以为这口四脚棺材会离开,就像是当年红鱼他们乘坐四脚棺材离开一样。

        但棺材却并未离开,那璀璨的光芒不断聚合,最后成了宋余庆的脚下莲台。

        在莲台接引下,宋余庆的鬼体被其托着,不停地向前飘去。

        此时的他看起来仙风道骨,还真的颇有点老神仙的样子。

        很快,宋余庆脚踩接引莲台,来到了殿内深处。

        那里居然还有一道门,之前我们并没有查探到,想必不是我们疏忽,而是因为接引之阵开启后,这道门才打开的。

        宋余庆飘进了门后,我也竭尽全力地看了进去。

        我看到了一座巨大的荷花池,池子里好像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好像是我爷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