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虫临暗黑 > 第十一章 酒馆里的故事·苏生(上)

第十一章 酒馆里的故事·苏生(上)

小说:虫临暗黑作者:猎魔猫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5-17 22:43:59
蛇湾酒馆内,琴声悠扬,欢快的气氛回荡在所有来喝夜酒的客人们中间。

        在国王港,喝夜酒是海员们的传统,这些人经常要白天出海,到了晚上才会回来。

        海员们的习惯催生出了国王港海港区独特的夜晚经济,这里许多店铺都是白天打烊,晚上开门,赚的就是那些刚拿命换到钱的海员们口袋里的钱币。

        除了蛇湾酒馆外,第三大道上的另外几家酒馆生意也都非常火爆,至于那边都提供些什么服务,相信也就不用多说了。

        但在蛇湾酒馆内,由于酒馆老板——那个神秘的传奇猎海船船长,坚决不允许,所以到这里来喝酒的酒客都是纯粹来喝酒的,想找其他乐子,就请出门右转,第三大道上的那些酒馆能满足你的所有需求。

        此时此刻的酒馆内部,弹波波琴的吟游者已经和周围的海员们打成了一片,他又换了一种乐器,一种叫做鱼骨琴的小型拉弦琴此刻替代了之前的拨弦波波琴。

        这种琴原本就是海上的水手所明的,专门用来在长时间的航海旅程中提振士气的乐器。

        所以它的声音高亢而悠扬,有一种独特的海湾风情,是常年出海的人非常喜欢和认同的乐器。

        伴着悠扬的鱼骨琴音,坐在吧台边的切尔基结束了自己的第二个故事,这个故事也让薛华意识到,这个老头所诉说的事情恐怕并不是虚构的,至少这一件不是。

        因为老切尔基刚刚说起的那些经历薛华可谓是感同身受。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库拉斯特海港战役中,海港城内到处摆满的尸体堆和那些黑袍子的地狱教徒以及他们的邪恶献祭仪式都还清晰的留在薛华的记忆里。

        他相信,一个常年与海为伴,这辈子都没见过真正的恶魔怪物长什么样的普通老人是绝不可能编出一个与地狱教徒的仪式如此相似的故事来的。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国王港曾有地狱教徒出没并成功的举行过至少一次不知目的为何的献祭仪式,而且根据切尔基看到的东西来推测,国王港的职业者军团中恐怕也已经被地狱势力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给渗透了。

        不过按照切尔基的说法,他看到的这些事也都已经是几年前的了,而国王港一直到最近都没有出现什么和恶魔入侵有关的事情,所以也有可能恶魔的计划已经被城中的职业者破坏掉了。

        不然的话,这里的恶魔和地狱教徒们也应该会在憎恨魔神墨菲斯托动他的连环计划时跟着一起行动,在国王港造成破坏和混乱,阻止他们对鲁高因与雨林战场的物资增援。

        总而言之,不管怎么样,刚刚那个故事确实是让切尔基的话的可信度在薛华心中上升了一个档次,他立刻命令监察王虫和城内潜伏的影虫们前往切尔基刚刚所说的两个故事地点去侦查,看看能否现一些老切尔基这个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与此同时,薛华则继续坐在酒馆的吧台边,一边轻轻敲着桌子让酒保把酒满上,顺便还叫了两个煎箭翅鱼和油炸恐鲨排的下酒小菜,一边继续催促着切尔基讲他的下一个故事。

        年轻人,你就这么喜欢听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吗?这可不像是你这个年纪的体面人该干的事情啊......

        切尔基直接伸手抓了一条煎的酥香四溢的箭翅鱼塞进嘴里,伸出舌头有些贪婪的舔了舔手上的油,转头看着薛华有些不解的问道。

        煎箭翅鱼和油炸恐鲨排是蛇湾酒馆大厨的招牌手艺,一份菜就要价一个银帆币,那可是相当于五十杯苦藻酒的价格。

        即使是向切尔基这样还算薄有积蓄的老海客,一年也舍不得吃上几次。

        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就为了听他讲故事而一次一样点了一份,这份要听故事的诚心他也算是前所未见了。

        我跟你说过,我是一个旅行商人,在经商之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听故事和收集故事,这是我的爱好,我也就这么点爱好了。

        薛华哈哈笑了笑,低下头用刀叉割下一块恐鲨排上的肉塞进嘴里。

        嗯,炸的有点老了,远不如自家芙妮娅的手艺,不过还算过得去。

        哈!既然你这么喜欢听故事,那我就接着满足你,看在你这么热情招待的份上,我这把老骨头就在受一次煎熬吧。

        切尔基抓起酒杯喝了一口,同时有些饶有深意的看了薛华一眼。

        他虽然不算是什么大人物,但在海上飘荡了这么多年,自问见识过的人性也算深刻了。

        此时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旅行商人,想要听他所经历的那些事情的动机绝没有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单纯。

        不过...管他呢?

        他愿意听,我愿意说,而且有吃有喝的,两人都满足,这有什么不好呢?

        虽然在回忆起那些事情来确实会让人有重新经历一遍的不适感,但也就仅此而已,又不会掉一块肉?

        所以,切尔基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然后在酒保帮他继续续上下一杯之前,开始向薛华讲述起了第三个故事。

        我现在要讲的这件事,就生在不久之前,嗯,大约...嘶...也就不到半个月以前吧,这件事乍一听上去好像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会怀疑我自己是不是老眼昏花,或者喝酒喝糊涂了,但要论到诡异程度而言,之前的两件事都无法与它相比。

        老头伸手从盘子里抓了一条箭翅鱼,但却没有塞进嘴里,而是举到了薛华面前。

        我在遭遇那场可怕的海难之前,也曾是一艘猎海船上的大副兼鱼叉手,当时那艘猎海船的效益不错,我们曾补到过不少大家伙,也捞过许多像我手中的这小不点一样的小家伙。

        那时候,我们船上有一个撒名字叫做丹恩,这家伙就是捕小鱼的行家里手。

        每一次我们从外海回航的时候,若是大家伙没抓足,船长就会让丹恩在回港前撒小鱼来补充一些收入。

        嘿,这家伙当时的口头禅就是‘大鱼不够,小鱼来凑’!

        切尔基说完这段话,便将手里的鱼整条塞进嘴里,连皮带骨嚼的嘎吱嘎吱直响。

        那场海难生的时候,由于不需要渔恩就在船的内舱休息,结果那该死的大海蛟拉断我们船的龙骨的时候,整个内舱一下子就砸进了海面下。

        在那种情况下,内舱里的人应该是没法子逃出来的,尤其是我们船的周围还围着大量的食腐鱼群。

        所以我和另外几个老伙计上岸之后,都认为丹恩等内舱的伙计已经死了......

        讲到这里时,老切尔基沉默了下来,一直到几分钟之后才开口说出了一段惊人的话。

        我们一直认为他们已经死了,这几十年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如果不是我那天在第二大道鱼市旁的小巷子里偶然看到丹恩的话,我想我可能还会一直这样认为下去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