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城法医 > 第116章 墓碑记(五十四)

第116章 墓碑记(五十四)

小说:小城法医作者:龙掌洞主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1 07:39:33
第五天,刀俊有点坚持不住了,感觉自己要窒闷而死。

        谢永胜的家低矮的土墙房,沉闷昏暗,屋子弥漫着旧衣服、旧家具的各种浓郁霉臭,头天晚上刀俊就连连反胃干呕。

        屋子里还有各种昆虫,比如蟑螂、臭虫,晚上大规模出动不算,还有七八只老鼠出没,要么“咯吱,咯吱”整晚咬家具磨牙,要么爬到你的被窝上窸窸窣窣的来试探,如果睡觉露出脚趾,还会来啃脚趾。

        吃的方面也非常糟糕。

        谢永胜不能出门采购,家里又没冰箱,只能吃洋芋、南瓜、萝卜、西红柿这些可以久存的东西和腊肉、火腿之类腌制的食物。

        但是谢永胜做饭不讲究卫生,洋芋的皮削得不干净,南瓜、萝卜烂了的也煮进去,腊肉、火腿他又舍不得放,总是零零星星有几片。

        刀俊吃了一天就上吐下泻,辛亏他们准备各种感冒、肠胃药,得以一吃坏肚子,就能及时吃药。

        谢永胜家的厨房又在临路面的那一头,开着个大窗户,他们不能自己去做。

        到了第三天,刀俊只敢吃自己带的压缩饼干和方便面了。

        基于这样的各种原因,刀俊没有吃好一顿饭,睡好一个觉,蓬头垢面,黑着个大眼圈,枯坐在屋里就像个鬼。

        张明达但是没有什么,蟑螂、老鼠爬到身上,翻个身照样睡。老鼠咬了脚趾甲,嘿嘿一笑说,“比我的剪的还干净。”吃了不干不净肚子连“咕咚”都不叫一下。

        刀俊简直难以相信,在这种环境下张明达居然能活得如此滋润。

        “老张,我太佩服你了,怕是连农药都闹不死你了。如果以后发生核战争,你肯定是能都活下来的人之一。”刀俊眼里发着绿光说。

        “哈哈,过奖,过奖!其实这没有什么,我在农村长大,60年代的日子比这个还差,能够吃饱就不错,连老鼠都吃。所以你也不用太奇怪,太佩服。”张明达不以为然地说。

        “吃老鼠?”刀俊干呕起来。

        “嗯,烤着吃,油噜噜,香喷喷,别提有多好吃。”说着张明达还舔了舔舌头,“要不今晚捉几只,我烤给你尝尝?”

        “算了!你自己烤吃吧,不要让我见到。”刀俊鄙夷地说。

        “哈哈,现在的老鼠不行了,尽吃些地沟油,垃圾。以前的老鼠可是专偷吃粮食,特别是田地里的,生态得很。你以为呢?”张明达开心地笑着说。

        “老张,都第五天了,你这招‘敲山震虎’有用吗?我真是担心张立云不来。”刀俊担忧地说。

        “你给他点时间,他受了那样的打击,还是要缓缓心态,调整调整的。再说,杀人肯定是要计划一番的。”张明达不慌不忙,胸有成竹一般。

        就在这时,在外吹风的谢永胜悠悠拐进来,说,“怪了,张老八这杂种这两天总是拉着狗在路的那边看我。”

        张明达一听,心“咚”地一跳,“张立云?”

        刀俊也是心“咚”地一跳,站起来,迅速跑到门口,却只看外面的世界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地明晃晃炫目的阳光,把空气蒸得发烫。

        “就是那个杂种,怪得很,什么时候看我都是恶狠狠的,像是跟老子有仇一样。但是,老子又从来没有惹过他。”

        “哪里?没见到啊!”刀俊手搭凉棚,强忍着强光刺激的眩晕,一寸一寸地搜索。

        “走了!看一阵就走了。”谢永胜坐下说。

        “你说张老八看你老是恶狠狠的?”张明达问。

        “就是嘛,像是老子抢他媳妇,杀他娃娃一样,怪事得很。”谢永胜揪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百思不得其解。

        刀俊看张明达动动嘴唇,欲言又止,知道他想把原委告诉谢永胜,但又谨慎起见,考虑案子未破,时机不到的原因没有说。

        “人就是这样,会天生看不惯另外一些人,没有什么好奇怪。”刀俊说。

        “就是,不奇怪。”张明达附和道。

        谢永胜不说话,只是点点头。过一会,说,“姬磊他到底会不会来杀我?都过五天了。”

        “你说他会不会来?”刀俊没有好气地说,心想:“你急个球急,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

        刀俊这一反问,谢永胜叹口气,乞求道:“姬磊怎么会没有死?你们跟我说说,让我死也死得个明白嘛!”

        “这个事情复杂得很,一下根本说不清,而且姬磊没抓到,也证实不了我们的调查。你想知道,就好好配合我们。”张明达拍着谢永胜的肩膀说。

        “要杀就让他杀得了,老子反正该杀!”谢永胜揪着山羊胡的手开始去揪头发,显得痛苦至极。看来这几天,他一直在接受良心的拷问。

        “不是给你说了嘛,犯了什么罪,该受多大的惩罚,都由国家法律决定,不是谁说了算。你不要急,你该接受的处罚,法律会给你的,这叫定罪量刑,知道不知道了?”张明达再次苦口婆心地相劝。

        “不说算了,我去睡觉。”谢永胜反正也没有怎么听懂,一脸懵懂。

        谢永胜家中间是客厅,客厅东侧为主房,西侧为偏方。客厅南侧为天井,天井两侧各有一耳房。大门在天井的南侧。天井西南侧有一卫生间。

        谢永胜住主房,张明达和刀俊各住了一间耳房。

        “好,我们也去睡睡,晚上还要注意保护你呢!”张明达说着向刀俊使个眼色,刀俊就懂了。

        刀俊一回到房间,就收到了张明达的微信,于是两人在微信上聊了起来。

        “谢永胜接连两天看到张立云,说明他来踩点了。”

        “是。看来他要行动了,果然被你算中!”

        “他是孔武有力的人,我们两个要小心。六六式手枪你能熟练使用吗?”

        “放心吧,能!”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最好不要击毙他。谢永琴的案子和姬磊当年的案子现在只有他能说清楚了。”

        “明白。”

        “我很担心他会使用猎枪,那就难办了!”

        “老张,我想他只会翻墙进来。谢永胜家大门反锁着门锁,他没有本事打开。”

        “对!你的意思是?”

        “我想张立云这两天就要行动,所以这两天咱倆就不要睡了,蹲在墙根守着,他一翻下墙就把他拿下。”

        “不行啊,不在他做出杀人举动时把他抓捕,到时他不承认,我们没有办法啊!”

        “也是啊!那这样吧,这两天让谢永胜睡我房间,我去睡他房间。我在入警培训时,擒拿手艺是最好的。张立云只要一近我身,我就是十足把握把他制服。”

        “好主意。但是要说擒拿你在我这只老鹰面前就是个小鸡,还是由来换谢永胜。这是命令,不准讨价还价,知道了吗?”

        “老张不行,你年纪大,手脚没有快,应该由我来换。”

        “现在虽然我们俩个都是兵,但是我警衔比你大,所以你得听我的命令。不准讨价还价!”

        刀俊知道,张明达这是在保护自己,心不甘情不愿。

        “我要向陈大队汇报。”

        这条微信发出去后,张明达半天没有回。刀俊连发了几个问号过去,也没有音信。

        刀俊打电话给陈海,要向汇报情况,争取去换谢永胜,可电话一直处于忙音之中。想过去找张明达,可又怕惊动了谢永胜。

        过了一阵,刀俊几乎要睡着了,张明达才回来微信,“我已经和陈大队汇报,他支持我的意见,并且这次行动全权由我指挥。”

        刀俊就愣了,知道自己慢了一步,也知道就算自己先汇报,陈海也不会同意自己去换谢永胜。毕竟自己太年轻,完全没有这样以命相搏的实战经验,而且还不是警校毕业的,换谁谁也不放心。

        果然,跟着陈海就发来了微信,“此次行动,一切听张明达同志指挥。”口气之严肃,简直就如红头文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