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吾同 > 第十七章:不准下田

第十七章:不准下田

小说:欢喜吾同作者:羚羊520字数:2191更新时间 : 2019-01-20 08:08:58
  “以后不准下田,耕作的事有我和易喜。”易欢站在身来,低头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强硬。

  “为什么?”这次轮到吾同问为什么了。

  易欢的态度有些奇怪,让吾同心中隐隐不安。

  “不为什么,若是你要下田,我就不会按你说的做。”

  易欢看着她疑惑的神情,眼中慢慢染上温和笑意,只是出口的话,却带着威胁意味。

  吾同觉得他不讲道理,瞪了他一眼就想回他,还有易喜听她的。

  她话还没出口,易欢便猜到她的想法,提前开口说道:“我不同意,易喜也做不了主。”

  他这话让吾同感觉很是挫败。

  看着之前明明很好说话,脾气也温和的易欢突然变得这么不讲道理,吾同心中郁闷时也有些生气,瞪了他几眼后,转身就先往易家走去。

  易喜回到家中时已是傍晚,他只拿了一个小锅回来,还有两个因为时间不够没补好,还要过几天回去拿。

  “哥,梧桐呢?”回到家易喜就看见了一土坪的秧苗,他疑惑了一下也没在意,看见自己哥哥在坪上坐着,却不见吾同,马上问道。

  “梧桐累了一天,已经睡了。”易欢吹着凉风,感觉心中燥意减去了几分,微垂着眼眸回了一句。

  “哥,你让梧桐做什么了?”听到易欢说梧桐累到了,易喜极其敏感的皱眉反问。

  易欢没有因此生气,只抬眸看了他一眼:“梧桐不知从哪弄来这些秧苗,要我把田里的秧苗拔了换上这些。”

  说到这里易欢没再多说,他相信易喜能听懂。

  易喜听到易欢的话一脸懵,疑惑出声:“换秧苗?为什么?”好好的,换什么秧苗。

  “梧桐说,换了这些,并按照她的插秧方法,成熟的稻子,亩产量能达到三百斤。”易欢想到吾同说这话时的不容质疑,脸上带着丝笑意,将话转达给易喜。

  “亩产三百斤?这怎么可能?”易喜惊讶。

  见他这么说,易欢以为他会不同意,挑了挑眉看着他。

  却没想到易喜皱了皱眉后继续说道:“不过,既然是吾同说的话,换批秧苗而已,不碍事的。”

  说完易喜便走进灶房放下小锅,从灶房探头问了易欢一声:“哥,还有饭没?”

  易欢压根还没反应过来,不碍事?他这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哥?”易喜见易欢没反应,又叫了一声。

  易欢回过神来,扫了他一眼:“在锅里热着,赶紧去吃。”

  吃过饭后,易喜看着一坪的秧苗,怕到明天秧苗活不成,叫上自己哥哥趁夜将秧苗弄到田中用水浸着。

  对于吾同的事,易喜显得格外上心。

  夜微凉,易家两兄弟忙到半夜出了一身汗,回到家倒头就睡。

  吾同睡觉前将空间物种全开启了无限循环播种模式,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日等吾同神清气爽起来,易家兄弟意外的不在家,坪上秧苗也全部不见了。

  吾同看着灶房内用几块石头搭建的简易烧火灶上,两个小锅中还热着的饭菜。

  猜到易欢易喜是插秧苗去了。

  对他们两人再忙,还顾着自己这个懒货,做好饭再走的举动暖到,吾同脸上露出笑意。

  赶紧进灶房三下五除二扒了饭,洗了碗之后就奔向田地。

  地里有正在干农活的一些同村村民瞧见吾同,会直起弯身笑着冲她打招呼:“易家媳妇才来啊!”

  吾同听得懂他们说话,见他们老把她当易欢或易喜的媳妇出声解释了一句:“我不是易家媳妇,我叫吾同。”就奔向易欢易喜所在田地。

  吾同说的官话让同她打招呼的村民脸色不自然起来。

  “易家媳妇怎么是外地的?而且她还说她不是易家媳妇?”几个听到了吾同说话的村民小声互相道出疑惑。

  易欢和易喜离的远,并没有听到吾同和那些村民说的话。

  吾同一跑到易家田地田梗处挽着裤脚想下地,便被易欢易喜异口同声叫住:“梧桐你别下来!”

  吾同一愣,弯腰挽裤脚的手势顿住,抬头望向两人:“为什么?”难道嫌弃她不会插秧?

  可她昨天也没插错啊?

  易欢易喜本就因出口相同的话互相对视了一眼,听见吾同的疑惑眼中露出只有他们才懂的坚持对视着笑了一下,才看向吾同。

  “田里有会吸人血的水蛭,你确定你要下来?”易喜注视着吾同还带着伤疤的脸,故意邪恶笑着恐吓。

  吾同听言眼中闪过错愕,心中一惊,想到什么马上反问:“你们不是下去了,也不见水蛭吸你们的血啊?”

  易喜倒是没想到这个问题,转头冲身旁的哥哥易欢露出求救的神情。

  易欢看着已经有一些被吓住了的吾同,眼中带了丝宠溺,温和对她说道:“水蛭不咬男人。女人皮薄,下田不但会被咬,水蛭还会钻进皮肉里去产卵。”

  易欢说的温柔,吾同却听得汗毛直立,脸上一阵懊恼纠结着将裤腿放下,就站在田梗边看着,不下田了。

  易喜见易欢一句话便说服了吾同,朝他露出赞许的眼神,转头嘱咐吾同:“梧桐,如果觉得闷可以去村子里逛逛,等下太阳烈了晒着难受。”

  吾同眼神恍惚冲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易喜见状冲她笑笑继续作活。

  易欢知道吾同可能还没从他说的话中缓过来,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话令吾同心里不舒服,黑眸露出思量看了吾同一眼,准备回去和吾同解释,也继续插秧了。

  吾同在田梗站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无聊就听了易喜的话,去村里逛了。

  村子里大多壮年男子和年轻妇人都外出忙活了,家中只余年迈的老人和不知事的小孩。

  吾同在一些大门打开了,有人在的人家里坐了坐,顺便问了一些她一直想知道,却不知从哪找答案的问题。

  因为听到吾同住在易家,一众老人也把她当成了同村人,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别说是吾同想知道的,关于国家年历和赋税问题,就是易欢从小招女孩喜欢,易喜从小爱打人的事都被她们抖了出来。

  老人说的认真起兴,吾同也耐心的一直听她们讲完。

  直到日头到了脑袋顶,到了日中的时刻,见人家要生火造饭了,吾同才从人家家中离开。

  吾同见到了时间,大家都要做饭了想去田地里看看易欢易喜有没有回去。

  而当她快到易家田地时,远远便看见一个身穿粉红衣裳的女人站在易家田地的田梗处,似乎和易家兄弟聊的正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