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吾同 > 第一百一十四章:易喜生气

第一百一十四章:易喜生气

小说:欢喜吾同作者:羚羊520字数:2213更新时间 : 2019-04-01 07:20:07
  侍女知道吾同的脾气,听言乖巧应“是”。

  吾同画那幅画画了一天,停下来后感觉腰酸背痛手发软,休息了一会儿,吃过晚饭,洗完澡之后倒头就睡。

  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而在沈府中等了一夜的某人,第二天就红着眼要出沈府去找她了。

  “易喜!你别那么冲动!”

  易欢叫住了胡乱发泄了一通脾气,一大早直往屋外冲的易喜,眉宇间带着严肃。

  见他转身,才继续道:“我们等了这么久,会差这一两天吗?你不要意气用事。”

  易喜听到易欢的话眼睛更红了,剑眉紧皱一脸愤怒不平:“你见到了吾同当然会说这风凉话!”

  “你明明知道我想见她快想疯了!前晚为什么不叫醒我!”

  易喜很气易欢见到吾同不叫他。

  他已经这么久没见吾同了,易欢也知道他为了保护吾同的名声,在沈府住一直都是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每天装无知度日。

  他这么做为的就是见到吾同,易欢明知道这一点还对他隐瞒,实在太过份了。

  易欢看着暴怒的易喜,黑眸沉静如水。

  “那你去找吾同吧,正好给人把柄唾弃她,逼着吾家人把她赶出来你就高兴了。”

  易喜被他的话说的脸憋的通红,最后转身摔门而去。

  精致木门发出巨响,在易喜走后还吱吱响了几声。

  易欢看着易喜离开,唇角绷直也跟了出去。

  易喜脾气爆,因为想早日见到找到吾同,这一两个月都过的很压抑。

  如今哪怕顾忌吾同的生活会被他们影响,心里不想伤害吾同,爆发出来也怕会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

  易喜易欢前后脚出了沈府,不过半会功夫,在王宫当差的沈思清便知道了。

  “他们只要无大异动,往后无需向我禀报,让人继续盯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

  沈思清听到禀报并未在意。

  易欢易喜只要出府他的人便会盯着,不过是两个胆大一点的农夫而已,还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吾澈知道这对双生子在他府中,他越是针对这对双生子,便说明这对双生子用处越大。

  他只要留他们两条命便可以,其它的都不重要。

  易欢知道沈思清一直都派人监视着他和易喜。

  是以在易喜暴走奔出主街想赶向吾家时,他便硬拦着易喜换了个方向,在王城街道乱逛。

  易喜正恼怒不理易欢,径直在街上走着,身后不远处是易欢不紧不慢的跟着他。

  而就在这时,两个女子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吾家那个表小姐,不知天高地厚的想和咱们小姐抢世子爷,真的是不知死活。”

  “是啊,咱们小姐和世子爷情投意和,明眼人谁看不出世子爷是打心眼里喜欢咱们小姐!也就是吾家表小姐那个女人贪慕世子爷的家世,使计让太师夫人替她求了世子爷的姻缘,真是好不要脸!”

  “反正现在世子爷已经和那个女人退了婚,马上就要和咱们小姐订亲,咱们也不用再气不过了。”

  两个身着红色劲装的女子,手中抱着布包,互相愤懑说着向前走,渐渐远离易喜的视线。

  易喜看着逐渐没了影的两人,想到她们说的话,心中愈发不是滋味。

  吾家表小姐,他知道是吾同。

  原本他还以为吾同和那个什么世子的婚事是长辈做主定的,吾同肯定对那个世子没什么感觉。

  现在他才知道,吾同和世子的婚事是吾同让她外祖母求的。

  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寓。

  吾同,喜欢那个世子。

  “你怎么可以喜欢他呢……”易喜突然觉得委屈。

  吾同喜欢的那个人身份尊贵,吾同还为了那个人让自己外祖母出面求下婚事,这代表吾同不仅仅是喜欢那个人,更是爱慕着那个人。

  而他,本就是强迫诱哄吾同喜欢上他的,纵使他心中喜爱着吾同,他也不能确定吾同是不是爱着他。

  想到这里易喜狠皱起了眉头,一脸纠结。

  要是,和那个人相比,吾同更想和那个人在一起怎么办?

  易欢自然也听到了那两个侍女的话,可他神情未变半分。

  他,相信吾同对他的喜欢,不会比喜欢承恩世子的浅。

  而且这次退婚,和吾同患的假天花肯定有关系。

  这说明吾同并不想和承恩世子在一起。

  在承恩世子和他之间,吾同选择了他还有易喜。

  吾同说过迟早会和吾家人表明他和易喜与她的关系……

  他也不能让吾同太难做,不管再难,他也得在王城闯出一番事业,让吾家人知道,吾同嫁给他们,并不会受苦。

  “吾同和承恩世子的婚事,是吾同自己解除的,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见易喜一脸纠结,易欢瞥了他一眼淡淡出声。

  和他们在一起,压力更大的始终是吾同。

  若是不喜欢不在意他们,吾同何苦还和他们牵连。

  易喜听到易欢的话愣了下,随即想通星眸一亮惊喜道:“吾同选择了我们!”

  易欢平静点头,想到吾同,眼神柔和了些。

  易喜见了当下心情畅快不少,脸上露出了笑意。

  不过一会儿,他又收起了笑,俊朗的面容带上了郁闷看向易欢说道:“哥,吾家会同意吾同和我们在一起吗?”

  易欢没点头,只目光晦涩的看了他一眼:“我们得相信吾同。”

  易喜听言抿唇不说话了。

  他听出了易欢也不确定。

  抬头望了望阴云翻滚的天幕,他抬腿继续向前走去。

  不管吾同要花多少时间说服家里人,他也愿意等。

  他和易欢迟早要离开沈府自食其力,他出来后得想办法在王城挣到钱来,现在开始,得好好了解一下王城有什么适合他的工种。

  易欢不知道易喜的心思。

  顾忌他身上有伤,怕他惹事震开伤口,也跟了上去。

  *

  顾庭自从一个月前从护都城赶回,就一直在等吾同回来找他。

  他也是为数不多知道吾同不在王城的人之一。

  只不过等了一月,他也没等到吾同来找他,心中不由郁闷,开始将吾同的话放在一旁,又过上了寻花问柳的公子哥生活。

  昨夜他在春风楼喝太多,在春风楼过的夜,今早醒来在回家的路上,却被人用麻袋兜着敲了闷棍打晕。

  “喂!还活着吗?醒醒!”

  迷糊之中他感觉有人将套在他头上的麻袋拽开了,还听到那人问话。

  他以为遇上了好人,却又听那人继续道。

  “大哥,他晕过去了,咱搜搜他身上有没有银子,拿了去买酒喝。”

  顾庭听言一惊,在那人摸索他身上银子时,努力想使自己清醒过来。

  却因为打他的人下手太狠,一时清醒不过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