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鸾覆 > 第一百章 丧家之犬

第一百章 丧家之犬

小说:金鸾覆作者:红妆痕字数:0更新时间 : 2020-10-20 06:01:42
  事实上,她慢慢将自己看作张雪,至少在那一瞬间,真的是这样的。
  梅儿看着顾澜烟的表情,不敢开口说话。
  走廊上,响着她们两人寂寥的脚步声,显得心事重重。
  她是顾澜烟,不是张雪。
  她到这里来,不是为了享受愉快的家庭生活,而是为了找孟皇后报仇。
  如今,她竟真成了张府的女儿,恐惧扼住了她的咽喉,黑暗在心中不断地蔓延开来,蝉食着她心中的每一个念头……
  胸中的血气翻滚着,如万马奔腾。
  她是为了复仇而来,复仇!
  玉临原本已经走到了前面,却突然停了下来,回首望着顾澜烟。
  他目光灼灼,似乎能穿透人心。顾澜烟立刻顿住了脚步,看着对方。
  玉临微笑着道:“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表情这样凝重。”
  而且,不可捉摸。顾澜烟想了想,道:“我只是在想,父亲今天所说的话。”
  她在说谎,玉临一瞬间就看穿了,可惜,他并不打算拆穿。
  他慢慢地道:“我今天很高兴,因为你终于成为张家的一员。
  从你不由自主站到祖母的面前,那时候我由衷地感激你,真的。”
  看着容颜俊美的玉临,一股顾澜烟也说不清楚的感情蔓延上来。
  有怅惘,仿佛也有感叹,她成为张雪,感受到张雪应该有的亲情和幸福,所以她才会受到感动,才会有所动容。
  这是现实,不再是一场戏。
  她微微一笑,转身,下了台阶,大风乍起,吹开了她的裙摆,藏在袖中的拳头,渐渐握紧了。
  不管她是顾澜烟还是张雪,都好,她来秣陵的目的,不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终究有一日,她必将绳索套在孟后的颈项之上。
  一个杀死她至亲之人,她要让对方付出同样的代价。
  孟后身边的那些人,不论是明灵公主,还是太子,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看着满园盛怒的鲜花,顾澜烟的唇畔拂过一丝微笑,从谁入手呢?
  自然先是明灵公主。只是此人乃是皇后爱女,身份显赫,地位超群,在朝中也颇有势力。
  便是上次那般无礼行径,也没有人能够真正追究她的责任。
  所以,要打击她,必先使她疯狂,这样才能将她一举铲除。
  可是怎样才能将明灵公主逼得走投无路呢?
  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顾澜烟微微一笑,要动一个人,必先从她的弱点开始。明灵公主的弱点是什么呢?
  显而易见,是那个在暗中策动一切,想要将自己置诸死地的人。
  韩家的那位四公子,韩文。
  如今这个人一直蛰伏于公主府中,从不肯抛头露面,想要抓住他,可是不那么容易啊。
  在宴会之后,张家人以为张平从此不会再登门,可他们显然低估了对方厚脸皮的程度。
  第二天,张平便带着厚礼上门,向镇国公开口,让他上奏皇帝,赦免张腾的罪过。
  顾澜烟没有亲眼所见,但张敦形容得眉飞色舞,说道:“大伯父在父亲的书房正在痛哭呢,从小时候捉泥鳅开始说。
  一直说到长大了一起读书,一起玩耍的事情,父亲被他闹得头痛。
  可是毕竟是血缘至亲,既不能打出去,也不能痛骂一顿。
  再加上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痛哭流涕的,像是真的诚心悔过了。”
  顾澜烟笑了笑,道:“你相信老虎会有一日改吃素么?”
  张敦愣了愣,道:“这自然是不会的,食肉是他的本性。
  嗯,你说的也对,大伯父这么多年来都对父亲充满了憎恨,怎么会突然悔改呢?”
  玉临喝着茶,半眯着眼睛道:“这自然是为了二伯父的缘故。
  听说他那个义子在监狱里说了不少事,十足地把他给卖了。
  这样一来,这次的刑罚恐怕不会轻,张平再无情,张腾毕竟是他的亲手足,他怎么会看他就这样被砍头呢?”
  张导一直倚在门边,瞧着屋子里他们三人说话,这时候似笑非笑道:“你们就别费心思去劝阻了。
  父亲是国公爷,向来仁厚,只要他开了口,从死刑改判流放,还是可能的,可惜便宜了他。”
  顾澜烟轻轻吹了吹浮在茶上的,淡淡道:“谁说我们要劝阻了。”
  在对待两位伯父的观点上,张家三兄弟和顾澜烟的看法是一样的,他们跟镇国公可不同。
  跟那两个人没有丝毫的感情,反倒有说不清的憎恨厌恶,巴不得他们早点消失才好。
  但此刻听到顾澜烟这样说,三人面上都有了点疑惑,最为老实的张敦忍不住,先问道:“妹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澜烟好整以暇地道:“父亲择善固执,不为言辞所动,劝了也无用。
  再加上若是亲生兄弟受难,身为国公却置之不顾,明白道理的会晓得咱们家是因为被这两个豺狼伤透了心才不肯帮忙,但大多数人却都会觉得我们太过凉薄。
  这样对张家的名声绝对没有好处,父亲纵然不在意兄弟感情,但审时度势,于情于理都要帮忙。
  咱们不如顺着台阶下去,何必要刻意为难呢?
  至于张腾,改死刑为流放,难道不是更好?
  他一生桀骜不逊,自命不凡,沦为阶下囚已经十分难堪,流放三千里、发配为奴更是会彻底压垮他。
  最重要的是,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这一路上山高水远。
  能不能平安到达流放地都是未知数,丧家之犬,何必为他费心?”
  三兄弟闻言对视一眼,不由咋舌。
  原来这丫头的想法如此之多,还真是小瞧她了,要张腾先惶惶不安,然后受流放之苦。
  最后万一在路上就死于非命,比起他们来,她的心思可狠毒多了。
  顾澜烟顿了顿,抬眼瞧了玉临一眼,道:“只是,我听闻近日大伯父和明灵公主走得很近?”
  玉临一怔,随后点头,道:“这一点我也略有耳闻,不过这并不奇怪。
  他为了张腾一事到处奔走,明灵公主交游广阔,在朝堂上也颇有影响。
  张平求告无门,最后央求于她,这实在是合情合理。”
  就怕太合情合理了,以至于将很多不该忽略的线索忽略过去了。
  顾澜烟微笑道:“是啊,但除了这个理由,怕还有其他的。”
  其他的?
  张平除了去央求明灵公主救援张腾,难道还有别的图谋吗?
  众人想了想,玉临率先开口:“这……
  张平是兵部尚书,倒是颇受重用,他没必要卷入皇权争夺之中。
  走近明灵公主,就等于投靠了太子,一个大臣和太子走得太近,他还没那么愚蠢吧。”
  萧壁和镇国公府走得近,那是有母族的关系,可是张平和太子靠近,别人就不一定会怎么看了。
  顾澜烟叹息一声,道:“无利不起早,从前他有张腾支持,或许稳坐钓鱼台。
  但现在少了一个有力臂膀,又看见靖王和镇国公府走得近,现在还多了一个梁王萧琛总是往这里跑。
  若是我,也会坐立不安的。
  他以小人之心,必定以为我们在商量什么对付他的计策,意图铲除心腹之患。
  他想要先下手为强,也并非不可能。
  但若是凭借他一己之力,根本没办法动摇国公府的根本,所以借由这个机会倒向那一边,也就不奇怪了。”
  玉临仔细想了想,点头道:“这的确很有可能。这么说,咱们最近这段日子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比较好。”
  顾澜烟瞧着玉临,笑了笑,道:“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进攻,三哥以为呢?”
  玉临还未来得及开口,张敦已经惊讶道:“你那天在父亲面前不是说——啊,你好狡猾,故意欺骗父亲!”
  顾澜烟笑得很温柔,道:“你明知道父亲耿直,却还在他面前说什么要帮助靖王,岂不是自讨苦吃吗?
  这件事情,三哥明明和你们一样想法,却装的这么老实,说什么要遵循礼法而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