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之我渣了大佬之后 > 192翻墙回家?

192翻墙回家?

小说:穿书之我渣了大佬之后作者:山楂甜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7 09:14:11
  毕竟老人不想放权是真,舍身处地的想想,就算是他也定不希望总是有一个人始终在忌惮着自己的权利。
  想到此,他便知道了大概该怎么说。
  “薄先生自然是人中龙凤,是白老先生的左膀右臂才对。”
  “左膀右臂?”白戾哈哈大笑,“这个词用的好!都道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现在守江山的重任可不就是全落在他薄九苼身上了。”
  听着这语气,是许良杰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白戾的语气不对,明褒暗贬,难道他说错了吗?
  许良杰这人最会的就是审时度势,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必要耳听八方,察觉这个情况之后,他又立刻表明真心,对白戾说,“这只是我外在的看法,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拥护的都只是白老爷子,若是他薄九苼生有叛变之心,我一定冲在前面为白老爷子铲除此人。”
  白戾轻飘飘的说,“我知道相信老爷子心里也知道许老板的衷心的,所以老爷子才让我走这一趟,老爷子遇到了难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许老板,可见许老板是深得老爷子信任的。”
  许良杰微微的松了口气。
  “正是因为相信许老板,所以老爷子他才派我过来找许老板,白家是条巨龙,盘踞北域已久,不少人想铲除它而后快,但是直至今日,白家在北域的地位依旧无可撼动,这其中少不了像许老板这样的人的一份功劳,但是每个人的心思都很难以捉摸,白老爷子就算是有通天之能,也无能看透人心的能力,俗话说,人心隔肚皮,或许在你面前笑着的人,心里想的就是如何在你的背后捅上一刀,能让白老爷子完完全全相信的人很少,薄九苼这种外姓人更是少之又少,但是最近有不少的风言风语传进了老爷子的耳朵里面,其中大多都是对薄九苼的诋毁与诬陷,对于这一点,白老爷子自然是不信的,但对方拿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证据,都道空穴才来风,这足以引发猜测,老爷子深知,如果没有一个更加确凿的证据拿出来证明薄九苼真的是无辜的话,就算他严禁下令让北域白家的其他人对这件事情三缄其口,但旁人的心里肯定会有怨言,时间愈长,怨恨愈多,这不论是对白家,还是对那些与白家有合作往来的伙伴都有很大的坏处,所以,为了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白老爷子想让许老板从中协助一把。”
  许良杰心道好险,他幸亏没有提什么站位的事情,白老爷子压根儿就没有提到关于以后继承人的事情,若此时说了,等白戾回搬白以后,在白老爷子耳边这么一提,那不就暴露了他的心思。
  薄九苼如何过那一块尚在其次,他可就倒霉了,许良杰心中镇定下来,让白戾放一万个心,“这件事情对老爷子和薄先生都是实际意义上的好事情,这样的事情就该早解决早好,拖时间长了只会越来越糟糕,白先生尽管说,白老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也不需要许老板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只需要许老板与他交好,取得他的信任,同时打听一下他身边的人。”
  这么简单?
  许良杰心中过了万般心思,不动声色地问,“这个打听一下他身边的人……这个人,主要指的是什么人?”
  白戾敲了敲桌子,两个字,“女人。”
  半个多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在中秋节前一天,薄九苼和秦裳一起又回到了州际,虞安安高兴的抱着秦裳不松手。
  秦裳将他抱起来,抱了一会儿就感觉这小家伙又重了不少,再看他的脸,吃的胖胖的,秦裳抱着他往里走,“你想我了没?”
  “想了呀,裳裳阿姨,我还给你留了月饼。”虞安安献宝似的说。
  “是吗,那带我去看看。”
  抱着虞安安实在是太累了,秦裳将他放下,改为牵着他的手走,小孩子的动劲特别大,跑在前面,拉着秦裳走,青叶笑着走在一旁。
  秦裳听见另外一边的声响,回头,只见秦芸捂着脸从那里跑了过来,她也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撞见秦裳,没有打招呼,捂着脸就跑了。
  秦裳轻松挑眉。
  青叶小声说,“听说是二夫人给她找了找了个人家,准备明天请人过来,让两个年轻人见见面的,这位心里应该不怎么愿意,已经闹好几天了。”
  秦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晚间吃饭时,几个人刚坐下,秦芸推开门冲了进来,她跑的速度太快了,青叶一时间没拦着人。
  秦芸进来之后,看了秦裳和秦燃一眼,强忍着心里的屈辱,然后沉默的跪在地上。
  “我祖父去世,祖母带发修行,还请大祖父为我做主。”
  秦芸跪下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贾氏就匆匆的赶了过来,她惊慌失措地去拉秦芸,但是秦芸打定了主意要跪,推开她,继续跪在地上。
  这里毕竟不是她们自己的地方,贾氏也不能过多的拉拉扯扯,只得陪着笑对秦老爷子说,“这丫头就是倔,什么都不听,如今我只是让她和人见个面而已,她就如此推脱的不行。”
  秦芸情绪上来,坚决地说,“我不嫁!”
  “你不嫁他,你还能嫁谁?到这个年纪了,再过几年就熬成老姑娘了,到时候你还怎么嫁得出去,芸儿,我平常惯着你,宠着你,给你选一个夫家也是千挑万选,你怎么就一点不听我的话!”贾氏也气的不行。
  秦老爷子示意青叶先将秦芸扶起来,“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顿饭,有什么事情边吃边说。”
  立刻有人送来了两副餐具和座椅,让秦芸和贾氏坐下。
  贾氏不停的给秦芸使眼色,让她不要再一点也没有规矩的闹。
  秦老爷子放下筷子,缓缓道,“到了年纪结婚成家,这是人之常情,有喜欢的就找个喜欢的,没有喜欢的就遵从父母之命,总归是过一辈子的人,肯定得找一个顺自己心的。”
  这话是对贾氏说的,“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孩子的意愿也不能忽略,你也别将芸丫头逼得太紧,听听她自己的想法。”
  “至于芸丫头,你也要理解身为长辈的苦心,催你结婚不是坏心思,你有什么想法就和你母亲说,这样的话,她也能根据你自己的心意找一个和你自己心意相通的人,你觉得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贾氏愁眉不展地看着秦芸,秦芸没看到,她抬头,看着秦老爷子,坚定的说,“我想嫁给戚家的戚凉川。”
  贾氏大惊,如果不是秦老爷子还在这里,她早就猛地站起来了,什么时候她的女儿有了这个想法了,她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戚家!那可是戚家,能是说嫁就嫁的。
  秦老爷子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他只是点点头,“行,回头我探探戚家的底,如果他们同意,那这婚事就能成,如果不同意你就断了这个想法,按你母亲的意愿,找一个合适的人家。”
  从主院回来之后,贾氏就一直不放心,想找个机会和秦芸谈谈,但是秦芸回到屋子之后就直接将自己房屋的门关上了,她将自己关进了屋子里面,不准备和贾氏说任何话。
  贾氏又急又乱。
  秦铭雄也不在,他不知道哪来的心思,最近倒往道观跑得越来越勤,美名其曰,老夫人一个人觉得无聊,他得过去陪她说说话,解解闷儿。
  贾氏失望不已,关键的时候,她这个丈夫根本就靠不住,她现在连找个好好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戚家的那种地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就算戚凉川是长期病弱,下边有一个能干的弟弟,在戚家不是一人独大,但是他要娶的人怎么着也轮不到秦芸啊。
  贾氏有自知之明,她真的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去那样的家族,规矩太多了,将来受苦的还是秦芸自己,她给她女儿找的是一个规矩少的人家,加上秦芸秦家二房小姐的身份,到时候她再给她的女儿挑好的陪嫁,能够让她风风光光的出嫁,在婆家也不至于受委屈,但是戚家可怎么能行呢。
  贾氏愁眉不展。
  吃完饭后,秦裳在自己的院子里面的藤椅上躺着,听见脚步声,她猛地坐起来,果然见薄九苼闲庭阔步般的正从门边往这里走。
  从南城回来时,他将她送到秦家门口,并没进来,而是回了薄家。
  要是照着她明天去薄家拜访,两个人只不过分开一天就能见面,她真的没想到薄九苼这时候还能过来。
  “你这般如入无人之境的进来,恐怕从秦家偷点东西都没有人知道。”秦裳又重新坐下。
  薄九苼也跟着坐下,“对东西不感兴趣。”
  言下之意就是对人感兴趣。
  秦裳唇角浮现笑意,“你这么晚偷偷跑来,小心秦家的大门上锁上,你就走不掉了。”
  “那正好,我今晚就睡在这里。”
  秦裳说,“你想得美!”
  话虽如此,等到了了薄九苼要离开的时候,秦裳还是不放心的跟着他,送他到门口,秦裳在秦家长时间住的时间少,秦家的大门什么时候关,她还真的了解的不太清楚。
  月光下,两个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凉凉的风吹着,秦裳压了一下飘飞的头发,见薄九苼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反倒她自己担心的不行,顿时笑了。
  “我看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还能不能出去。”
  薄九苼启唇而笑,“你知道的,比起一个人孤枕难眠,我还是更喜欢抱着你睡。”
  “都天天了,难道还没有够吗?”
  “这还没结婚呢,有些人呢,就开始已经要抛夫弃子了。”
  秦裳看到不远处还有走动的人影,压低声音,“你正经一点。”
  到了大门口,果不其然,门已经关上了,秦裳没钥匙,再找人去取钥匙的话,来回一趟也够麻烦的,秦裳把主意打到了一边的墙上。
  她还没说话,薄九苼就十分抗拒的说,“我就是一夜不睡,也不要翻墙,所以你自己选一个吧,是你自己回去,还是我跟着你回去。”
  秦裳明白,她自己回去的意思呢,就是把钥匙拿过来,打开门,然后让薄九苼回去,薄九苼跟着她一起回去呢,就是她同意了今晚住在这里。
  “这里的门关了,指不定薄家的门也关了,到时候我进不去,一个人孤孤零零的站在外面,你真的忍心吗?”
  “忍心。”
  薄九苼过来抱她,“你不忍心的。”
  “……”那还跑这一趟干什么。
  说薄九苼说的那些没几句可以信的,回薄九苼的那个院子走的根本就不是薄家的大门,就算薄家所有的门都关上了,薄九苼要真想回去,十个薄家的也挡不住他。
  但是秦裳最后还是妥协了。
  其实不仅薄九苼,秦裳也是如此,薄九苼没来之前,秦裳也在头疼,今天这一夜要怎么过,一时间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她自己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不过现在薄九苼来了,这个问题就完全迎刃而解了。
  之前薄九苼也在这里住过,所以需要的一应的洗漱用具以及换洗的衣物这里都有,也不用特别准备,秦裳把那衣服从柜子里拿出来。
  薄九苼接过去,见秦裳手里还拿着本书,“你不立刻睡吗?”
  “我看会书。”
  薄九苼站在原地,过了片刻,说,“我明天要早起。”
  得赶着回去。
  秦裳只得又把书放下。
  “你快点洗。”
  ……
  天朦胧时,薄九苼就睁开了眼睛,秦裳还睡的沉,他轻轻下地,穿戴好衣服,又回身走到床边,低声说,“我先走了。”
  秦裳也不知道听见没听见,胡乱的应了一声。
  因为这会还没完全天亮,外面几乎没有走动的人,薄九苼正想着一会难不成还真得翻墙,秦老爷子迎面走来,薄九苼脚步一停。
  “秦爷爷。”
  秦老爷子笑眯眯的问,“昨晚来的?”
  “……嗯。”沉稳如薄九苼,此时也有点尴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