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齐欢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捧杀

第一百六十一章 捧杀

小说:齐欢作者:云霓字数:2011更新时间 : 2019-05-25 23:04:35
  徐清欢的话让屋子里的人都愣在那里。

  最惊讶的当然是安义侯。

  整桩案子,他还在其次,清欢查的最为仔细,其中花费了多少心力,他都看在眼里,可现在……清欢却说不查了。

  安义侯皱起眉头,难道张家向清欢动手了,想到这里他立即站起身:“怎么回事?你遇见危险了?”

  安义侯眼睛中隐约带了怒色,那是来自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保护。

  “没有,”徐清欢立即道,“父亲安心,女儿没事,只不过女儿觉得我们这样做,没有必要而且不值得。”

  这下安义侯更加不明白了,那天晚上女儿还说要放手一搏。

  徐清欢看出了父亲的疑惑,放手一搏未必就是与张家明着争斗,就像张家一样,眼见事情败露,立即明目张胆地派人前来左右案情。

  如果他们也如法炮制来对抗张家,很快就会演变成两边势力之争,张家调用他们的人手,父亲想方设法煽动御史、清流,转眼之间就会从查案变成党争。

  而从古到今,党争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大周御座虽然宽敞却只能坐下一个人,百姓和臣子都要听皇帝驱使,结党营私就是想要架空皇帝,皇帝一个不高兴,顺手就会将张家和安义侯府一起铲除。

  更何况有人在背后利用安义侯府对付张家,她怎么能做那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

  要说她反感张家,更加反感那在背后算计一切的人,这样的人无事法度,将人心玩弄于股掌之中,总能适时地找到时机下手,让人防不胜防。

  徐清欢继续道:“此案涉及私运,而且是硝石这样的东西,就因为与张家有关,许多人都退避三舍,事实上这些年张家不说一手遮天,也称得上是为所欲为,除了御史言官和少数清流会弹劾张家,大多官员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惧怕张家的势力,恐怕自己被卷入其中,毕竟独善其身更加重要,否则到来的可能就是大祸临头,全家跟着遭殃。

  大家都是大周的官员,既然别人能这样做,我们为何要苦苦支撑,张家已经要将我们逼到绝路,也让父亲见识到了他们的手段,父亲还要硬着头皮向前冲,结果可想而知。

  现在罢手,在张家面前示弱,加上从前父亲的军功,说不得能让一家老小得以活命,父亲也该为家里想一想了。”

  徐清欢说完这些看向徐太夫人:“父亲也有年迈的高堂需要侍奉,还有儿女需要施教,您将心思多放在家中一些,安义侯府才能稳固,不至于每天都在风雨中摇摇欲坠,每个人都将日子过得胆战心惊。

  女儿也有错,一开始就不该插手此事,从今天开始女儿也禁足在房中,希望向张家示弱能够让我们逃过一劫。”

  徐清欢说完这些,屋子里一阵安宁。

  安义侯看看沉默的徐太夫人,又望向惊诧的五弟,然后是一脸平静的女儿,他虽然不再领兵,但在朝一日就是大周的臣子,见到这些事岂能装聋作哑,莫要说这天下不是张家的,就算坐在龙椅上的是张玉琮,他也会向君主谏言。

  安义侯想到这里心中一动。

  清欢这样做恰恰就是这个意思,这天下还不是张家的,但是张家却放纵惯了没有这样的自觉。

  如果没有人再阻拦张家,让张家在朝中为所欲为,下一个被逼迫的就将是皇上,他们不能将这桩案子变成党争。

  因为结党营私的从来都是张家,而他们只是为朝廷办事的官员,一个人如何能跟整个张氏,乃至张党相斗。

  “就这样吧,按照清欢说的做,”安义侯说到这里,不禁心中生出几分愧疚,“我这些年也的确对不起家里,让母亲担惊受怕,五弟也跟着我奔忙,甚至连个功名也不敢取,青安更是不成材,这些年我愧对这个家。”

  所以不光是要以此对付张家,他也的确该好好反省。

  突然这话,徐长廷有些怔愣,兄长从来都是将一切藏在心中,没想到今日却当着众人的面如此……

  “可是,”徐长廷道,“兄长在朝堂上向来是个硬骨头,这样败给了张家,恐怕会被人背后指点,兄长的威名也会一落千丈。”

  “我哪里还有什么威名,”安义侯道,“不必为我思量这些,我也不在乎这些所谓的名声。”更何况早在十几年前,他就已经屈服过,张家和皇上、太后心中都清楚的很,他这样的选择也算是有了依据,不至于让张家看出端倪。

  安义侯想到这里又皱起眉头。

  徐清欢知道父亲担忧蒋曜的女儿,她自然不能让韩氏有闪失,她会想方设法让韩氏和孩子脱困。

  让她们从此之后不必再遮遮掩掩过活。

  这些才是她真正关心的,也是必须要去做的。

  徐长廷道:“那兄长准备怎么办?”

  “我们能知道这些消息,也是张家在故意威胁安义侯府,我就会趁着皇上没有传我,自己请求进宫面圣,见到皇上之后,我就以有心疾为借口,请求离京归乡,从此正式致仕,身为一个武将已经垂垂老矣,身上的爵位也该归还朝廷。”

  官位、爵位都不要了,只求平安地活下来。

  徐清欢点点头:“事不宜迟,父亲现在就应该换上官服,去求见皇上。”

  从别人看来,这就是此案最后的结果。

  其实它恰恰是个开始。

  安义侯向徐太夫人行礼,然后大步离开了屋子。

  徐长廷终究担忧兄长此去会有危险:“不如我将兄长送去宫门外吧!”

  徐太夫人知晓他们兄弟情深,于是点了点头。

  徐长廷起身走了出去。

  眼看着四叔离开屋子,徐清欢也向徐太夫人道:“祖母,我去跟四叔说两句话。”

  徐太夫人点点头:“快去吧!”

  徐清欢行了礼,才一路走出院子,追上了前面的徐长廷:“四叔。”

  徐长廷停下脚步。

  徐清欢福了个身:“侄女想跟四叔说说李煦的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