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仙医奶爸叶云霄安若溪 > 第459章 算计与反算计,等价交换

第459章 算计与反算计,等价交换

小说:最强仙医奶爸叶云霄安若溪作者:弑神剑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1-14 04:32:32
透过那一团团紫色的火焰,诸人全都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在这天地熔炉的正中央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九座高达千丈的青铜墓碑。

        这九座千丈青铜墓碑,环绕成了一个圈。

        而中央,却是一具竖着的紫金棺椁。

        叶云霄心中震惊无比。

        一具棺,怎么会有九块碑?

        他不敢置信地再度望去,发现每一座青铜墓碑上,都有着一行行死气森森的文字。

        但那文字,呈现出混沌之态,任谁也无法看清楚。

        不过,除了混沌的文字之外,每一座青铜墓碑上,都有一个浮雕雕像,他们面对着这紫金棺椁,呈跪拜之姿。

        而且,每一块青铜墓碑之前,都有一方祭桌。

        祭桌上,竟然摆满了宝光闪烁的至宝。

        在其中的一张祭桌上,叶云霄赫然看到,在那最中央的位置上,摆着两根弥漫着沧桑岁月痕迹的玉简。

        几乎在叶云霄看到之际,上面便有三个古拙的大字虚影凝现。

        "光阴录!"

        那三个大字。叶云霄并不认识,但却下意识地读了出来。

        随即,叶云霄还注意到,与这祭桌对应的青铜墓碑,竟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这裂缝,给他的感觉,就如同这天地炉的裂缝一样。

        就仿佛那一道恐怖至极的天雷,劈开了这天地炉,又劈到了这块墓碑之上。

        "一墓九碑,九碑融天之九脉,代指这苍天,此地墓主,竟然要让这苍天给自己下跪,好大的胆子啊。"那罗胖子颤声吼叫道。

        其余几人神色各异。

        那楚萧萧,目光极为复杂,正盯着那块有裂缝的青铜墓碑。

        因为,上古九脉,其中一脉,便是楚氏。

        这墓碑,是楚氏上古之祖的墓碑。

        或者,可以直接说是墓。

        因为,墓碑上的浮雕,是此地墓主将上古九脉之人给生生炼进了这青铜墓碑之中。

        "诸位,你们听我说,那有裂缝的青铜墓碑,正是我楚家先祖的,也因为有了这裂缝,让其中死意凝成的禁制有缺,所以,唯有先祖祭桌上的宝物可以取得,其余祭桌上的宝物,即便是登上踏仙台的真仙,也动不了分毫。"楚萧萧开口道。

        她说着。看了众人一眼,接着道:"我这消息放出去多时,你们能进入此地,说明是上古九脉后人,祖上有言,上古九脉,如同一家,只要诸位助我一臂之力,待取得完整光阴录,所有人都能拓印。"

        叶云霄心中顿时疑云笼罩,上古九脉后人?

        难不成自己也是?

        就在这时,楚萧萧又道:"李道友,罗道友,你们开路,待接近之后,我自有办法取得宝物。"

        那白发老者和罗胖子点头,各自拿出法宝,在前开路。

        越往前,紫色火焰就越密集。

        两人一件件法宝崩碎,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但好在,他们也算前进得比较顺利。

        突然,一团巨大无比的紫色火焰。朝着他们当头笼罩而来。

        那恐怖的温度,令得所有人的避火法宝全都炸裂。

        而在瞬间,众人便被包裹进这紫焰之中。

        就在这时,楚萧萧素手一挥,一根玉简散发出一团青光,堪堪抵住了这紫焰。

        当这团恐怖的紫焰过去时,楚萧萧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倒霉,没想到竟然会有成百上千紫焰融合在一起的超级紫焰出现。"楚萧萧心惊肉跳道。

        说罢,她望向了金易安,道:"金师兄,我们能到达这里,都已出工出力,现在是不是轮到师兄你了?"

        金易安微微一笑,道:"师妹说得是,我出力自是义不容辞,不过,我有一疑问却是不解,想问问这位叶道友。"

        这时,金易安望向了叶云霄,接着道:"上古九脉之中,似乎并无叶姓,而此地非九脉后人不可入,入者飞灰烟灭,敢问叶道友,是如何进入这里而安然无恙的?"

        此话一出,楚萧萧,那李姓老者还有那罗胖子,全都目光灼灼地望着叶云霄。

        叶云霄心头一震,脑海瞬间百念掠过。

        不过,他的神情却是平静如水。

        这时,他已经明白,为什么之前,他们进入这天地炉中后,这几人看他的神情都不太对劲了。

        原来是因为,他非上古九脉之后啊。

        但是,为什么他能踏入此地而安然无恙,总不会他体内真流着什么上古九脉之血吧。

        不,绝对不可能。

        叶云霄想起了心口的护心镜,在进入之时,它震动了一下。

        而护心镜,是血神传承至宝。

        血神修的是掠天录,夺天下血脉相融。

        所以,说不定是这护心镜中融入过上古九脉之血,而这护心镜又融入他的身体。所以他才能进入吧。

        "金道友问叶某?叶某可不知道,但是,叶某出现在这里,已经无需再解释什么了。"叶云霄冷声道。

        金易安脸色有些不好看,叶云霄的回答,似是而非,怎么解读都行。

        "金师兄,这事已经很明了了,你就不用再追问了,倒是师兄你这一次进入,掌教赐于了你一件至宝,能让灵火在一定的时间内消散,都这个时候了,师兄可别再心疼了。"楚萧萧道。

        "师妹既然这么说了,师兄我怎敢再藏着腋着。"金易安说着,大手一挥,就见一颗湛蓝色的珠子被抛了出来。

        这珠子一抛出来,立刻炸开。

        蓝色的旋风顿时朝四方扫了过去。

        所过之处,所有的紫色火焰竟然全都消失。

        就在这时,众人趁机飞掠而过,出现在那九块墓碑面前。

        除了叶云霄,其余四人皆激动万分。

        这可是他们上古先祖的墓碑啊。

        叶云霄见四人还没动作,便不解风情地说道:"诸位,现在可不是祭祖之时,别忘了我们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四人顿时回过神来,目光都盯着楚氏先祖碑前祭桌,灼热无比。

        "楚道友,请吧。"罗胖子道。

        楚萧萧点了点头,盘腿坐下。

        她取出了那光阴录残本的玉简,蓦然,她咬破了舌尖,一口舌尖热血喷在上面。

        刹那间,这玉简光芒大盛。

        叶云霄目光眯了眯,暗自戒备。

        而其余三人,也皆神情凝重,浑身紧绷。

        突然,楚萧萧手中的玉简激射而出,朝那祭桌上飞了过去。

        刹那间,祭桌上那两根古老的玉简被引动,竟然也飞了起来。

        这时,楚萧萧俏脸苍白,口鼻之中,不断溢出鲜血,似乎控制着那玉简,已经十分勉强。

        但总算,她那枚玉简带着另两枚玉简,开始返回。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神情激动。

        不过就在中途,那两枚古老的玉简似乎遇到了阻力,不再前进。

        僵持了数息时间,楚萧萧突然"哇"的一声再度喷出几大口鲜血。

        而那两枚古老的玉简,顿时失去了控制,朝下坠落。

        刹那间,那李姓老者和罗胖子瞬间电射而去,一人朝着一枚玉简而去。

        金易安也动了。不过略有迟疑,落在后头,目标是第一枚玉简。

        "李道友,罗道友,金师兄,不可啊,此物融有我楚家烙印,非楚家之人不可触碰,触之必遭反噬。"楚萧萧一边吐血一边急声大叫。

        但是,那李姓老者闻言,速度却更加快了几分。

        而那罗胖子和金易安。见状也加快了速度。

        三人避火法宝尽出,直追那玉简而去。

        就在这时,那李姓老者双手掐诀,一声大喝。

        刹那间,灵力成为一根绳索,捆住了一根玉简,赫然就收回了须弥戒中。

        李姓老者畅快大笑,道:"楚道友,幸不辱命,帮你找回一根,不过。就由老夫暂时替你保管了。"

        那金易安和罗胖子见李姓老者安然无恙,速度顿时暴增。

        金易安使用了一把金光闪闪的灵锁,瞬间将一枚玉简锁定,收入须弥戒。

        而那罗胖子一口精血喷出,凝成一张血网,将最后一枚玉简笼罩,也要收入须弥戒。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周围的紫色火焰,竟然瞬间相融。

        形成一团巨大无比的紫焰,猛然吞噬了罗胖子。

        罗胖子惨叫一声,那肥胖的身体顿时化为飞灰。

        就连他手指上的须弥戒,也不例外。

        那收入其中的玉简,再度飞了出来。

        好巧不巧,这玉简飞的方向,正是叶云霄。

        罗胖子的惨死,让金易安和李姓老者惊惧万分。

        可是瞬间,他们的目光就被那枚飞向叶云霄的玉简吸引住了。

        "叶道友,千万不要碰啊。"楚萧萧尖声大叫。

        叶云霄目光闪烁了一下,眼角的余光,却是注意到金易安和那李姓老者从两个方向飞射而来。

        似乎,只要他敢打主意,就会立刻被那两人联手灭掉。

        叶云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一抬手,就要捞住那朝他飞来的玉简。

        而就在这时,楚萧萧目光一凝,手中一根无形的丝线颤动了一下。

        叶云霄抓向玉简的手,却是改抓为震。

        那玉简,瞬间就电一般激射向了定住了身形的李姓老者。

        而几乎与此同时,巨大的融合紫焰生成,吞没了这李姓老者。

        "不要……楚道友救我……"李姓老者惊恐大叫。

        只是,他的身体,也在瞬间化为了飞灰。

        什么避火法宝,在这融合的巨大紫焰面前。全都不堪一击。

        金易安的神情顿时变得难看,楚萧萧神情也僵住了。

        叶云霄目光冷冷扫了这对师兄妹一眼,呵呵笑了起来:"两位,叶某配合得不错吧,这戏两位打算唱到什么时候?"

        他说着,手上一掐诀,这空间中的紫焰,顿时开始暴动。

        金易安脸色阴沉,杀机毕露。

        而楚萧萧却试去了嘴角的血迹,娇声道:"叶道友,你在说什么啊?"

        "还想演?那我就直说了。你和你的金师兄,还有老李是一伙的,罗胖子,那肉痣女和我,都是你们找来的助力兼炮灰罢了,如果你还装傻,那大不了同归于尽。"叶云霄冷笑道。

        这时,楚萧萧一招手,那枚玉简就乖乖落入了她的手中。

        "叶道友,你真觉得你能和我们同归于尽?"楚萧萧也不装了,苍白的俏脸恢复了红润,嘴角露出柔媚的微笑。

        "你们大可一试,不过,我想你们肯定不会,老李死了,你们可是二缺一了,现在,也只有叶某能代替他的位置。"叶云霄哈哈大笑。

        楚萧萧怔了一会儿,眸子晶亮地盯着叶云霄。

        而那金易安,目中的杀机却是更加浓郁。

        除此之外,还能隐隐看到他的妒火。

        此子当真是七窍玲珑心,这么一个完美无缺的局。竟然被他看出了破绽。

        只是不知道,他是早看出来了,还是后面察觉的。

        这时,楚萧萧赞赏地开口:"叶道友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如果我没猜错,最后是老李的呼救让你最终猜到了一切,萧萧对此佩服得五体投体。"

        "客套话还是少说吧。"叶云霄淡淡道。

        这个楚萧萧的心机十分可怕,叶云霄在仙界三千年,能比得上她的都不多。

        对比起来,她师兄金易安,道行却差了许多。

        "好。既然到了这地步,那我也不隐瞒了,其实祭桌上的玉简是假的,真正的光阴录,在那紫金棺椁之中,需要三人引动上古九脉中的三脉之血才能开启。"楚萧萧道。

        "但是,我现在如何能信你?"叶云霄淡淡道。

        楚萧萧一伸手,从须弥戒里拿出一块玉,丢给叶云霄道:"这块玉,才是真正的传送之玉,它能瞬间让叶道友离开这天地炉,我想以叶道友的本事,只要离开这里,那么离开这遗迹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叶云霄接过这块玉,眉头顿时一挑。

        两人对视一眼,目光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碰撞。

        一旁的金易安冷哼一声,道:"师妹,我们快点动手吧,待回去之后,掌教就要给我们准备婚事了。"

        说罢,他挑衅地盯着叶云霄。似在警告他不要打楚萧萧的主意。

        "原来两位要成婚了,恭喜恭喜啊。"叶云霄呵呵笑道。

        楚萧萧神情不变,从须弥戒里拿出了三滴鲜血。

        她自己面前一滴,另两滴飞到了金易安与叶云霄面前。

        "我们三人同时催动面前鲜血中的血脉,让我能沟通被凝炼于墓碑上的先祖残念。"楚萧萧开口道。

        顿时,三人同时催动面前的这滴鲜血。

        刹那间,三人面前的鲜血,化为了三根血线,瞬间就朝着那青铜墓碑的裂缝中探了进去。

        "当年,我楚家先祖被生生炼进了这墓碑之中,残念也封存其中。但却因为墓碑上的一道裂缝,让我楚家后人可以沟通先祖残念。"

        "现在,我以楚家血脉,唤醒先祖这一丝残念,让先祖助我等打开那棺椁,希望你们不要留力,血线一断,那就功亏于溃了。"楚萧萧大声道。

        就在这时,那青铜墓碑上的浮凸雕像,突然扭曲了一下。

        而在刹那间,叶云霄感觉到他的灵魂之力与灵力,如同被一个黑洞吸收,瞬是少了大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浮凸雕像扭曲得越来越厉害。

        突然,有一道影子从上面脱离了下来,化为了一个魂影。

        叶云霄目光一闪,想起了掠天录上的话。

        夺取融合九代血脉,则能召唤这血脉源头的上古大能幻影。

        不知道这算不算?

        但是,楚萧萧只是用了三脉精血而已。

        就在这时,这道魂影抬起手,伸向了那竖立着的紫金棺椁。

        楚萧萧浑身颤抖得厉害,她仿佛全身的能量都被抽干了一样,口鼻之中,不断地喷出鲜血。

        "还差一点,快。"楚萧萧急切叫道。

        那金易安毫不迟疑,不断地压榨着灵力与魂力,身形也开始摇晃。

        叶云霄目光闪烁了一下,只是意思意思,送出了一丝。

        突然,那道魂影加速了,它的手猛地击打了出去。

        但就在这时,叶云霄心中狂跳,就见这魂影击打的方向,竟然在瞬间改变。

        不是朝着那紫金棺椁,而是朝着金易安而来。

        金易安顿时魂飞魄散,凄厉道:"萧萧,你这是为何……"

        他一边说着,手中瞬间出现了一块传送玉。

        但就在这时,叶云霄一张嘴,一根金针化为一道金光,刺在了金易安的手背上。

        顿时,金易安手一麻。

        而就在这时,他的身体被那魂影击中,顿时化为了一阵血雨。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

        楚萧萧一招手,金易安的须弥戒便落入了她的手中。

        她在其上一点,里面有一道跟她一模一样的虚影,便融入了她的体内。

        叶云霄挑了挑眉,看来,这楚萧萧竟然有一魂是被金易安控制的。

        "叶道友,萧萧能得魂魄完整,多亏你相助,这份恩情,萧萧永记心底,不敢相忘。"楚萧萧望着叶云霄。感激说道,而她的目光,更是带着几分仰慕,似乎对叶云霄有了几分别样的意思。

        "等价交换而已,你和我之间,有的只是交易,恩情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我怕我一不小心和你的未婚夫一样,尸骨无存。"叶云霄淡淡道。

        之前,叶云霄在接过楚萧萧那枚传送玉时。就听到了她烙在上面的意念信息,要他助她杀死金易安。

        这时,楚萧萧轻声一叹,说出了原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