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吾同 > 第二百零一章:承认了

第二百零一章:承认了

小说:欢喜吾同作者:羚羊520字数:2124更新时间 : 2019-05-15 06:16:44
  拂莲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相信吾同若真是巫祖让她们找的人,那就一定会给巫族带来好运。

  “你承认了?”

  拂莲心中有答案,但她还是要亲口确认一下。

  “让你的人别再查了,我承认那件事就是我干的,可这和什么预言之术没关系,纯属我查到了许康的问题,忽悠李敬亭赶来的。”

  吾同无奈一笑。

  事到如今不承认有什么用,只怕拂莲心中早有了底。

  如今拂莲仅是查到了易欢易喜的存在,而易欢易喜又只是一个平民,她要用他们威胁她的话,受伤害的只会是易欢易喜。

  得不偿失。

  这不是她希望发生的,所以事情,到此为止。

  而吾同一承认,拂莲看她的眼神就变了。

  拂莲不相信吾同的解释。

  因为她的手下还查到了别的事情。

  去年,李敬亭被人从护都游说到干旱的许康建堤只是一个引子。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从拔发至下边建堤的大半银子不翼而飞,户部尚书的拔款手令有篡改的嫌疑。

  最后,吾家人查出沛承郡王有谋反意图才是大戏。

  从吾家表小姐中天花与承恩世子退婚开始,隐处于风雨摇舟危险境地的吾家人,突然暗中指定沛承郡王开始紧密暗查。

  吾家表小姐表面依然嚣张不可一世,任性无脑,却加了一条,时时往外跑不归家,行踪神秘莫测。

  包括沛承郡王被查携子逃跑,被人杀死在漠城、李敬亭外甥在李敬亭被指控时,为救舅舅奔往许康寻找出了大量洗清李敬亭的证据。

  还顺便肯定了吾家人对沛承郡王的所有指控,给了吾家人一个出乎意料的强力支持。

  这一桩桩一件件。

  都在许康如密件上所说,李敬亭无意泄出的:有巫言,许康旱极必涝,待来年开春,必定强降大雨。下起了大雨时被连成了一条线。

  这些事情最后的受益者是谁?

  无疑是流川国。

  而退后一步的受益者是谁?

  恐怕只有吾家了。

  要知道,许康事件包括之前的许多漏洞与问题,都是沛承郡王为铲除吾家这个阻碍而为。

  如今沛承郡王被肯定了罪名死亡,吾家不仅解除了危机,铲除了敌人,还加深了王宠,得到了王上最大的信任,以为在流川国文武百官中,留下了忠君为民的绝佳印象。

  这才是最大的赢家!

  而造成这个局面的,便是那个划出这条线的人。

  那个从未给众人留下好印象,甚至做事都没出现在明面上的人。

  那个会庇护吾家的巫!

  而这个人,竟然就站在她的面前。

  以一副普通世家女的面孔,一直在她面前演绎着属于她的……与众不同。

  亩产千斤的粮食之后……如果她没揭发她,她又会默默无闻的,干着何种惊天动地的大事。

  对了,还有那对俊俏的双生子……是她的男宠吗?

  流川国不比阮国与成国开放,男女地位也极为不平等。

  一个本该成为后世宗妇的世家女,在还是少女时期便暗中眷养着两个男宠……

  如此大胆、如此视世俗于无物。

  这个身娇体柔的娇娇女,竟让她感觉到,她在漫不经心的玩弄规则。

  想到吾同对她说的:和你这种人相处,睡觉都得睁一只眼。

  她很想把这句话也送给吾同。

  “你要是有时间,陪我走一趟成国吧。”

  目光灼灼看着吾同精致的脸,拂莲突然说了一句。

  “去那干吗?”吾同还不知道拂莲不止查了她家庭和私人的事,还查了流川国去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你若真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来成国后,我自会告诉你答案。”

  拂莲没有直接回答吾同的问题,而是语气诚恳道。

  谁料,吾同根本也没细听,直接摇头:“我什么时候也没时间,你们就别在我身上浪费工夫了。”

  拂莲听言并不惊讶,而是继续道:“恰好等我的人将银子运到这,我们可以一同去成国。”

  吾同皱眉:“我说了,我不去。”

  拂莲看着她笑了笑:“在你承认身份后,你便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若是不去,你的那对小情人,到时自会和我们同行去成国。”

  吾同虽然早知道她不是什么善类,听到她的话还是脸色变了又变:

  “你们要是敢去打扰他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拂莲听言眼神微闪。

  果然,她的软助在这。

  “只要你不逃跑,我的人不会轻举妄动。”

  “大概再过二十天,银子便能到达许康,你到时候跟我们走一趟就行。”

  拂莲说着,看向吾同带着怒气的眼睛,一脸必须听她的模样。

  吾同咬牙:“你不要太过份!”

  拂莲看着她,神情淡定:

  “你非常人,去成国对你有异无害,待你身份肯定下来,别说是两个男宠,你便是要三千男宠,也无人敢说你一个不是。”

  “我和你没有仇,不会害你。”

  吾同没想到拂莲会突然和她说这个,不由呆了一呆。

  男宠?

  三千男宠?

  什么鬼!

  “去也可以,你先告诉我你们巫族找我的目的。”

  撇了下嘴角,吾同心中已经开始思忖。

  巫族之人,到底图她什么?

  而拂莲没有让她左右猜疑,听到她的疑惑便解释道。

  “巫族讲究问天避祸,每一任巫族族长都有演算福祸的能力。”

  “而巫族族群是不变的,唯有族长需从世间挑选。”

  “我来找你,是让你去成国争取族长之位。”

  “巫族族长之位,比之成国王上,权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若是有实力当上,对于你也好,巫族也好,那都是好事。”

  “赢了,你便权压你们流川国王上。输了,你便当游玩了一场,这么好的事,你有什么怕的?”

  拂莲的话让吾同惊讶。

  这巫族,选族长是这么选的?

  “你不是下任族长继承人吗?为什么还要选?”

  吾同突然想到金曦对她介绍拂莲身份时说的话,狐疑的看着拂莲。

  “只是可能。”

  拂莲也不藏了掩着,笑着回道:

  “到了比试之时,我们会是对手。”

  吾同听言眼珠轻转:“能自动放弃比试权吗?”

  拂莲看着她的脸好笑摇头:“不可以。”

  若是可以自动放弃比试,那些从各国找来的天賦异禀之人,在知晓赛事规则后,只怕大半都会放弃。

  巫族族长选拔之人,多非死即伤。

  这个规则,可不宽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