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 第156章 重振河山(22)你家打算传宗接代永……

第156章 重振河山(22)你家打算传宗接代永……

小说: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作者:鹤云歌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6-11 07:43:34
第一百五十六章

        宁馥带宁舒英去的是一场慈善拍卖会。

        按宁舒英一贯的脾,    这样的场合必然是嗤以鼻,敬谢不敏。

        女人坐在黑『色』轿车摇下车窗,神『色』平淡问她:“不一起来么?”的时候,    她鬼使神差坐进了车里。

        等回过神来,    高档轿车已经平滑驶出了别墅区幽静的林道。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

        宁舒英坐在了副驾驶,    这显然让司机感到不习惯且紧张。

        她并没注意到。

        因为她自大概还要更紧张一点。

        ——怎么就一时间『迷』了眼睛、『迷』了心窍!

        宁舒英微微抬,    就能从后视镜里看到坐在后座的女人。

        她穿着晚礼服。

        黑『色』『露』背长裙,    简单的盘发。

        是和她以往完全不同的风格。

        从前的宁馥,    更青睐华丽的礼服,    更璀璨的『色』彩,    以及及肩的长发。

        这样简单到有些质朴的装束,    绝会让她直接炒掉她的造型师。

        宁舒英却莫名觉得……

        这个“朴素”的宁馥,    透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场。

        她一时想不出该怎样形容。

        锋利?是不咄咄『逼』人。

        沉静?不显得软弱。

        这让她控制不住产生怀疑。

        后视镜刚好可以看到那女人半张脸。

        她的下颌线条分明,嘴唇却显得柔软。

        宁舒英下意识摁了摁自手上红肿的伤处——这样才能让她在越来越不切实际的猜测保持冷静。

        你不能因为叫了同一个名字,    因为长得有点像,因为剥个芋皮,就把两个品行完全不同,甚至南辕北辙截然相反的人等同在一起。

        这是她心深藏的,那个真正的宁馥的侮辱。

        可是……

        宁舒英忍不住联想。

        她语强硬让她染掉紫『色』的发;她让田姨拿着剩下的红薯强迫她吃完;

        宁馥带她上白马山,第一件事是帮她染发,第一个要求是不准浪费粮食……

        ——当然,那是她已经吃够了苦,    生怕自答应得不够快呢。

        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巧合吗?

        宁先生给芳丫起了名字,    却不愿给她起。

        宁先生教芳丫骑马,却不愿教给她。

        是不是、是不是因为……

        在真实的世界里,她已经交给了她一些东西,    而她却不愿听、不愿学?

        是不是她不识好歹?

        就在宁舒英心『乱』麻的时候,车子已经缓缓停下。

        她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

        “下车。”

        她的声线平淡,“看够了没有?一起进去。”

        宁舒英回过神来,力咬了咬牙。

        输人不能输阵!

        她狠狠回击道:“少自作多情,谁看你?”

        宁馥挑了挑眉。

        女人生就秾丽容颜,眉目疏阔,轮廓深刻,轻描淡写的一个小动作,也是顾盼生光的。

        她以前也没有这样生动过。

        下一秒她的话,立刻让宁舒英心那一点儿刚升起的惊艳烟消云散。

        “看了是小狗。”

        宁舒英得简直要跳起来,恨不得朝空挥个几拳。

        当然,大庭广众下,她不能这样做。

        愤怒的大脑想也不想,就指挥嘴巴做出了回应——

        “我是狗,你是么?!”

        然后她便看这见鬼的女人璨然一笑,——

        “你又不是我生的。”

        宁舒英突然就噎住了。

        这么些年,哪怕几乎说不上真正做过母女,宁馥也始终挂着她“母亲”的衔。

        她突然不以母亲的身份自居,宁舒英没有迎来预料的释重负,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你的物还要再好好补一补。”女人道。

        你在后视镜一而再再而三瞄人,别人又怎么可能不发现?

        宁舒英的咬牙切齿显然取悦了宁馥。

        而当她自注意到这一点后,禁不住更生了。

        宁馥却已经转身,施施然朝宴会厅走去。

        为了膈应宁馥,宁舒英根本就没换合适的衣服。

        她还是一身『潮』牌,t恤,牛仔裤,运动鞋,脖子上挂着银饰丁零当啷,看起来十足十的街少女。

        虽然她是有那么一丢丢怀疑,这绝不说明她宁舒英就此屈服!

        最初那一点点宁馥“夸赞”的受宠若惊,此刻就像过敏源一样,让宁舒英一回想起来就浑身痒痒。

        看看这场合吧!

        不过又是一群自诩“上流社会”的,有钱而无脑的阔太太们的交际场合!拍几支红酒,买下几块宝石和钻表,彰显自无处卖弄的财富和家世罢了。

        令人恶心!

        街角有个穿得很机车风的少年朝她挥了挥手。

        宁舒英也隐蔽朝他点了点。

        她的座驾,——一辆哈雷摩托车,停在了街角不引人注意的方。

        ——别想让她乖乖做个“高贵”的傀儡!

        宁舒英在心打定了主意,想象着晚宴结束后,她在所有人面前跨上哈雷,在那些“上流人”富太太的面前,狠狠抹掉那个女人的面子时——

        她该是么反应?

        哈!

        体面,那可是她一直以来最看重的东西。

        脑补过到时宁馥的脸『色』,宁舒英心里终于舒畅了许多。

        ——这弥补了刚刚宁馥她的装束完全视而不见、浑然不在意的态度,带来的计划落空的愤懑难受。

        显然,在这样的场合里,即使穿的低调无比,宁馥也会为全场的焦点。

        不为别的。

        于贫穷者来说,外表可能是最重要的资本和进身阶;而于这场合的人来说,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锦上花罢了。

        财富,才是最美、最吸引人的容颜。

        宁舒英目瞪口呆看着她名义上的“母亲”,在一瞬间就人簇拥了起来。

        有男有女,仿佛她熟悉得不得了,相谈甚欢,相见恨晚。

        宁馥倒是没忘了她。

        只招了招手,众人的目光顿时全集到了宁舒英身上。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间,宁舒英像个故意闯入这场宴会来搞破坏的。

        ——当然,这大约也正是她的目的。

        众人的目光便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早听说宁家的这个孩子,母亲并不亲密。而今天她竟然能穿这样来、宁馥竟然能允许她打扮这副模样,实在令人很难不去猜测,这其到底发生了么。

        这些自以为克制的,探究的目光,让宁舒英感到一阵反胃。

        宁馥笑了笑。

        “她不喜欢交际,你们可不要为难她。”

        言罢,晚宴的拍卖环节便要始了。

        今日拍卖的是一些文玩古董。

        凭着宁家大小|姐的身份,宁舒英的座位很靠前。

        她那些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昂贵物件兴味阑珊——那不过是在座这些人今晚拿来打水漂听声响儿的一个数字罢了。

        她的目光落在桌上的红酒和鹅肝上。

        这些高档器皿盛放的高档食材,让她忍不住想起在那段穿越,她所经历的一切。

        透过盛鲍翅汤的细白瓷碗,她好像看见在流浪路上,那个野狗争食的自。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她也许多次掠过这样的念:能回到现代,能回到那个冷冰冰没有丝毫人味儿的家里,却享有高床软枕,三餐无忧,是不是……是不是也挺好的?

        然而此刻,她并不觉得幸运。

        宁舒英漫无目的转过目光,看到坐在更前面的宁馥正在打电话。

        她侧着脸说了一句么,耳坠上的黑『色』海水珍珠漾出温和的光晕。

        她容颜秾丽而锋锐,反倒是珍珠,能和她的质。

        很显然,她有些高兴,宁舒英能从侧面看到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知道么事能值得那个一向虚伪的女人『露』出这样真实的笑容。

        宁舒英懒得去想。

        ——也许是新发现的小『奶』狗小狼狗又在她扔下的银行卡面前说了“yes\&a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