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沧桑志 > 第一0七章 教善行勇

第一0七章 教善行勇

小说:沧桑志作者:白发无志字数:3387更新时间 : 2018-07-12 08:24:16
        元宝山族人驻地,谢旦正和几十名孩子讲课,他蒙族人推举此职,便和福嫂商量,把谢光抽回来接过位置,自己专心施教,此刻正和孩子们讲到妖怪之事,福嫂带着福孝等一边相听。

  谢旦道:“妖怪虽然有些小把戏,但是坏东西,否则就成了好人神仙。”

  花花道:“爷爷,所以妖怪是害人的。”

  谢旦夸奖她:“花花真聪明,因为妖怪一开始就不学好,又不勇敢,要把他们打跑打死,不让他们干坏事。”

  一个孩子问:“谢爷爷,你打过妖怪吗?”

  谢旦道:“我一生中见过三个妖怪,第一个妖怪很可恨,专门偷刚刚出生的小宝宝,然后害死。我们发现了他,非常气愤,发誓要保护小宝宝们,大家守候了好多天,妖怪偷偷摸摸地又想干坏事时,被我们一拥而上,赶跑了。”

  那个孩子拍手道:“谢爷爷说过,妖怪也不可怕,要不然他们就不会偷偷摸摸地来了。”

  谢旦笑着鼓励:“对,妖怪就知道欺负胆小鬼。”

  花花又问:“爷爷,第二个妖怪是不是就是那个高个子铁头人?你有没有去打他?”

  谢旦略顿了顿,擦了一下额头:“这个妖怪是厉害,但很笨,爷爷那时候想:爷爷老了,肯定有别人去揍他,就没有冲到前面去,那个妖怪后来被一个叔叔打死,爷爷几天都没有睡着觉,要是当时我冲上前去,亲手把妖怪打死,就轮不到那个叔叔了。”说完叹了口气。

  孩子们齐声道:“爷爷不要急,以后有妖怪的话,我们和你一起打。”

  谢旦笑道:“孩子们比爷爷勇敢多啦!但是要记住,你们现在如果遇到妖怪,先要保护自己,等你们长大了,我们打不动妖怪了,你们再来保护我们,好不好?”

  孩子们又大声答应,谢旦又道:“所以大人们如果要你们躲藏起来,你们要赶紧行动,这不是害怕,是听话,明白吗?”

  “明白。”

  又有孩子问:“谢爷爷,你还没有说第三个妖怪呢。”

  谢旦心中,其实把伏桀和福旭比着妖怪,他正在酝酿故事情节,一个族人匆匆过来,和福嫂说了什么事情,福嫂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和他点了点头,便往外走。

  谢旦忙道:“孩子们,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接着讲。”又和场上二个族人安排了几句,跟了上去。

  福嫂等他走近了,低声道:“哥,小虎回来说,山下又出现妖物,无光长老已被害。”

  “啊!”谢旦又震惊又伤心,一时说不出话来。

  福嫂道:“我和孝孝上前看看,这里你先看着。”

  谢旦道:“文英,还是我去好。”

  “怎么啦?”

  “刚才我和孩子们上课,讲着讲着,汗都下来了,好话易说,临事难兑。孩子们虽小,心灵就是一张白纸,我们的言行决定着他们的个性,上次大妖侵凌,我们在纸上留下的不是勇敢和血性,反是懦弱和畏惧,再有一次,孩子们就完了,我想想都后悔和害怕!”

  福孝道:“舅舅,也不能怪你和族人,是伏桀哥和福旭不像话,族人反而乐于借大妖之手除掉他们。”

  谢旦摇头道:“那也是不好的印象。”

  福嫂道:“哥,过去的事情就就算了,族人现在不都认识到这一点了吗,所以要让你受些委屈,把孩子们带好。山下还是我去,如果顺利,孝孝还用红心箭杀了他们,替无光长老报仇,又省得妖物多害人。”

  谢旦道:“那好,这里你放心。”

  正说着,福春跑过来,喘着气问:“主母,你找我?”

  “福春啦,听说山下又有妖物出现。”

  福春道:“那打啊,是不是让我也去?”

  福嫂道:“我带人和你大兄弟前去,山上由谢长老负责,找你来,就是让你把有力的妇女都组织起来,做好准备,以防不测。”

  福春道:“主母,你留下,我这就叫人下山。”

  福嫂道:“你听话就行。”

  福春使劲地点头道:“我听你的。”

  福嫂母子来到山下秋生支中驻地,小梅安排她住下,一边忙派人去二边请福云和福阳来议事。

  三支长老聚齐,各和她说起如何防守互保,尚有成效,只不过二妖实在神出鬼没,仍有几个族人被掳丧命,若不是二妖无时不乐,那当真是防不胜防。

  福阳奇道:“主母,这二妖又和上次妖物一样,口口声声讨要宝贝,不知冲着什么而来。”

  福嫂道:“这自是一路货色了,只不知受谁指使,你们没问他要什么宝贝?”

  “问过,他二个也是稀里糊涂,只说都交出来。”

  福嫂冷笑道:“如此恶行,偏要找个借口,福孝,到时你去会会他们。”

  福孝大声答应,又和小梅、福云、福阳计议一通,三支族人摩拳擦掌,只等二妖到来。

  连等数日,中间福嫂想到二妖行踪不定、来去如风,又想起一件事来,极为忧虑,只盼二妖快来。

  直到某日一早,外面一阵哗然,她刚走出来,就听到一连贯嗬嗬的怪叫声,正是二妖到了。

  二妖看到族人架势与已往不同,便停下来歪着头,饶有兴味地瞅来瞅去,阿录上前叉腰道:“你二个妖物,为什么来此兴风作浪,当心来得了回不去。”

  二妖也不大听得懂,但听他如此神气,骂得激愤,又嗬嗬大笑一通,也叉着腰,板着脸道:“把宝贝拿出来。”话没说完,二个都笑得前仰后俯。

  小梅见他们猖狂,一挥手,早准备好的族人一齐出手:石块、尖锐木棒和石器齐掷,二妖虽然手忙脚乱的躲开,犹有闲暇,更像娱乐,他们大笑声中,疾冲疾退。

  小梅看到后面福孝已经站上位置,大喝一声,族人忽然怒吼起来,声震四野。双妖莫名其妙,停下观望,小梅又喝道:“妖物,看这里。”她声音清脆,双妖看清了她,心中喜欢,绕过人群,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福孝见他二个来得急,抢过身边族人的尖木棒,口中大喝着连扔过去,双妖伸手去挡,不料这几根木棒力量大得出奇,他们虽挡了开去,一时也手臂难抬。  

  双妖一诧异间,族人纷纷包抄上去,仗着人多势众,又有主母在后面看着,人人大呼大喊,奋勇争先,把双妖赶得远远的,才昂扬而回。

  二妖此时没有了笑声,怔怔地看着他们,心有不甘。

  族人打了胜仗回来,喜气洋洋,小梅吩咐阿录九斤不可大意,远远地监视双妖踪迹,自去和福嫂议事。

  福孝惭愧道:“妈,二妖天真烂漫,毫无畏怯之处,红心箭发不出。”

  福嫂听了点点头,面有忧色,福云道:“主母,你一来,族人大获全胜,妖物也似有了顾忌。”

  小梅道:“虽然如此,二妖极是难缠,我们已尽了全力,也伤他们不得,只怕时间一长,大伙儿不是灰心,就是骄躁。”

  福阳道:“主母,我有话说,我们在此和二妖对峙,消耗太大,就怕哪天他们从空档中钻过去,危害元宝山根本。”

  众人本来都有此虑,只能日日多派人手瞭望,但百密一疏,难保哪一天二妖便冷不丁地溜了进去,都频频点头,听福阳道:“所以不如干脆撤回去,全力防守元宝山,反而省力见效。”

  众人都看福嫂,等她拿主意,福嫂点头道:“这样死守的确不是办法,我见二妖又高又快,刚才想到倘若他们摸至宁湖,那里有几十名黑衣人,婴童一般,定然难保。”

  众人一听,背后全是汗,齐声急问:“主母,那该怎么办?”

  福嫂道:“所以你们各自派人回去取十日干粮,在此坚守,等宁湖那边人畜全部撤回元宝山,你们再回。”

  众人异口同声道:“主母自去安排,让我们坚守到什么时候都成。”

  福孝道:“五哥有钢叉,到时候定可合力除妖。”

  福嫂又叮嘱福云回去派人和谢光说明情况,这才和福孝回元宝山。

    她次日便请谢旦带人往宁湖,让孔定火速安排,人畜全部撤回。孔定听了,知道情况已然十分紧迫,连忙和众人着手收拾,将来不及带走的粮食器具都藏好,领着黑衣人,大驱牛羊,往元宝山来。

  本来元宝山至宁湖只有大半日行程,但因为牛羊太多,又从未如此群放,虽有二姑、福清、大山等卖力吆喝,仍是四面难顾,数十名黑衣人又一样不体谅人意,一时乱成一团,行程艰难。

  黑白乐儿初来,被元宝山下族人吸引,日日玩得不亦乐乎,加上宁湖在下方向,气息未为他们察觉,此刻动静大了,他们立时发现,喋喋怪笑着飞奔过来,见到眼前的景象,手舞足蹈。黑乐儿一指面前的几头牛,白乐儿会意,一跃跨上牛背,那牛狂奔起来,黑乐儿见了连忙也追上一头骑上,任由牛受惊乱跑,二妖只颠得笑声不绝。

  谢旦孔定连忙喝令族人守在黑衣人身边,也顾不得收拾牛羊,一边呼唤一边缓缓而行。

  二乐儿玩了半天,又折回来,把羊群赶得七零八落,谢瑞几次要上前相斗,都父亲喝止,二乐儿也发现了他们,却似兴趣缺缺,又置身于牛羊之中乱轰。

  白乐儿正玩得热乎,只听得身边一声大喝:“咳,妖物!”

  却是大山,他嗓门响亮,一喝之下,白乐儿不禁停下来相看,谢瑞早埋伏在他身后,扬起手臂,奋力一掷,钢叉正中白乐儿腿股。

  白乐儿怪叫一声,拔下钢叉,扔到地上,用手一摸,满是鲜血,吓得哇哇直叫。

  谢瑞见他失神,上前捡了钢叉,正待再刺,黑乐儿闻声赶来,一脚踢在他手臂上,钢叉飞了出去,黑乐儿扶着白乐儿,颠着脚步逃跑,虽然只有三条腿,却也奇快无比。

  谢瑞手臂受伤,也不追赶,谢旦过来与他绑扎了,族人这才安心,忙归拢了牛羊前行,费了好大劲儿才回到元宝山。

  福嫂等待已久,当即着人安置,然后才让福孝通知山下族人撤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