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世武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关前争执

第一百五十一章 关前争执

小说:傲世武王作者:月影独照字数:5117更新时间 : 2018-07-12 08:30:01
  接到守城兵士的回报后,作为函谷关的主将,韩涛很快便来到了城头,看着下方那些形容散乱,却都身穿帝国军人服饰的骑兵,他的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难道是敌人派来诈开城门的?

  作为帝都东边最为重要的关隘之一,虽然随着陈仓一带的道路打通之后,已经没有了前朝那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恢弘气势,可想要前往帝都,却也算是必经之地,更重要的是,经过了数朝的休憩,函谷关天然便拥有高大的城墙和严整的防御手段。

  在历史的记载之中,函谷关可是赫赫有名的著名关隘,曾经有过多次成功阻拦诸国联军进攻的英勇事迹,再加上此刻城中足有三千人的队伍,想要通过武力将它打开,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唯一的机会便是让他们打开城门,然后再抢夺下来。

  一般兵士自然没有任何消息,可作为高阶军官,韩涛这一次也是坚定地站在了那位以贤明著称的王爷身旁,所以早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城门处和基础关键位置,都有他的亲兵全天候戒备,一旦有什么强行闯关的情况出现,必须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相关的信使也都三班准备,一有情况便会马上向着预定的几处送出消息,之前的他一直不认为,自己这一次会有什么表现机会,毕竟,整个司隶地区的兵力都已经被调动了起来,足足近两万人的队伍,已经在整个地区布下了天罗地网,更是从周边抽调了精锐的数千骑兵,加入到了整次的行动之中。

  按照他的估计,对方只要出现在司隶地区,迎接他们的便必然是雷霆一般的攻击,根本就不可能到达自己所在的位置。可这份高枕无忧,随着各种消息的陆续传来,也彻底化作了昨日云烟。

  周边不断传来的消息中,平白消失的骑兵队伍最为扎眼,刚开始,还只是出现在周边位置,可等到前些天,连自家派出去的一支骑兵队伍,也彻底没了消息之后,韩涛才恍然发现,曾经以为距离自己很远的事情,竟然已经落在自己头上了。

  所有的坏消息,好像都喜欢在同一时间出现,几乎是在同时,两千名西域都护府的精锐骑兵,尤其是其中还有八百名精心培养的重骑兵,被人悄无声息的全歼,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目击者的消息,也同时传了出来。

  和绝大多数帝国将领一样,他一开始的想法便是不相信,只以为这是假消息,毕竟,即便是二十年前,与那些远道而来,实力又极为强悍的西方强大的游牧部族大战时,这些精心训练出的重骑兵,也没有如此惨烈的损失过。

  最后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帝国并没有派出更多的队伍去追杀,可那一场足有五万人规模的大战,还是以人数更少的都护府取得胜利结束,其中的重骑兵更是成了最为耀眼的明星,虽然足足千人的规模,在战后只剩下了两百多人,却在关键时刻,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地方才开始真正的重视起重骑兵的威力,进而开始组建属于自己的重骑兵队伍,只是想要组建的难度非常巨大,即便是有着东西经贸之变,一向是各个地域之中,财力最为充足的西域都护府,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也没有恢复当年的千人盛况,更不要说其他。

  当然,这也是因为,经过了那场战斗之后,西域都护府也更加重视这支队伍,对他们的要求也上了一个台阶,不管是铠甲还是马匹,都有了更高的要求,却也表明这一次损失的重骑兵有多么精锐。

  听一些在帝都的战友说起来,这一次是因为西域都护府的长官,想要和那位王爷拉近关系,表明自己的重视态度,才会将这支宝贝队伍派出来,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听说,就算是那名大都护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就气晕了过去。

  醒了之后,即便是以大都护的威严和权威,下面兵将也还是表现的极为愤怒,甚至有都护府官员,直接将相应的弹劾文书,递到了中央,而且当他们知道,这一次行动,并不是为了什么军机大事,竟是一次私相调动,喧哗和质疑的声音便更大了。

  毕竟,一名大都护,即便是任期足够长,也就不过是五到十年便会调到其他位置,可这样的骑兵,却是整个西域都护府最大的安全保证,也是他们的巨大财富,因为这样的事情,大都护承受的压力极大,对他威信的打击也极为严重。

  为了保证自己的位置稳固,同样也要追查一下真相,听说那位大都护大人已经亲自向着帝都赶了回来,相应的折子则早一步到达了帝都,让朝廷哗然的是,这位都护大人表现的也极为直接,竟是将这一次牵扯到的官员,一股脑的送上了弹劾的折子上。

  从这一次调动的兵部普通官员,到兵部尚书,甚至就连将军府也没有放过,给其安上了一个指挥不力的罪名,简直就是要和整个兵部撕破脸的节奏,却也让人明白,这次事情对于西域都护府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虽然各种猜测谣言满天飞,可韩涛其实并不关心,自从自己来到函谷关的那一刻,他便明白,自己已经远离权力的中心,即便是在这里苦熬十数年也不是没有可能,即便是自己这一次站对了位置,也没有太多提升的机会。

  他现在最大的想法,便是要保证自己的任务顺利完成,若是对方从自己的关隘闯过去,那自己不管是再怎么站队,背后的罪责也会让他万劫不复,所以他从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二天,便将城门开启的时间,减少了一个时辰,同时也加强了相应的守城力量。

  今日那些骑兵纵马赶来的时候,城门也早早关闭,就是害怕有人会趁着城门混乱的机会,成功占据城门要冲,进而出现破关而入的情况,这也是他认为最有机会被对方突破的地方,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防备,虽然远远的便能够听到下方兵士的呼喊之声,可城门之上的兵将,却不敢私自打开。

  听着身旁部下的回报,韩涛也大体了解了情况,结合下方零散的,好似没什么组织的样子,他也并不敢掉以轻心,在城头喝道:“下面的弟兄们,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实在是最近形势再过严峻,所以你们想要进城也行,不过要将战马绑在外面,我会放竹篓下去,将你们拉上来的。”

  听到这话,即便是已经没了组织,可下方的那些骑兵,还是有些交流的,虽然很多之前并没有联系,可此刻还是本能的按照自己所属的队伍,组成了三个区域,听到这个建议,这些人一下喧哗了起来。

  虽然是败军之将,可能够成为游弋骑兵,甚至拥有野外浪战的实力和勇气,他们其实要远比一般守城之兵更加精锐,平时也是多有看之不起,此刻不过是仓皇之间,寻求一处避难之所罢了,却还是要回归自己的队伍的。

  作为骑兵最为重要的,便是自己的战马,即便是作为帝国军队,一匹战马的获得也是颇为困难的,尤其是那些精锐战马,每年都会成为各个都督府争抢的热门物资,有时候甚至需要大都督亲自去兵部争抢,由此可见一斑。

  此刻对方竟然想要让他们放弃自己的战马,很多骑兵都是鼓噪了起来,甚至有一支干脆直接纵马离去,看着这支队伍,韩涛知道,未来参自己的折子肯定会有他们的一本,可他却并不准备松口,受些指责不过就是进行些处罚,若是丢失了关隘,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大罪,即便是没这么严重,他在军中也彻底没了尊严,整个人生的前途也就彻底完了。

  其中的利害关系其实很好判断,所以他颇为坚持这样的态度,尤其是听到,他们竟然是被一支突然出现,人数远少于他们,却极为精锐的队伍给直接冲垮,他们连对抗的能力都没有的时候,更是不肯有丝毫退让,他知道,自己这几天一直在担心的那支队伍,真的已经出现了,而且出手了。

  他虽然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有有对这些骑兵痛下杀手,之前他们可是连那两千西域骑兵,来了个一锅端,怎么也不像是心慈手软之辈,那这样做必然就有自己的原因,虽然他并没有猜测出来,也不敢确定对方的目标,会不会是自己,可小心已经变成他此刻最大的坚持。

  就在城头上下正在比拼各自的坚持之时,一支大队骑兵突然从远处跑了过来,也让下方那些刚刚被击溃,正处在惊慌之中的散兵们一下慌张起来,几乎是立刻骑上了马,虽然很多人手中已经没了兵器,却并不影响他们逃离,甚至有些精明的,已经顺着函谷关的边缘,向着远处移动,将正中间的攻击位置给让了出来,防止一会出现殃及池鱼的情况。

  只是很快,这些人便松了口气,出现在眼前的这支队伍,并不是他们之前所遇到的那支可怕队伍,不仅服饰不同,这一支骑兵更是打着自己的旗帜,一个硕大的“李”,以及代表郎将的样式,都在清楚的表明对方的身份,应该没什么问题。

  站在城头之上的韩涛,自然更早便看到了这些,他甚至能够能够判断出,对方应该就是今早离城的李鸣的队伍,只是看着对方,他却并没有任何命令下达。

  那些挡在城门的散兵,迅速向着两旁躲闪,新来的这支骑兵表现的相当跋扈,即便已经看到他们的存在,可马的速度却并没有丝毫停顿,竟是一副直冲而来的架势,虽然知道他们应该不敢真的撞上来,可这些没了队伍的散兵,也已经没了和人正面对抗的资格,只能是骂咧咧的闪到了一旁。

  城头将领看了眼韩涛,发现他没有任何命令下达,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下面的李鸣已经开始叫道:“城头的兄弟,今天是哪位值守,我是李鸣啊,快点把门打开,我要入关。”下一刻,他突然对着周围叫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都给我走开,谁要是敢跟在我的屁股后头,可别怪我不客气啊。”

  稍等了一会儿,几声马鞭抽动的声音便在下面响了起来,紧跟着还有些骚动和痛呼,还有李鸣颇为狂放的笑声,显然,他已经开始驱赶那些凑上来的散兵了。看着下方的混乱,在沈涛的点头示意下,旁边的将领已经探出脑袋叫道:“李郎将,兴致很高啊,这是出关干什么去了。”

  李鸣抬头一看,笑道:“原来是王参军,我这不是闲得无聊,便和小猪倌打了个赌,出来活动活动嘛,那个家伙一向嚣张,真到了厮杀的时候,也是个软骨头,遇到一队骑兵之后,竟然直接将爷们儿抛下,自己跑了,要不是我见机的快,差点出了大事。”

  听到这话,韩涛的神情一动,两名亲兵已经快速跑了出去,与此同时,那名王参军在得到命令之后,对着下面的李鸣叫道:“不对吧,前两天的时候,韩将军可是有过军令,不允许关内的队伍私自外出,你这可算是不小的罪过啊。”

  听到这话,李鸣可不愿意了,叫嚷道:“王参军,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我是不知道小猪倌用了什么办法,反正我是接到了调令,正经出城的,你可不能诬赖了好人啊,你要是不信,就去把小猪倌给叫来,看他是怎么说的。”

  虽然心中明白,可既然让自己拖延时间,王参军自然也不会直接判断,而是笑道:“李郎将,那我可就不知道了,可将军有令,想要入关的话,必须要有将军的手令和调动的令牌,否则不管是谁,都不能放进来,否则就以军法处置的,你也知道的,我可不敢违背军令。”

  李鸣神情有些着急,却并没有软言恳求,否则就和他平时的表现差别太大,来的时候,他便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便故作恼怒的叫道:“王麻子,你不要在我面前装象,说不知道谁啊,其他人就都行,到我这里就不行了,是不是欺负我不是这里的人啊,告诉你,我这里可是有将军府下达的军令,你可以看一下,真要是觉得难办,我大可以去将军府一趟,去求来一道令牌,别在这里和我磨叽,快开开城门,告诉你,我可有重要的消息,要报告将军。”

  对于这样的威胁,王参军表现的极为沉稳,和声细语的说道:“李郎将,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我都是军中之人,自然知道军令不可违的道理,我也不难为你,你也不要觉得我在刁难你,我这就派人去将军府一趟,只要将军点个头,给我下达了军令,我就马上开门,到时候我也没什么罪责,你看可好?”

  李鸣低着头抿了抿嘴,眼中闪过一丝烦躁,却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紧,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大不了闹到韩涛那里,谅他也不敢那自己如何,可这一次,却不能让事情闹大,若是惹出一些额外的麻烦可就得不偿失了,只能是烦躁的叫道:“你这个人啊,好吧,快点啊,我可没工夫等太长时间。”

  王参军笑道:“放心,什么时候将军难为过你啊,不过就是跑个腿的功夫,真要是耽误了你的时间,我事后请你好好吃上一顿作为赔罪,你看如何?”

  说完这话,转过头来的时候,他脸上的轻松笑容已经消散,只剩下了恭敬。对于他的表现,韩涛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站在原地,很快,一名衣衫有点散乱的年轻武将,已经略带慌乱的走了过来,看到韩涛之后,他下的一惊,就连脚步都慢了许多,却还是没有办法逃离。

  本以为,就要迎来一通劈头盖脸的训斥,作为自己的舅舅,甚至是他未来军中仕途的依靠,被人叫做小猪倌的韩馥宇一脸小心的来到了韩涛面前,还没等他想好如何说的时候,却不曾想韩涛直接问道:“今天出关好玩吗?”

  知道自己今天的事情被对方知道了,虽然心中颇为恼怒那位乱传消息的家伙,却也摆出了一副低头认错的模样,赶紧解释道:“将军大人,不过就是觉得最近周围不太平,所以想要出关去帮个忙,真的就只是想帮个忙。”

  对于这样蹩脚的借口,韩涛也不想追究,直接问道:“和我说说吧,你和李鸣在关外到底发生了什么,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若是有半句假话,那你就去北方去打蛮子吧。”

  感受着舅舅看向自己冰冷的目光,韩馥宇心中叫糟,这些年他也总结出经验了,若是劈头盖脸的说他一顿,反而没什么问题,就怕这样的态度,那真是连自己的爹娘都不敢插手,全身一哆嗦,他再不敢有丝毫隐瞒,将今天的事情迅速说了一遍。

  一直没有说话的韩涛,再听到出现了一支精锐骑兵时,突然神情微变,抬头道:“什么骑兵?大约有多少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