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喜吾同 > 第二百一十二章:易喜的委屈

第二百一十二章:易喜的委屈

小说:欢喜吾同作者:羚羊520字数:2112更新时间 : 2019-05-20 23:07:09
  易喜的动作太过突然。

  不过是眨眼间他便已经冲到了人群中,捡起地上尸体上的一把长刀便砍向匪徒。

  眼看其中一个杀红了眼又逃不掉的壮汉大刀直接劈向了易喜。

  吾同眼睛都红了,情急之下,毫无章法的就要冲上去将壮汉的刀踢掉。

  却听见“叮”的一声,正要砍向易喜的大刀已被人用剑挡开。

  吾同定眼一看见是拂莲帮的忙,便冲上去踢飞了那个没反应过来的大汉,将易喜猛的拉出了战圈。

  “你在干什么?”

  易喜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成了刀下亡魂,还想挣脱吾同的手往上冲。

  吾同被他这不要命的做法气红了眼,死死拽着他的手怒声质问。

  “我不干什么!我就是不想让你感觉我是个废物!我就想让你看看我能够自保不会拖你的后腿上!”

  易喜的神情比之吾同好不到哪去。

  他死死盯着场上正在和拂莲一行女人打斗的匪徒,脸上是说不出的憋屈愤怒!

  一行九人,七个女人,仅有的他和易欢两个男人还要被人保护。

  也难怪吾同会觉得他们是拖累不想带他们出来办事!

  可他不是废物!

  他不想离开吾同!

  “你别在这个时候耍脾气行不行!刀剑无眼,你不要命了!”

  吾同是不知道易喜又哪根倔脾气犯了,恼火的瞪着他,死命拽住他的手不让他往上冲。

  “不要了不要了!反正不能和你一起!我什么都不要了!死了干净!”

  易喜听到吾同说他耍脾气的话,更觉自己在吾同心中就是个只会耍脾气的废物,情绪激动的挣扎着就要往前冲。

  吾同也被他这自暴自弃的话气到了,听言也不拽他了,一把松了手怒道:

  “你要寻死便去!我吾同没了你又不是不能活!”

  吾同一松手,易喜因为惯性向往扑倒在地,手上正生疼间听到吾同的话,易喜整张脸都黑成了锅底,星眸更是闪过了委屈之色。

  可那委屈只是一闪而过,他便站了起来,继续头也不回的往匪徒堆走去。

  吾同站着不动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是又好气又好笑:

  “人都死光了你过去干嘛?”

  事实上易喜根本不在状态,他虽往前走着却不是往前看,背对着吾同的黯然失色的星眸中,有的只是一片难过委屈。

  听到吾同的话他才站定了身子,抬眼茫然的看着一地的躺尸,与疑惑看着他的六个,剑上染血的白衣女人。

  “吾同,他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拂莲看着神情显得混混噩噩,眼睛无聚焦的易喜,朝易喜身后不远处的吾同说了一声。

    “什么状态不太对?”

  吾同不明白拂莲的意思。

  易喜不是没受伤吗?

  心中虽有不解,她却快速奔到了易喜面前。

  “吾同。”

  易喜看见吾同,眼神的迷茫消了一些,一把丢了刀弯腰抱住了吾同,将头抵在吾同肩上哑声委屈道:

  “别让我离开你,我会去学武功,我会努力学会自保……别让我离开你。”

  吾同还以为易喜是被一地的尸体吓到脸色才这么难看。

  突然被易喜抱住听到他的话,她才明白过来易喜怕的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会带你一起去成国,不会送你回去的,别胡思乱想了。”

  回抱住易喜的腰安慰着他,吾同竟有种自己在哄小孩子的感觉。

  拂莲默默看着吾同一个纤瘦少女安慰着易喜这个一米八九的大男人,眼睛带着淡淡的好笑意味。

  她还是第一次见过女人哄男人的。

  这感觉,还真是新奇。

  易欢从头到尾都站在一旁看着吾同和易喜,除眼神幽深令人难懂之外,并未说什么。

  被绊倒的马都有负伤,更甚者前脚已折,根本不能驮人继续行走。

  吾同一行人为受伤了的马包扎了下伤口,便给它们取了马鞍,放它们在路上吃草了。

  好歹驮了她们这么远,如果能遇上需要马的人带回去照顾好也能有个好归宿。

    便是遇不上要它们的人,马鞍取了,它们能吃草也不会被饿死。

  其它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们赶时间,并不能在这里多留。

  马伤了五匹,剩下四匹体质较强只是擦破点皮的马,便承担起了驮着九人继续前近的责任。

  好在没几十里,天黑之前,她们便到了一个镇上,又买了几匹马。

  当然,钱是拂莲出的。

  用吾同的话来说,是拂莲逼她去成国的,路上所有花费,理所应当是拂莲出。

  ――――

  买到马之后,拂莲便带着手下和吾同三人去了客栈,订好房间后便分开了住。

  九个人,九个房间。

  因为有拂莲一行人在,纵使易欢易喜有些小心思,却不会直接表达出来。

  因为怕给吾同添麻烦。

  一同吃过饭后洗过澡,大家各回各的房间睡觉,易喜却在和吾同分开时,一直欲言又止的看着吾同。

  “你怎么了?”

  吾同以为易喜还在为白天她的话生气,皱眉看了他一眼,便赶紧继续道:

  “你不要胡思乱想加些有的没的,我说了带你一起走便不会出尔反尔。”

  “还有,我白天情绪过于激动说了许多气话气你,你别放在心上。”

  易喜听着吾同说的这些话,自然知道她是在安慰他。

  心口微暖。

  可他想说的却不是这个。

  见吾同说完就要回房间了,易喜终于忍不住一把抱起了她,在灯火的照耀下,直接将吾同抱到了自己房间。

  一进房间,易喜便将吾同放下,关上了门。

  吾同看着他速度极快的动作,心中不由为自己的担心感到多余。

  就易喜这热血沸腾的劲,怎么也不像心中会多想的人,亏她还担心他的心理承受力,想让他好受一点。

  易喜可不知道吾同在想他什么,他只知道,不过憋了一天,看着吾同近在咫尺却吃不到还不能和她多亲热,易喜心中才是无比烦躁郁闷的。

  一关好门他便借着外面的灯火,转身摸黑抱住了吾同,吻着她的唇畔,在她身上拼命点火。

  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检查个仔细。

  “唔……啊……”

  易喜的精力是旺盛的,尤其是感觉到自己对吾同来说根本没什么用时,他更是发了狠的想让吾同感觉到他对她的喜爱和离不开。

  吾同哪里知道他的想法。

  她只知道今晚的易喜,似乎太过凶猛而不知收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