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世桃仙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游戏结束

第一百七十九章 游戏结束

小说:转世桃仙作者:丁丑女士字数:3052更新时间 : 2020-10-18 07:00:00
  山主盯着阿桃背影,这样能作死的人可真是少见。

  阿桃在船内找到杨政雄,刚才展现过凶狠的一面,现在阿桃眼眶红红的,说话也没那么有底气,“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

  “说你家有窥天草,反正现在抽奖活动还得继续,我帮你找机会和梦姬单独说话。”

  杨政雄到底是十几岁的少年,少年人看俏,对于美人一时发疯总是能理解的,现在也不怕阿桃。

  “嗯,我说过会帮你就会帮你的。”

  “谢谢。”之前还觉得杨政雄太稚嫩的阿桃,在这一刻还是觉得小少年最好,“多谢,我现在就去找猫二娘说话。”

  现在的猫二娘看见阿桃就像看见刹神,“桃姑娘,你有何事?”

  “我要见梦姬。”

  “哎哟,桃姑娘游戏都结束了,你还找梦姬做什么?”

  “我朋友有一些话要和梦姬说就一刻钟。”阿桃不容置喙。

  猫二娘退了一步,“我就在门口看着,你可不能关门。”

  “不关。”阿桃也不想再惹事。

  屋内的梦姬皮肤像雪一样白,旁人轻轻一碰就会在上面留下印子,面容也跟画出来似的娇中带怯,看着惹人怜爱。

  杨政雄去到梦姬身边,看着就是对金童玉女。

  “姐姐,你能不能也去到门口,我想单独和梦姬说。”

  “好”阿桃瞧瞧设下结界,不给梦姬和杨政雄偷偷逃跑的机会。

  猫二娘饶有兴趣的盯着阿桃,“桃姑娘,你和杨家少爷有何关系。”

  “路上认识的,他说带我回家拿东西,你觉得可信吗?”猫二娘在风月场所待惯了,阿桃在她跟前也不非要做出和别人保持距离的样子。

  “杨公子对姑娘们说的话一直是真心的,但不是真心就能做到。”

  “你是说他没有实力。”

  猫二娘眨着媚眼点头,“没错,姑娘是做事的人,和养在深闺的少年不合适。”

  “我也觉得。”阿桃点点头,杨政雄就如她之前想的那般不可靠,但她却始终保持着一丝幻想,太想做出些事情给白袖真人看看了。

  屋内。

  梦姬被杨政雄说得眼泪直流,但嘴角眉梢依然是笑着的:“我知我身份的下贱,你不必来侮辱我。”

  “我哪有这个意思,我一直都说认为你是好女孩,不应该留在这种地方的。”

  “那你还说那些话?”

  “我是想让你鼓起勇气像个平常女子那般生活。”

  猫二娘冷笑一声,走到两人跟前,“杨少年,时间到了。”

  杨政雄离开的时候,还一直回头看梦姬,“梦姬,你记住我说的,你是个好女孩。”

  阿桃耳朵灵,听见门关上后猫二娘和梦姬说道:“他说你是好女孩你就信,他这样说是因为让你心里舒坦了,你就能让他人和钱袋子舒服。”

  “杨少爷不缺晶石,也从未对我动手动脚,不是你想象中的这种人。”

  “我的娇小姐,你在塔里长大怎么还这样单纯,这样的男人是从心底看不上你,觉得你该一块晶石都不要就跟着他。”

  “……”

  阿桃看向杨政雄,这男子说他常年待在家中,可真不像常年待在家中的样子。

  “姐姐,你看我做什么?”

  “没事,你真能给我找来窥天草?”原本阿桃觉得杨政雄家人会阻拦她拿窥天草,现在觉得杨政雄是个小气吧啦的,才不会愿意对女子付出。

  “放心吧!姐姐,我家里有。”

  “你不需要再找窥天草。”山主挤进她和杨政雄身边,“我会将窥天草直接送给白袖真人,你将蓉儿放出来。”

  “你是因为蓉儿才愿意给吗?为什么不直接给我?”

  事到如今,阿桃还是想弄清楚山主为何这样对她,她难道长得像伤害过山主的人?

  山主冷眼看着她,“最迟最后窥天草就会被送到白袖真人手中,你有什么理由不放蓉儿!”

  事态僵持到这一步是阿桃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沉默了一会,阿桃放出了蓉儿。

  里面的成竹夫人不是好像与的,蓉儿虽性命无虞,但也收到了不少折磨,看见阿桃就狂喊着,“我要杀了你。”

  阿桃随意出手就架住了蓉儿,“不说好是游戏吗?你怎么还当真呢?”

  蓉儿被气笑了,“你若是不当真会这样折磨我?”

  “折磨你不是我的本意,我是怕你跑才这样的。”

  蓉儿抛出一个绣球,“我们来比试抛球如何?”

  阿桃不理解为何这样这般喜欢玩游戏,反正她是不想玩了,“不玩。”

  “你怕输吗?”

  “怕”阿桃觉得这样能让对方高兴,别再来烦她。

  “不行必须比”蓉儿气急败坏的扯住阿桃。

  这样奇怪的举动,阿桃也问得直接,“你是不是想害我?”

  “什么是害?”

  阿桃将杨政雄扯到自己面前,“你们读过的书多你们聊。”

  ……

  等船靠岸的时候,阿桃谁也没说就朝着黑石山而去,在黑石山找到她的马车,再回到落日城。

  白袖真人没在屋子中等着她,她让人抬了一桶热水到内室,将整个人都埋在热水里,最后只留出头睡了过去。

  迷糊中感到有人在给她按头顶的穴位,直接让她舒服的睡了过去。

  翌日醒来,她已经躺在床上,身体的疲惫一扫而空,而心情却依然失落。

  看见那般多中级境界的修士都在在外随意行走,没想到她这一趟这样不顺利,她真的就这样无能吗?

  “桃姬,怎么了?”白袖真人扯开阿桃蒙着头的被子。

  “我没事,昨日我听弟子们说你很忙,今日没出去吗?”

  白袖真人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弟子说你心情不好,我已经将事情都安排过了,今日专心陪着你。”

  阿桃搂着白袖真人腰,觉得白袖真人可真好,她将这个事情办得这样烂都没怪她。

  可她却没注意到白袖真人在她背后得逞的笑容。

  “我已经收到了窥天草,至于蓉儿的事情,有我在,别怕!”

  “嗯!”

  阿桃很想为自己辩解几句,说她不止那一点本事,但她累也没立场。

  在屋里颓废了两日,在看见长江真人的时候,阿桃告诉自己长江真人改名入赘,受尽别人的冷眼都没倒下,她这一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果然有了比较精神振作得很快。

  但这一切被白袖真人看在眼中,他不知道阿桃心里活动,只看见长江真人就来阿桃就有精神。

  在与长江真人商量过玲珑塔一事后,突然说起长江真人的家事。

  “你大夫人身体如今怎样?”

  “还是老样子,身体一直没愈合,大概也就这几十年了。”

  “大夫人走后,剩下的四位夫人,你准备让谁上位呢?”

  本以为白袖真人询问他夫人的身体是照例询问,毕竟他夫人身体不好是众人皆知的事。

  剩下的四个夫人说是夫人,只是自家人叫得好听,其实都无名无分,以白袖真人这样的身份关心他们有些奇怪。

  可问了也不好不答,“她们四个身份都太低,想找个丧夫的元君就算有孩子也无所谓。”

  “……”

  长江真人离开后,阿桃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没一会儿就八卦道:“长江真人不是入赘吗?怎么娶了五个夫人。”

  白袖真人平日不说这个,但阿桃对长江真人的好感让他心中不痛快,“改了姓就是自己儿子了,何必为几个女人让儿子不高兴。”

  “嗯!”阿桃也没想太多,继续和白袖真人谈天说地,最后说起了黑石山山主。

  “那个山主真不是东西,他之前还想让我陪他,然后再将窥天草给我。”

  白袖真人有些心虚,毕竟是他当然山主不准给的,当然山主会说出这种话他也没想到。

  “寒川,山主是不是这样欺负过很多女修士?”

  “他不是这种人,是在让人知难而退。”

  阿桃撑着脑袋,“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他死都不肯将窥天草交到我手上,是怕我私吞吗?”

  白袖真人摸摸阿桃头顶,“想不通就不去想了。”

  “可我也想在你身边帮上忙。”阿桃扯着白袖真人衣袖,换了一种方式,“我看见路南元君他们时常和你商量着事情,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根本插不进去,我觉得自己像被排挤的局外人,我还怕你觉得我没用。”

  阿桃说地真情实感,但打动不了白袖真人,他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

  “你不需要外出冒险,只用乖乖留在我身边。”

  “以前你不是这样说的。”阿桃低头呢喃。

  “以前我是你师叔,我只负责教你修炼,你会遇见的一切事情都与我无关。现在我是你丈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你只用待在我身边安心修炼。”

  阿桃勉强笑笑,这十几年来,她想要的她得到了,但她不想要得也来了。

  她不想做个菟丝花,但离开白袖真人她就只能独自和别人抢夺资源,这样的日子她同样不愿意过。

  “你以后会不爱我吗?”

  “不会。”他的生活中只有阿桃,更别说他明显感到他对阿桃的感情一日强烈过一日。

  知道白袖真人现在还对她着迷,阿桃的心莫名安定了一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