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吾同 > 第一百二十六章:反咬有诈

第一百二十六章:反咬有诈

小说:欢喜吾同作者:羚羊520字数:2143更新时间 : 2019-04-07 01:53:03
  郡王最后被放回了郡王府,却不能踏出郡王府半步,包括郡王府上下人员,被彻底的囚禁其内。

  吾虑在同郡王与王上的一众近臣议事以前,已经单独同王上交上了各方证物,是以纵使被沛承郡王反咬一口,王上心中有底,却并没有多加追究。

  但王上心里会不会因为沛承郡王的话产生其它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流川沛承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王上只是派重兵将他囚禁在郡王府,还说滋事体大,要再细查确认再公之于众……”

  “王上这是,对这唯一的胞弟生了怜悯庇护之心啊。”

  吾家书房中,吾虑回想起王上说的话,语气极为无奈。

  流川国王上性情宽容温和,心系苍生之余,在把持朝政上却没太大的主见和野心。

  对于杀戮也极为厌恶。

  朝堂众官员,只要不是罪大恶极,达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他总是会心软留其一命。

  只是,沛承郡王表面和王上性情相近,实则却是野心勃勃。

  事已至此,若是王上这次留他一命,不忍杀他,待他用计逃出王城返回封地,誓必会在流川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因为澈儿的提醒,我们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奔波查探沛承郡王的事宜,所有证据我们都摆在了王上面前他还要暗中仔细查探?”

  “爹就曾经说过沛承郡王野心不小,让王上对其多加提防,王上不听这才酿此大祸。”

  “王上虽仁善,未免仁善过甚!”

  “闭嘴!”吾虑听到自己四弟吾遥的话黑眉一竖,扫了他一眼冷喝。

  吾遥也知自己被气的话说太白,脸色一变坐回了雕花椅上。

  坐了许久的吾散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義憤填膺的对话,突然站起,高大的身形带起一片阴影。

  “为了流川国的安稳,流川郡王这个野心勃勃的皇室毒瘤,必须铲除。”

  “王上仁心慈悲,我们不能对王上过于逼迫,要说动王上知晓其中利害,还需爹进宫一趟。”

  说着吾散扫了自己的几个弟弟一眼,眼里的凝重之意令人心惊。

  “郡王不除,流川国兵祸必起……在这之前,吾家必亡。”

  什么?

  吾虑、吾逍、吾遥、吾钧,几位朝堂重臣纷纷起身望向身材高大的吾散。

  “大哥,郡王如今已被囚禁于郡王府,且不说他逃不逃的出,便是逃的出,只怕也是变为反叛者……我们吾家,怎会在此之前灭亡?”

  吾逍性格较静,议事当中从头到尾都话少,此时不由皱眉出声。

  吾散看了他一眼,望向其余弟弟。

  “阿虑已经说过了,王上只有流川沛承一个胞弟,王上仁善,对其情同手足。便是当初沛承郡王有异动,王上也只是将其召回王城,放在眼皮子底下善待之。”

  “这点足以证明,不管沛承郡王有反心的证据再确凿,王上对其的庇护之心极为严重。”

  “只要沛承郡王没有真正的对王上举刀相向,王上定不会对他狠下杀心。”

  “沛承郡王是什么人我们心中清楚。当年他被召王城,导致行动受制是身为太师的咱爹出的主意。”

  “吾家,是他反叛的极大阻力,他若想反叛,必先毁灭吾家……不好!”

  吾散说着,带着凛然正气的面容,神情剧变。

  要毁灭吾家谈何容易,可对一人来说却轻而易举。

  那便是流川国王上!

  流川沛承面对他们吾家的突然揭发,愤怒到反咬他们。

  只怕不是情绪所至,而是故意为之。

  他在挑拨吾家与王上互相信任的关系……只怕他不是情急所反咬,而是事先收到了他吾家已经查到他起反心实证,早已做出的应急之策!

  “王上是不是让你不准将此事声张,由他另派人暗查?”

  吾散盯向身为御史的二弟吾虑情急出声。

  吾虑不解他为何突然重问这个,点了下头:“王上确是如此说的。”

  吾散听言眼睛猩红了起来,胸口突然剧烈起伏,脸色黑成锅碳愤怒出声:

  “好个狡猾心思深的流川沛承!他是想来个绝地反杀,并陷我吾家于不仁不义,往我们吾家泼上洗不尽的脏水,一举毁了王上对我们的信任啊!”

  恰在这时,一道匆忙快速的脚步声直奔他们书房之门。

  “各位老爷!王上急诏,宣几位老爷速速进宫!”

  吾家一众老爷不解,面面相觑。

  唯有吾散,狠闭了下眼大步朝外跨出。

  传话之人是吾散下属,见吾散走出,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吾散脸色变了又变,转身看向自己的几个弟弟:

  “沛承郡王起了反心之事,如今已传遍朝野,朝中半数大臣急忙求见王上,请求王上,将郡王收押交由三司会审,确定实情后,将郡王一脉,尽数诛杀!”

  “什么?”几位吾家老爷震惊。

  沛承郡王一事,王上已经下令让在场的几位近臣不得外传。

  何以才过了数个时辰,朝中上下尽数知晓!

  有诈!

  一众吾家老爷心中警铃大响,联系到吾散刚才所言,心中已经有了思绪。

  查沛承郡王的是吾家,王上让保密之事吾家人也知道。

  如今沛承郡王的事传遍了朝中上下,只怕……王上会认为吾家见他想保沛承郡王,故意违反王命,引朝臣逼他。

  再慈善的君王也容不得下面的臣子逼迫……

  这件事,将会令王上对吾家心生隔阂,不再信任。

  只是,若这件事真是沛承郡王所为,那他不是在用郡王府上下的命来拖吾家下水吗?

  瞧着自己的几个弟弟面露思索,吾散猜到他们已经联想到了什么,只丢下一句:“速速跟上。”便大步朝外走去。

  而王宫内,强行被一众大臣闹上大殿议事的流川国王上,肥而圆润的脸上,眯眯眼扫视着殿上众臣子,脸色极为难看。

  “王上!沛承郡王谋反一事,牵连甚广,臣恳请王上将郡王一脉打入地牢,再让三司会审,审清所犯罪责再公正行刑!”

  “王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沛承郡王肚中藏奸,为一己之私,意图扰乱流川国的安稳,暗中供养兵马,招揽朝中忠义之臣为其行事!此举大逆不道,应斩首示众!”

  “恳请王上速做定守!”

  “恳请王上公正判决!”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半数朝臣跪地请求。

  流川国王上看着华丽地毯上跪趴的一众官员,嘴巴抿的死紧,眉头越皱越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