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吾同 > 第九十四章:易欢病重

第九十四章:易欢病重

小说:欢喜吾同作者:羚羊520字数:2192更新时间 : 2019-03-15 21:07:52
  吾澈因为昨日被流川国王上留在王宫问话,归家已晚,怕扰家人好梦,便跑到吏部凑合着睡下。

  此时还是未时,天色暗沉沉一片,吏部大门紧闭,便是守夜的侍卫也昏昏欲睡。

  “叩叩叩~”吏部后院偏僻处的一方小侧门突然有了响动。

  院中靠着门眯眼睡觉的小厮听声立马睁开了眼:“何人?”

  门外传来低声回应:“爷的人。”

  小厮闻言面上带着严肃,立马将门打了开来,见来人是一穿着普通麻布衣的熟悉大汉,赶紧将其迎进。

  “有何要事竟找到了这里,可有引人注意?”小厮栓塞上门后便紧挨大汉往里走,警惕询问。

  “我有急事要禀告主子,若是晚了,怕出大事。放心,不曾引人注意。”大汉哑声回着,似乎对小厮颇为尊重。

  “主子在偏房,小心点进去,别让护卫察觉。”小厮听言神色松动了几分,送大汉到后院入口处,便停下了脚步。

  大汉也未多言,点了点头往内院走去。

  若是有懂武功的人在此,必会发现身形健硕的大汉,脚步轻盈,走路鞋碰沙石黄土地,连一丝磨擦声都未传出,内功极其深厚。

  “吱~呀~”

  吾澈是个觉浅的人,木门刚开一条缝他便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立马坐了起来。

  “主子,是我。”

  屋内黑漆漆一片,大汉却能看清屋内的场景,见吾澈起了身,赶紧上前单膝跪拜。

  吾澈内功虽不深,却也不错,夜晚视物还是可以。

  看见来人,不由出声疑问:“可是有那两人的消息了?”

  “属下之人收买的乞儿在距离王城六百里处的梦欢城,看见两个身形年龄都和您描述一致的双生子,梦欢城距离王城太近……主子,属下能动手吗?”

  吾澈听言,眸中已闪过厉色:“照原命令行事,做的干净点,别留痕迹。”

  大汉听言,也不再问,立马退出了吾澈房间,消无声息的出了吏部。

  吾澈被他这么一扰,哪里还有半分睡意。

  他是真没想到,那对双生子聪明至极,察觉到他的杀意后装混甩了他派去追杀的人,连水牛村都不曾回去,竟真寻到了王城来。

  吾同那边,纵使失忆,以绿衣的能力也能够说动她,勿需他多忧心。

  只是这双生子,过于狡猾,他得多上点心。

  *

  就在大汉离开吏部出了城时,两个跟踪大汉跟丢了人,又守在城门处装流浪汉的人,一个立马跟了上去,另一个却直往王城内某处奔去。

  *

  背靠石墙而眠的易喜因为走路累了一天,睡死过去至方才突然惊喜,就着月光看见倒在草地痛苦出声的易欢,立马上前将他扶起。

  “哥,你发烧了?我背你去找巫医。”

  皱眉摸了下易欢的身体,感觉他身体烫的吓人,心中一惊,扫了一眼周围,见当下没有被子房间给他捂汗,马上决定背他去找巫医。

  这几天省吃俭用一通下来,他身上还有十四两多银子,看个病应该是够的。

  就是看完了病,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找吾同还不知要花多少时间……

  可他现在顾不了那么多。

  用力将意识不清的易欢搬至背上,易喜舔了下干裂的唇用力将其背起。

  “梧桐……梧桐……”

  昏睡中的易欢苍白着脸,口中不知在昵喃着什么,易喜侧耳细听才听清他是在叫梧桐的名字。

  “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梧桐的。”

  向来开朗无畏的易喜听言面上一片愁容,似是在安慰易欢咬牙低语了一声,便抿唇背着易喜往巷子外走,不发一言。

  易喜背着易欢在梦欢城找了很久,才找到有个医字的牌匾,先将易喜放下,才赶紧去敲门。

  “巫医!巫医!开门!我要治病!我要抓药!”易喜用了大力,“嘭嘭嘭”将人家的门拍的发出巨响。

  “谁啊!大晚上的抓什么药!”药店内传来一道男人的怒骂声,随即药店“哐哐哐”发出巨响,门便打了开来。

  “土匪啊!”一开门入目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把男人吓了一跳,大吼一声连连后退。

  “我不是土匪,我哥哥病了,你给他看看害什么病了。”

  被当成土匪,易喜脸上露出了不满。

  他纵使面相比易欢凶了些,也还没凶神恶煞到别人一看就把他当土匪的地步吧?

  在村里易喜的俊也是少有人敌的,一听男人说他是土匪,易喜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在对方眼里,自己又凶又难看。

  心里立马升了火气,但因为要帮哥哥易欢治病,易喜按捺住了没有发作。

  易喜还不知道,他身材高大,又因为省吃俭用赶了十几天的路没有洗澡,浑身都脏兮兮的。

  就是那张脸,别人也看不太清,别人只能从他胡子拉叉,头发蓬乱遮住的大半张脸上,看见他那一双布满血丝带着煞气的眼睛。

  别说现在是深更半夜大家睡觉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别人看见他的模样会当他是土匪,就是青天白日,他这个形象也是够吓人的。

  “你真不是土匪?”男人是医馆的大半,听言半信半疑,上下再次打量了他一眼,想到什么松了口气,“你是从许康逃难过来的吧?我说呢。”

  易喜不明所以,却听见男人继续说:“这年头讨生活的不容易,把你那哥哥搬进来我看看。”

  易喜听言不多问,立马去旁边将易欢弄进了药铺。

  店铺内很暗,此时男人已经点上了油灯照亮了店铺。

  易喜将易欢放到男人面前的椅子坐好,便看见男人拿起一个小布包放在易欢手腕下按了他的手腕,没一会松了手又去掰易欢的嘴巴,翻易欢的眼皮。

  “你到底会不会医啊?”

  清陵城镇上的巫医扫一眼就知道开药,易喜看着男人一会皱眉一会松眉的折腾易欢,心有不悦。

  “你这莽汉,寻医问药讲究望闻问切,你若不信我找我做甚?”大夫瞪着易喜,面露不满。

  易喜皱眉看着他,因为顾忌易欢的病情抿唇不语,心中却暗暗想着:要不是易欢病了,我会乱找巫医。

  大夫一看易喜的眼神就知道他不信,顿时也恼了,开口直言:

  “你哥哥是受了风寒发热,这不是什么大病。他身体最大问题是外强中干,再恶化下去神仙出手也难救!”

  易喜听他说的这么严重,脑子有些发懵,愣神看着他:“你、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我哥哥身体和我差不多健康,就是这几年出了点小毛病而已……”

  “小毛病?”大夫为易喜的无知摇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