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吾同 > 第二百一十三章:尾随的三人

第二百一十三章:尾随的三人

小说:欢喜吾同作者:羚羊520字数:2112更新时间 : 2019-05-21 15:20:23
  待次日醒来,床上已经不见易喜身影了。

  见房中没人,而自己的身上明显已经被清理过了,吾同闪身进了空间,消除了身体不适感便直接出了空间,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迎面却对上了端着饭菜的易喜。

  “吾同,你怎么起来了?”

  看见吾同起来,易喜脸上带着担忧道。

  “拂莲她们呢?”

  吾同侧身让易喜进去,不答反问。

  “她们在吃早饭,可能吃过早饭就要走了。你怎么样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易喜走进房间将饭菜放在桌上,转身便将吾同抱在了怀中询问。

  易喜明显已经恢复了正常。

  可被他抱着的吾同却生气了。

  “你还惦记着我要不要休息?那你昨晚还折腾我?”

  吾同是真的生气了。

  如果不是有空间,她今天就下不了床了。

  本来是长途跋涉去成国,易喜这么犯孩子脾气易怒,还要她时不时哄着,还要任他心情不好时折腾……

  才走出这么远,吾同就感觉到了累。

  “你生气了……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易喜神经虽粗,在对待吾同时却有些敏感。

  他发现了吾同生气,所以他会立马道歉。

  吾同听到他的话,便知道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道歉,只是在哄她而已。

  “易喜,你是一个成年人,不是一个孩子,你的脾气是不是应该自己学会控制了。”

  吾同不是要易喜怎样,事实上她只想易喜不要总是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

  一闹别扭生气就拿自己的性命不当一回事,她在场还好,她要不在场……

  他要是真死了怎么办……

  吾同害怕了。

  这是她第一次害怕。

  这在她出来之前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的。

  更何况易喜之前曾答应她不会伤害自己,现在他却食言了。

  “吾同,我……”

  易喜听到怀中吾同的话,星目闪过纠结。

  他也不是故意这样的。

  昨天的事,他是被吾同流露出的,要把他和易欢送回王城的心思给激到了。

  好不容易才能和吾同在一起,他不能接受再和吾同分开。

  “道歉的话,在你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前不要再说。”

  吾同感觉到易喜的话带着犹豫,她没有多说,挣开易喜的怀抱走出了房间。

  易喜没有拉住她,他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还冒着热气的饭菜,剑眉不自觉的紧皱。

  吾同好像很生气,他该怎么让她高兴起来?

  吾同离开房间却不是因为她还在生气,而是因为她没洗漱。

  而待她洗漱完却被正在吃饭的拂莲叫住了。

  “吾同,就在这里吃吧,大家一起。”

  拂莲知道吾同昨晚干了什么,但她神色却没有什么异样。

  在她看来。

  食色,性也。

  只要不是乱来的,总归是生活的一种必需品。

  只是,待吃完饭后,拂莲却当着易欢的面,叫着吾同走到街外去消食了。

  镇上因为不是赶集日,街道显得较为冷清。

  吾同纯属是出来散心的。

  拂莲像是看出了吾同情绪不高,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

  “吾同,此次去成国路途遥远,我们可能会遇到不少麻烦。”

  “当然,我们能够保护你们安全到达,只不过,你得先给易欢易喜提个醒,下次他们便不会受惊了。”

  拂莲只当易喜昨天的失态是被吓到。

  吾同也不想解释,只点了点头。

  出都出来了,纵使会遇到点波折,成国总得走一趟。

  ――――

  “主子,你确定我们要跟着她们吗?”

  青歌和萧佐坐在酒楼靠窗的位置,青歌看着吾同和拂莲并行而过的背影,眼里充满疑惑说道。

  他们三人一路从王城跟到这。

  到现在她也没搞懂吾家这个表小姐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先是主子,后是巫族人……全围着她转了。

  虽然看着不是善岔,这本事也有点太大了。

  “青歌,你知道巫族人为什么会找吾同吗?”

  坐在里面的白衣少年看着一直盯着街道的青歌,金瞳闪过沉思笑问。

  青歌听言回头看了少年一眼,美艳的脸上疑惑更甚。

  调查吾同的事主要是萧佐在做,萧佐却是个闷葫芦,什么消息都从他嘴里挖不到。

  不过,听主子的话,青歌却开始更好奇了起来。

  “难不成她还有什么特殊身份?”

  青歌随口一说,心中却开始思索其中缘由。

  她对吾同的真正身世不是一无所知。

  吾同的母亲是吾老太师七女吾天真。

  父亲好像是傅老将军独子。

  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两人姻缘遭到傅老将军妻子陈静拼命阻拦。

  吾天真未婚产下吾同后……自杀死去。

  傅老将军之子傅仁心遭受极大打击,也跟了去了。

  吾同出世便是吾家人养大的。

  因为身世有些凄惨,被吾老太师和吾老夫人当成了眼珠子疼,宠成了无法无天的荒唐性子。

  尤其是和傅老太傅孙女的日常掐架,更是让她闻名流川国王城,一度名声大噪。

  不过都是坏名声。

  如果不是她去护国寺,无端失踪了四个多月。

  她纵使任性嚣张,便是也和承恩世子退了婚约,未来最低也定是世族宗门的主母。

  富贵荣华享之不尽。

  可按她现在未出阁便眷养私宠,大胆开放程度都快媲美阮国女性来看,指不定还会怀上私宠的孩子。

  在这以男子为天的流川国,显然是在挑衅男人的权威。

  不洁、不知廉耻这些帽子,指定会扣她头上。

  她的未来,前途渺茫啊。

  青歌是有些搞不明白,吾同是哪来的这么大胆子。

  “萧佐,告诉她。”

  白衣少年见青歌眼中带了沉思,也不想让她想偏多远,微垂着眸子平淡开口。

  萧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听到自己主子的话,便开口了。

  “已退居幕后的巫族族长,也就是现在的巫祖,在去年,推测出了巫之所在,命直系族人来流川国寻找。”

  萧佐的声音很冷漠,青歌却听的一惊。

  “你不会是说,这个巫就是这个吾家表小姐吧?”

  联系到自己主子的话,青歌眼中闪过惊讶。

  不可能吧?

  萧佐看了她一眼:“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有一件事,必定是巫族人找到吾家表小姐的关键。”

  “是什么?”

  青歌懵了,不是巫族现任巫祖推算出的吗,怎么还有起因。

  “流川国工部尚书李敬亭突然从护都赶往许康建堤有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